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96章 唐新战争六
    “将军,我军骑兵被唐军缠住,无法支援中军,此战?”

    “将军,我军应立即与骑兵汇合突围,与金将军所率主力汇合后再战不迟。”

    不利的战局令几位新罗将领提议突围撤退,而不是白白在此折损兵马。面对七千五百的唐军骑兵,仅有三千骑兵,余者皆是步卒的新罗军本身就不占优势,现打成了双方兵力趋同的态势,再打新罗军必败无疑。

    “我军现在能撤吗?”几个将领的提议令众臣苦笑不得,“黑齿常之本身为百济有勇有谋的骁将,眼下其指挥的是数千精锐唐军而不是百济亡国降唐后无甚战心的百济降军,战力飙升。岂会容我等从容撤退?”

    众臣麾下将领也是两年前随他征战百济的将领,闻其一说,个个倒是反应过来,以黑齿常之的勇武配上骁勇的唐骑兵,撤退确非明智之选。

    “还请将军示下。”

    众臣遥望战场四周地势,起伏的丘陵覆盖着稀稀松松的植被,一里开外就变成茂密的森林。对着周围丘陵一番打量,选定左侧一处二十余丈高,树林并不茂密的小山丘说道:“我军先退守左侧小山上,倚山上林木斜坡结阵抵挡唐骑兵冲锋,再遣使禀报金将军,请其速率大军前来,定可挫败唐军。”

    诸将闻言,随众臣所指望过去,这处小山不高不矮不大不小,林木也不茂盛,正好做为大军屯守其上以为地利,扼阻唐军攻势化险为夷。

    ……

    “黑齿将军,新罗军在向左侧山丘移动。”

    新罗军的异动黑齿常之看在眼里,众臣的目的一眼看穿,不屑道:“诺开战之初就将阵形摆在小山上,我要打败你还真要下点功夫,此时再退往小山摆阵固守,未免太晚了。”

    “新罗军想退往小山固守,绝不能让他们得逞,全军随我冲阵。”黑齿常之对左右喝道,凭仗己身勇猛再度一马当先,挥撒长刀上的血迹呼呼冲锋。

    三千余骑兵拍马跟上,咚咚咚的铁蹄踏的大地都跟着颤抖,黑压压的唐骑兵以排山倒海之势压过来。

    在新罗军阵四周游击的唐骑兵频频以弓弩射之,致使新罗军阵之中不断有士卒被射死射伤。面对唐军大股骑兵的冲锋,缓缓向左侧移动的新罗军阵中将士大为恐慌,向小山上的移动速度徒然加快,严密的方阵一下就被拉成了稀松的矩形,跑在前头的新罗士兵都冲上小山腰了,排在后面的才刚离原地五六丈。

    众臣大惊失色,连连下令前方将士停下来整顿阵形迎敌,可唐军即将冲至眼前。急于奔命的前方新罗士兵不但没听主将号令停下来,反而加快脚步朝山顶猛冲,前方的军官弹压都弹不住,反被后面的士兵推倒在地,不时挨上后面士兵的大脚爬都爬不起来。

    “哈哈哈……”黑齿常之大笑不止,众臣真是昏了头,凭白让己以更小的伤亡击败新罗军。

    新罗军阵中的乱像令冲锋中的唐军气势如宏,个个嗷嗷直叫挥着手中兵器纵马铺杀而来,喊杀之声响彻方圆数里。

    “啊……”众臣惨嚎一声,对自己的决定懊悔莫及,两军相持之时岂能轻易移动军阵?更何况还是己方处于不利的地位,一遭不甚全军溃败啊!

    “快结阵弓箭手放前……”

    将罗将领补救式的呼号指挥,可军阵左侧的士兵都飞快似的往山上跑,阵形早乱了,处于军阵右侧的士兵哪还有心思结阵抗敌,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山坡上逃奔。

    “杀……”几个呼吸间冲至的唐军铁蹄踏过新罗将士的身躯,握着兵器的右手不停的收割踏马所过的新罗士兵性命。

    没能逃到山坡上的新罗兵慌忙抵抗,却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不是被唐军挥手刀劈就是被马槊贯胸而亡。

    逃到山坡上的新罗兵听到身后同伴的惨叫,回头一看,数以千计的同伴正在被冲至的唐军屠戮。

    一个接一个的被唐军斩杀,一腔腔热血不停的从新罗兵将身上挥撒而出,被斩断的手臂在空中转了个圈掉在地上,被断肢的新罗兵将抱着伤处惨嚎不止。七八员新罗大将被唐将阵斩,连主将众臣都被一黑面唐将砍掉了一只手臂慌忙策马往山上逃。

    被后面惨像吓坏了的新罗兵手脚并用往山顶爬去,希冀能早点远离这片修罗战场。

    唐军尾随向小山溃逃的新罗兵将,不停的收割这群以经丧胆的新罗人性命。

    率先逃至山顶的新罗兵将也没能组织起来结成阵形抵抗,回身看到山下以追上来的唐军,个个肝胆俱裂,丢掉手中的兵器向山的后侧慌忙逃走,边走边卸掉身上的甲胄以便能更快的逃离。

    捂着被黑齿常之斩掉的断臂冲上来的众臣,瞧见以逃至小山上的将士只知快速从山的背后下山逃命,睚眦欲裂,痛骂不止:“你们这群土里刨吃的蠢货、猪猡,只配被唐人撵杀野猪一般被一一宰杀……”

    “将军快逃吧,黑齿常之追上来了。”亲兵急忙劝道。

    众臣回头,果然,宿敌黑齿常之策马离他仅有十丈余。眼下左臂被斩,更不是黑齿常之对手的众臣含恨策马随溃兵逃窜。

    “众臣小儿哪里逃……”

    黑齿常之岂能容众臣从眼皮底下逃走,挥鞭急抽马屁股,座骑不得不加快步伐在小山上狂奔,冲至山顶毫不含糊的纵马朝山后侧奔袭而下,不斩众臣不返,随手将遇到的新罗兵将斩杀在地。

    瞧黑齿常之越追越近,在其身后还有众多狂奔而下的唐军,众臣捂着血流不止的断臂焦急万分。

    突然,马下失蹄,众臣直接从马背上抛到了一颗大树下,顿时摔的头晕目炫,亲兵赶忙勒住马缰绳,下马准备将其扶上自己的马匹。

    黑齿常之大喜过望一冲而至,跳下座骑挥着长刀就急步杀来。

    众臣的十来名亲兵纷纷拔刀迎战,黑齿常之怡然不惧,手中长刀舞的虎虎生风,在众臣的亲兵中连劈带斩。十个呼吸间竟将众臣的十名亲兵斩杀干净。

    众臣仅剩身边扶着他的两名亲兵惊恐不安的持刀指着步步逼近,混身血浆的黑齿常之,其右手中的刀尖不停的滴着血水。

    从两侧慌忙逃走的新罗兵将数以百计,无一人前来营救他们的将军。

    黑齿常之一言不发,举起手中的长刀,众臣仅剩的两名亲兵大声吼叫着举刀斩来。黑齿常之一脚踹倒一人,一刀将另一人手中的刀劈落,反手一刀将其头颅斩下,回手刀往地上一刺,被踹倒在地的另一人被贯胸而亡。

    众臣惨笑,“我征战数十年,没想到今日竟会死在你手中……”

    “噗”黑齿常之斩下众臣的头颅满是鄙夷道,“征战数十年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