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99章 汉城下三
    汉城是原高句丽三京之一,城池高大坚固,再经唐军一番修善加固后,呈现在新罗军面前的更是一座雄伟的坚城。

    城外护城壕就挖了十二尺深,壕沟里插满了尖木桩,望之令人心生深深的寒意。

    顿兵于汉城东门外的金元述面对防守严密的汉城无疑是坐蜡了。由于先锋军惨败,麾下兵马仅剩五万一千余,围攻一座小城还行,但面对汉城这样的大城就显得兵力单薄了。南路军两万人被堵在载宁平原以南的山谷中进退不得,致使两路合攻汉城的计划失败。

    更让金元述担忧的是,汉城内的唐军兵力多少他都不知晓,当地告密的高句丽遗民讲三天前有数以万计的唐军从北方而来进入汉城,在前天前有两支兵马出城南去。目前城中唐军具体几何成了一个未知数。

    为了安全起见,金元述下令全军在汉城东门十里外的小山丘上扎营安寨固守起来,哨骑、斥候四出。侦查汉城四周地形及是否有无唐军隐藏的兵马,向南打探那两支南去的唐军去向,同时与南路军取得联系,令品日、文忠率军北上速与他在汉城外汇合,别管什么唐军营垒了,战事不利下全军从北路撤反而更安全。

    经过斥候、哨骑两日侦查,南去的两路唐军中,有一路扎营于汉城东南十余里外倚山背水之处,营寨前挖有深沟竖有拒马桩。另一路则南下通往载宁平原的山谷出口处扎下营垒,使得南路军无法出谷,也难以和品日、文忠将军联系上。

    哨骑探回来的消息令金元述实在窝火,先前对十拿九稳的汉城演变成今日进退不得,突然有点后悔没听部将之言及时退兵。

    城中唐军金元述估计达到了数万,具体多少也不清楚,但绝不是眼下自己手中五万兵马可以围城攻破的。

    兵法有云:围城克之须以十倍之敌方可!

    金元述可不认为他手中的兵有汉城中唐军的两倍。

    筹措不已的金元述决定先发兵拔掉与汉城成犄角之势的东南唐军营寨,令大将竹旨领兵一万前往攻取,先前的败将义官为副,领他带回来的一千余残兵做先锋。

    ……

    自从新罗军扎营于汉城东门十里外,李煜每天都会登上东城楼持望远镜东城外的新罗军情况。

    新罗军虽扎营于东门外十里,可在距东门五里处还立下一个营寨,驻兵五千,每天的功夫就是跑到东门箭矢射程之外叫阵,意图引唐军出城一战。

    不过新罗人在城外骂阵的再利害,唐军也得大部分将士能听懂才行啊?听不懂你骂的再凶,人家也只当你是一支聒噪的鸡。

    也不知金元述军中是不是连个懂华语的人都找不出来,才安排了这么一蠢招。

    驻守东门的唐军除几个人外大部分人都听不懂新罗语,但新罗人每天都跑来聒噪,城上的唐军将士也怒了,破口大骂。

    结果是,每天东门城上城下唐军与新罗军鸡同鸭讲的臭骂声不绝于耳,各种污言碎语都能冒出来。

    李煜放下望远镜皱起了眉头,寻问左右:“新罗人还没有攻城打算?”

    镇守东门的是朱雀卫高崇德部,高崇德郁闷的回道:“新罗人除了每天来一拨人到城外骂阵外,其两个营寨里的军队除了派人出营砍柴火,在营中操练外,就没有什么举动。”

    “看来这个金元述是一员沙场宿将啊!都到城外了都能安下心待在营中什么也不做,这分明是想以静制动嘛!这个老狐狸。”

    李煜恨恨的骂道,自己好生给他摆下宴席,金元述却不来赴宴,我这一桌好菜不就白折腾了?

    薛俊猜测道:“金元述想以静制动来打这一场仗,那么他必然得考虑双方很可能会僵持下去谁也不动,就在汉城这么干耗着。”

    高崇德就不懂了,“按理说,新罗军五万余人,与我军耗着必然要消耗大量粮草,对于远征而来的新罗军极为不利……”

    “哈!吾知道了,这个金元述必定随军带了大量粮草,在相当长的一个时间内是不需要从新罗国内运来粮草支援。就如吾一样,领军来汉城,足足带了够六万余兵马食用三月的粮草。以吾度他人,金元述未偿不会这么做。”

    “按殿下的揣测,我军恐怕得与新罗军耗一段时间了。”薛俊说道。

    “如此一来,我军岂不断不了新罗军的粮道?”

    对于高崇德的担忧,李煜释然:“只要我们跟金元述耗下去,不给其可乘之机,新罗军粮草带的再多也终会耗完,必然会有粮草从其国内运来。届时,我军哪有断不了的道理?反观我军可以就近通过载宁江水运获得补给,耗,咱们不怕,而金元述,他总会坐不住的先出招。”

    一哨骑飞快登上城楼禀报:“殿下,新罗军大营于半个时辰前出动一万兵马直奔黑齿将军的营寨而去。”

    “看吧,这才几天,金元述就坐不住了先出招,他这是想拔掉他左侧的钉子好安心攻城。我等就在此等黑齿将军的捷报传来,静观金元述下一步动作。”

    李煜令侍从们在城楼上摆下坐榻食案,招呼着薛俊和几位将领就坐,小酌一杯,再品品王伯做的糕点。

    “殿下就不担心黑齿将军的安危?新罗军有一万,黑齿将军所领不过六千骑兵,只有筑的营垒而无坚城守护。”

    就坐后几位将领对李煜还如此安心的招呼他们吃吃喝喝,实在有些不解。

    李煜咬下一口侍女递过来的桂花糕,含糊不清的笑道:“黑齿常之诺是败了,那就是吾看错了人,自己吸取一个教训。不过在吾看来黑齿常之不会败。”

    殿下凭何肯定黑齿常之不会败?诸将都很疑惑,不过李煜没有再多说,总不能跟他们说黑齿常之可是当今陛下晚期时的大唐三大名将吧!

    竹旨率一万大军至黑齿常之所部驻地,见唐军倚山背水立营,营前挖着十二尺宽十五尺深的壕沟,栅栏、拒马桩更是布满了壕沟唐军一侧,形成易守难攻之势。

    不想让麾下的士兵冒着唐军的箭矢去冲唐军营前的深壕、拒马桩,白白损耗性命的竹旨令人上前骂阵,还特意找了军中的百济人来骂,把黑齿常之祖宗八代都给翻了出来言语鞭尸,为的就是激黑齿常之出营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