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90章 狂妄的金元述
    p:防盗章节,待会修改,引起不像请见谅

    李煜麾下的各卫、军在平定高句丽遗民叛乱,打退新**涉军后,凡参战各卫、军将校认为四夷不过如此,心中升起一股傲气。加上为了在将来的战事中立下功勋,封侯拜相蒙荫子孙,各卫、军郞将都严格按照李煜颁布的苍穹练兵操典狠狠的操练麾下兵马。

    瞧麾下兵马的训练强度远超朝廷精兵,且练的有声有色,军容幡然一新,一个个将士站在校场上肃杀之气凛然,故一从将校们志得意满,认为天下强军非我莫属。

    面对黑齿常之毫不客气的抨击,刚刚暗示部下讥讽黑齿常之,见其不做反应,认为对方没胆气而心中暗喜的李尚旦脸色徒然一黑,刘仕江更是脸色涨的通红,两人麾下的都尉、校尉立马怒气冲冲要声讨在他们眼中目空一切的黑齿夷。

    “我身为燕王殿下委任的大军先锋,领军在外,拥有对军中将校的全权处治权。诺有人再敢驳斥本将,休怪本将翻脸不认人,有如此旗。”

    黑齿常之猛的拔出腰间横刀,一刀将点将台上的幡旗砍断。

    几个奉承上意准备开口的都尉、校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理智的闭上了嘴巴没有吐露出一个字的污言碎语,面对自家郞将责恼的眼神,一个个低着头一声不坑,心中悲哀:你们神仙打架,干嘛非得拉着我们这些兵上前搏杀?

    一番发狠,狠狠的震慑了一番不服的将校,黑齿常之收起手中的横刀,喝道:“随本将下台检阅三军!”

    “喏……”

    愿意的还是不服气的一干将校跟着黑齿常之下了高高的点将台,跨上战马寻视每支军队,对其军容,士兵着装,脸上的精气神如何。

    做为北海铁骑左右卫郞将的秦景倩、李文柏瞧李尚旦、刘仕江二人全程黑着个脸,其麾下校官个个如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心中一乐。

    秦景倩笑着问道:“李兄,李尚旦、刘仕江等人又是何故与黑齿将军过不去呢?燕王殿下的命令难道他们心中不服就能令殿下更改命令不成?依某看,还不如好好听从黑齿将军的命令,打了胜仗有功劳分,打了败仗,主要责任人也是主帅的,何必闹得将帅不和呢?”

    骑在马上身体一摇一摇的李文柏摊摊手,回道:“二人各自驻守汉城一带逍遥自在久了,殿下突然派了个人下来管着他们就有些心里不舒服,人之常情。”

    ……

    查看了各卫军的军容军姿,黑齿常之又令各将各回本军,在校场上演习战阵,又不断跟据战场可能的情况下达各卫军变阵,临敌时阵形。鸣鼓而进,挥动旗帜,检阅各卫军能否在鼓、旗指示下进攻或有序后撤,军中各兵种在战阵时相互配合的情况。

    总体来看,各卫军的训练确实达到强军的标准,但有一点就是各卫军的实战经历太少,有四分之一的兵马甚至没上过战场,面对新罗百战之师,胜负有些难料。

    一支真正的强军除了有严格的训练和军纪外,还得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否则未见识过战场血腥的新兵,训练的再好心理素质也未必过关,战事稍有不利,就可能因士兵的心理脆弱承受不住血战而崩溃,致使全军大败。

    在征战时,一直为领军将领所顾忌的就是士兵承受不住战场死伤,精神高度紧张,最终导致营啸而全军溃散。

    检阅完诸军的黑齿常之再次召集诸将,开始下达作战计划。

    据哨骑来报,金元述率军以经占领了唐军主动放弃的边境城池,目前正屯兵于礼成江西岸的多谷、海谷一线,不断派遣斥候西入,打探前往汉城沿途的山川地貌、唐军军情。

    通往汉城只有两条道,除此之外,汉城西侧翻过群山是黄海,东侧一条通过内陆崎岖山岭,初发地就是多谷城,海谷二城正好位于通往汉城的两条要道上,

    p:防盗章节,待会修改,引起不像请见谅

    中秋一词,最早见于《周礼》,《礼记·月令》上:“仲秋之月养衰老,行糜粥饮食。”

    “大伙都麻利点,今日乃中秋佳节,殿下了今日月圆之夜王府上下吃月饼喝桂花酒一同赏月。”

    “王管事,某可不可以不喝桂花酒啊,赏某一瓶羽花台如何?”

    “桂花酒不好吗?据某所知这可是酒坊那边用新配方酿出来的桂花酒,目前外面都还没得卖,你子还不想喝?”王伯笑骂旁边揉面的厨子。

    厨子费力的揉着眼前的面,撇撇嘴:“即使是新配方,但酿出来的桂花酒也只是比原来那种味道好而以,并不像那些白酒喝起来带劲爽!桂花酒更适合那些娘子,某等汉子还是更喜那些劲大的!”

    “赶紧揉你的面,面要是不揉好了,做出的月饼不好吃,还想要羽花台?到时少不得要惩戒你一番。”王伯对着膳房忙碌的众人又道:“大家都听好了,某等做的这些月饼可不只供给王府,殿下还要入宫献给圣人和皇后食用,要是你们谁没用心做不用等殿下,某就先扒你们一层皮。做好了,殿下的赏赐也不会少,羽花台也不会少了你们的,只要你们能喝,殿下连霸王醉都有赏,就看你们行不行?”

    “王管事,霸王醉某等还是算了,羽花台这个劲道就足了。”揉面的厨子讪讪道,霸王醉也喝过,但那次让自己毕生难忘啊,此生在不敢去碰霸王醉。

    霸王醉的度数有时能达到度,度数越高的酒越容易让人上瘾,喝多了会致命。

    “瞧你那样,听名字就怂了!”

    “哈哈哈”忙碌的厨子们大笑着面露窘态揉面的厨子。

    “唔,好香,郞君你快尝一个!”端着刚从蒸笼里蒸熟拿出来的一茏月饼,灵儿嘴里含着以经咬了半块的月饼如百灵般雀跃着脚步来到李煜的书桌前。

    “你都快成馋猫了!”手指点了下灵儿的额头,伸手接过月饼。

    “奴家才不是呢!馋猫?”灵儿歪着脑袋做深思状,“郞君经常让膳房新做各种好吃的,郞君才是馋猫!”

    “呵呵呵!吾是馋猫,你也是!”李煜见灵儿嘟着嘴配上她那皎洁的面容认真而灵动的表情可爱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