<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02章 汉城下六
    一入夜,秦景倩就领七百骑出营,奔至新罗军营前敲啰打鼓,大作声势的去袭新罗军大营,逼近时,不忘一顿弓弩齐射,将守夜的新罗军士兵射死伤好几十个。

    被惊醒的竹旨慌忙披上甲胄领军出营来战,秦景倩便率部一溜烟的跑回了营。

    追击的新罗军反而在路上陷入秦景倩事先挖好的好几十个陷井,一脚踩空落下去被陷井中的尖木桩戳死的新罗将士达到百余人。

    愤怒的竹旨领军冲至唐军营前又遭唐军强弓劲弩射击,丢下百余具尸体不甘的退回了大营。结果刚退回去,竹旨解下甲胄躺在床上休息不到两刻钟,大营外,唐军再次战鼓雷鸣,叫骂声不绝。与此同时,新罗军营内因有敌袭,也是钟鼓齐鸣。一群群的新罗将士不得不立即从帐篷中爬起来,穿戴甲胄拿着兵器集结。

    竹旨骂骂咧咧的再次领军出战,照样没能捉住狡猾的秦景倩,先前回营时令兵士填埋的唐军陷井又被挖开,平白又死了百十个士兵。

    气得竹旨再次回营前,留下八百兵埋伏于通往大营的道路两旁,唐军敢再来定将他有来无回。

    有心留伏兵,唐军却又不来了,但一夜被折腾了两次的新罗军,上至主将竹旨,下至士兵,在第二天都是一幅无经打彩的模样,更别提进攻了。

    试探性的进攻了一次,又丢下两百余具士兵的尸体,瞧全军士气低迷,竹旨下令回营好好休整一日,养精蓄锐后来日再战。

    为防唐军夜晚又来扰营,竹旨仍留下八百精兵在通往大营的道路两旁树丛里。

    侦查回来的斥候禀报:“秦将军,前面有新罗军伏兵,咱们还要去袭营吗?”

    “袭,怎么能不袭?”秦景倩坚定道:“袭营前先把这对伏兵灭了。”

    对周围地形极其了解的秦景倩这次向黑齿常之再申请了三百精兵,在寅时,率一千兵马悄悄摸到新罗伏兵背后发起突袭。

    丛林中撕杀声顿时大起,有心算无心,新罗伏兵反被秦景倩率兵从背后包抄,被杀的大溃。此地又距新罗大营还有四里地,又在丛林中,双方的撕杀声根本传不到新罗大营内。

    经过半个时辰的搜杀,除了少数漏网之鱼,埋伏于此的新罗伏兵尽数伏诛。

    遣回三百兵马后,秦景倩再次带着七百骑兵气势汹汹冲至新罗大营前对其守卫就是一顿弓弩射之,随身带的鼓啰顿时大噪起来。

    新罗军营内示警的钟鼓随之响彻周遭,营内士卒慌忙穿戴集结,将个大营弄的一片鸡飞狗跳。

    竹旨咬牙切齿的领着大军杀了出来,秦景倩再次遁走。

    知晓追击没用的竹旨率军回营,气恼唐军怎又来扰营了?伏兵干什么去了?

    派斥候连夜出去寻营外的八百伏兵,带回来十几名受伤未死的士兵,竹旨方知他安排的伏兵早被唐军给收拾了。

    第三日夜,竹旨亲领六千兵埋伏于通往大营的路旁,等唐军再来。

    扰的新罗军几日不得安宁的秦景倩与部下们偏偏在营中睡大觉,半夜不去袭营了。

    第四日佛晓时分,在林苦等一夜的新罗军见唐军是不会来了,个个困的哈欠连连,过小半人马乘将领不注意眯上了眼睛。

    李文柏进入秦景倩帐中,将其推醒,“黑齿将军有令,全军集结。”

    睡了个好觉的秦景倩翻身而起,穿戴好黑漆明光山文甲和范阳兽盔来到中军大帐中。

    帐中一众将校均以到齐,秦景倩有些奇了,寻问身旁的李文柏:“黑齿将军将咱们全召来所谓何事?”

    “当然是与新罗军决战的时刻到了。”

    “不是说令某骚扰新罗军五日吗?”秦景倩不解道。

    “情况有变,新罗军主力均在营外六里处的林中埋伏,准备伏击你,你这小子挺精的没去,让新罗军干等了一夜,此时他们疲惫不堪。黑齿将军认为此时正是一举击败新罗军的好时机。”

    秦景倩没好气道:“关乎前途和身家性命,某能不精吗?”

    诸将到齐,黑齿常之放下手中擦拭随他征战十多年的长刀,笑道:“经过秦郞将连续两夜的骚扰,新罗军以兵疲将困。昨夜新罗大将竹旨更是亲率主力埋伏于林中一夜,此时佛晓,其兵更是疲惫不堪,乃我军败其的天赐良机。”

    扫视了一遍帐中诸将,黑齿常之脸色随之严肃起来:“由秦景倩领千骑,绕道攻取新罗大营,断其退路,其余诸将随某出营与新罗军决一死战。”

    “喏……”

    距离天明还有半个时辰,唐军大营内却是一片忙碌的景像。

    六千兵马于营中空地集结完毕,全程默然无声。

    斥候来到黑齿常之身边禀报,新罗军安插在营外林中的斥候以被清理。

    黑齿常之肃然的脸上古井无波,右手一挥,得令的全军井然有序的依次出营。

    秦景倩所领一千骑兵先行出营后就急速从东北方向,避开新罗军埋伏的地点,绕往新罗军大营。

    黑齿常之领其余兵马直奔新罗军埋伏地而去,由李文柏领五百骑负责殿后。

    唐军一夜未来是不会来了,竹旨强睁着干涩疲劳的眼睛丧气的下令全军回营休息。

    六千新罗军无精打彩的从林中各处慢慢汇集到大路上,毫无阵形,队伍散漫无序,就如一群逃难的难民一般。

    突然地面颤抖起来,新罗将士们驻足下来来回张望,不明发生了何事。

    久经沙场的一众新罗将领因实在太困,脑子竟一时没反映过来,这是大队骑兵冲锋而来引起的地动。

    骑在马上的竹旨这会更是直接闭上了双眼,马背上的颠簸让他丝毫没感觉到地面的异动。

    直到一员老将觉得蹊跷,伏到地面上听,恍然醒悟,站起来对着全军惊吼的大喊大叫:“敌袭……”

    待新罗全军将士反映过来时,道路通往唐军大营的一方,在新罗军回过头的目光中。黑齿常之手持雪亮长柄大刀,骑着青海骢赫然出现,身后更是数之不清的唐骑兵亮出长刀、马槊,在清晨明媚的阳光下,沐浴金光,突然大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