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301章 汉城下五
    在督战队压阵,凡是后退者斩的威慑下,三千人的新罗步卒,冒死冲锋,过半倒在了唐军密集的箭雨下,终于在唐军营垒前的壕沟上搭上了稀稀拉拉的木排供后队人马踏过。

    唐军的箭矢并没有就此停下,仍以相同的密度射击,反而因距离的拉近,唐军箭矢的穿透力无疑得到了巨大发挥。

    冲过壕沟的三百余新罗铁甲兵,尚未冲至距离唐军营前栅栏三十步处,就以个个身中数支弩箭不甘的倒在地上。

    不停招呼部下冲锋的义官,顶着盾牌也没能护住全身,左腿上挨了一箭,直接将大腿射了个对穿,半跪在地上,左手持大盾尽量将整个身子护住,身边还有七八个亲兵持盾保护他。

    “竹将军,我军还未冲至唐军栅栏前就伤亡过半,蛮冲不是办法,还请将军收兵。”

    竹旨身边的部将看不下去了,不得不提议道。竹旨脸色也非常难看,没好气的回道:“我军抛石机皆被唐军摧毁,眼下除了蛮冲还能怎么办?金将军可是要我军十日内破唐军营垒。”

    在没有火炮的时代,攻城拔寨最好的利器就是抛石机,远距离将城寨摧毁,破坏敌军的防御器具。可如果没有抛石机,要么不顾士兵性命强攻,要么将敌军引出城寨,于野战中歼灭。

    经过这几日与唐军的对峙,新罗诸将不认为能将唐军引出来,引不出来,那就只有强攻一途了。

    眼看着自己的部下一个接一个倒在冲锋中,义官自个也大腿中箭,竹旨派来的三百精锐铁甲兵也没能冲至唐军营前。

    虽然不甘,未能将功赎罪,义官咬着牙还是下令撤退,如蒙大赦的士兵们毫不迟疑,一窝蜂的调头往回跑。

    义官也在亲兵持盾护卫下缓缓退过壕沟。

    “倒是把这员新罗将领给忽略了!”李文柏发现缓缓退过壕沟的义官一行人,不怀好意的叫来指挥抛石机的校尉,指给他看,“七八个士兵护卫的一定是员新罗大将,你那五台抛石机给某瞄准了,一次砸过去,一定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

    校尉估摸了距离,肯定的回道:“李将军放心好了,某一定让这员新罗将横尸于此。”

    在校尉的指挥下,五台抛石机向后退了一定的距离,调整了抛射方向,在皮套里装上五十斤的石弹。一声喝令下,五枚石弹被抛入空中,与空气摩擦带着呼啸声急奔撤退中的义官一行而来。

    唐人又抛了石弹?义官将挡住头顶的盾牌放低望向空中,几枚石弹赫然出现在眼中,正朝自个砸来。

    义官大惊,“快闪开……”

    “嘭嘭……”

    五枚石弹相继砸在周围二十步的区域,义官一行恰巧直接被一枚石弹命中,八个护卫当场被砸死三人,余者轻重伤不等。

    义官在发现石弹砸下来时,奋力推开护着他的亲兵躲过了一截,但右手却被另一枚落下的石弹砸成了肉泥。抱着自己失去了半条胳膊的断臂,义官躺在地上惨嚎不止。

    李文柏拍了拍校尉的胳膊,竖了个大拇指,夸赞道:“不错,等下,某在黑齿将军面前为你请功。”

    “谢李将军!”校尉感激涕零的拱手道。

    “被你砸中的新罗将领是那日逃走的义官。”秦景倩策马而来,说完跳下战马,在李文柏不明所以的眼神中从马鞍上取下特制的拉力在两石的伏远弩,搭上箭矢冲至栅栏前瞄准捂着断臂,坚难站起来的义官就是一箭射去。

    嗖的一声,义官低头瞧着插在胸前,破了身上铁甲还不停颤抖的箭矢,惨笑一声,睁着不甘的眼神倒了下去。

    新罗军见己方大将被唐军射杀,全军震动,竹旨望着死在战场上的义官,张了张嘴,最后只得冒出一句:“退军回营!”

    秦景倩满意的收起手中的伏远弩,李文柏上前笑道:“秦大郞,可以嘛,捡了本将军一个便宜,阵斩新罗大将义官。”

    秦景倩耸了耸肩,很是无辜,“汝不取,吾取之,天经地义嘛!放心,在向殿下请功时,某会在殿下面前分你一份功劳,某秦家儿郞可是很仗义的!”

    李文柏垂了秦景倩胸膛一拳,笑骂了一句无耻。

    黑齿常之策马而来,吩咐道:“今夜秦郞将领七百骑,将声势做大,假意攻袭新罗大营,待新罗军一出营,你立即率部退回,连续五日,再等某下一步决断。”

    秦景倩心中一喜,连忙应下,总算可以出营去杀杀新罗军的威风了,虽然只是实施兵书、史书上常讲的扰敌、疲敌之术。想必过不了几天,黑齿将军就会假戏真做,夜袭被搞的身心俱疲的新罗军大营。

    ……

    困在载宁平原南部山谷中的新罗南路军品日、文忠所部,以经接到金元述派出的斥候冒死穿过唐军封锁的山谷出口送来的信件。

    可当品日、文忠二人得知山谷出口以经有不下五六千人的唐军驻起营垒把守时,直接打消了先前打算在得知北路军至汉城后,直接穿过山谷前往汇合的想法。

    面对信件中金元述的命令,品日、文忠与一众将领商议后,为了本部两万将士的安危选择不予听从。

    毕竟在山谷最狭窄处的山坡上驻有三千人的唐军,谷口又有唐军把守,诺是贸然弃山坡上的唐军不顾穿过山谷。一旦被谷口的唐军堵住,那后路也会被山坡上的唐军堵截。届时,南路军想不覆灭都难了!

    可不服主帅命令,诸将又担心,不论金元述胜败,定会责罚于他们,败了他们南路军就是黑锅,胜了照样会以不听主帅将令惩处他们。

    品日笑首安慰诸将道:“跟据唐燕王麾下兵马的编制来看,驻营垒于谷中山坡上是两支打着完全不同旗帜的军队,各有三千人。如今堵在谷口的同样是两支打着不同旗帜的唐军。那么,目前前来迎战我军的唐军兵力达到了一万两千人,这可是战事未爆发前,唐驻汉城州都督府的所有兵力。也就是说,我军虽未奉命赶往汉城参战,但仍为金将军分担了一万两千唐军的兵力压力。我军无功,但也没过!”

    经过品日一番解释下,忐忑的南路军诸将顿时为不奉命冒险前往汉城与主力汇合的想法心安理得起来。

    瞧,咱们可是为金大将军分了一万两千唐军的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