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85章 新罗北进
    PS: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金大中战败率众登岸固守江华岛,其麾下残剩的战船全搁浅在浅滩处。

    为了全歼新罗水师,使其再无一艘战船可下海,在楼船无法靠近下,王傲珂派副指挥使余凌率五十艘蒙冲逼近搁浅于浅滩的新罗战船,扔火油灌于新罗战船上,再用猛火油柜喷火将其点着,计摧毁新罗战船八十七艘。

    “指挥使,逃到岸上的新罗军我们要不要上岸将其歼灭?”

    面对部下的寻问,王傲珂沉声道:“不必理会,我军的任务就是歼灭新罗水师,逃上岸的那些新罗人没有了战船就算不得水师,歼不歼灭对大局以无影响。何况我军对江华岛地形不熟,上岸反而陷己不利。”

    此时港湾北部的战局也进入尾声,相比起王傲珂打的轻松自在,陈可举可谓开头就被新罗水师差点教做人。

    新罗水师将领耐麻吕、竹长和率军与陈可举对战时,并不迎头直上,而是分做两股将直冲而来的陈可举部包围其中,发挥其船多人众的优势。

    陈可举一时陷入重围有点惊慌失措,诺非副指挥使陈传建议由楼船打头阵,其余各船紧随其后,向外分八个方向突击围拢过来的新罗战船,发挥楼船高大坚固器利,全方位攻击的优势,将围拢而来的新罗战船撕开八个口子,分成八部分予以痛击。

    经过半个时辰苦战,百艘新罗战船损失过半,耐麻吕、竹长和见不敌下令退回港湾与主帅金大中汇合,却不知金大中早以战败弃船上岸,结果回退港湾时,直接被沿港湾北上的王傲珂所摔舰队给堵在港湾内,被唐军两大舰队南北夹击全军覆灭于此。

    金大中站在江华岛上的山岗上,看到自己麾下三分之一的舰队被唐军歼灭于港内,老泪纵横。

    江华岛水师战败的消息传到金城后,金法敏拿着奏报一言不发,水师虽残剩三千多人,主帅金大中也尚在,但损失的战船却是一两年内都难以补回的,何况东南沿海一带早就被扮成海盗的唐军祸害的不成样子,造船场无一处可存,船匠大半被掳走。金法敏现在想造船重建水师都不可得。

    金法敏颓然一声:“削去金大中所有官职爵位,仍领其部兵马**口城,由**城主调用守城,待罪立功。”

    殿中诸臣以为大王又要杀了战败的金大中,没想竟只削其官职爵位仍然留用。

    对于不解的同僚发出的疑问,知晓内情的人悄悄告知:金大中是大王的三服内亲族,怎会随意打杀?

    众人晃然,原来这是有血缘关系在内。

    十日后,从江华岛返回南海岛的王傲珂倾其部众北上,相继劫掠了新罗东海岸的东莱、东安、大城、义昌、野城、有邻、蔚珍、三涉八郡,破城十八座,斩新罗军万余,人口财物掳掠甚重。以至新罗东海岸硝烟四起,村落俱毁、田地荒芜。被破的各城府库所积赞的粮响布匹更是被抢掠一空。

    负责沿海防务清剿海盗的金庾信带着三万兵马追着海盗的步伐,全军上下几乎跑断了腿,赶到海盗出现的地方时,人家早以将当地抢的一干二净,再一把火焚之扬长而去,看到的只是满目疮痍,遍地尸体。

    一直在坚持忍耐的金法敏终于忍不住了,遣使赴长安状告燕王李煜派其水师假扮海盗屡屡寇掠我境,**掠虏无恶不作,致使新罗百姓死伤数十万计。万般无奈下,不得不兴兵为受难的新罗百姓讨回公道,更为了将被燕王派遣的海盗掳走的数以万计的百姓救出苦难。臣实在是不得以而为之讨伐燕王,愿天子得下国禀明实情为新罗作主……

    三日后,得到金法敏命令的金元述尽起北部边关十万大军越过边境线,直扑冬比、牛岺、阿押珍等唐军驻守的城池。

    早以得令的汉城州都督府都督李尚旦立令驻冬比城的高崇德,守牛岑的刘仕江,守阿押珍城苏明秀三部依令将当地百姓家中的青壮男子全部征为军役押走,粮草带不走的全部焚毁,退回汉城坚守待援。

    接到李尚旦奏报的李煜,淡然处之,于第二日检阅三军后,发布讨新罗檄文,正式宣布挥军南下征讨新罗。

    同时派遣燕王府文学之一的郝南容入京,向陛下奏明新罗北范的不臣之心。

    此次南征,李煜意在一举平定新罗,除驻守于鸭绿水以南的燕云铁骑左右卫、青龙卫、鲲鹏卫、荡狄军在此次出征行列外,驻守于辽东的北海铁骑左右卫、麒麟卫、梼杌卫、饕餮卫、镇东军、蛟龙军、定蛮军,外加征调的团结兵的精锐两仪二圣军、赤凤卫、鸑鷟卫、白泽卫、毕方卫在内的十九支兵马,共计五万七千人。

    PS: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在随后的几天里李煜一有时间就会拿起《地理学指南》来研究。全书共分8卷,第1卷为一般理论概述,阐述了托勒密的地理学体系和修正了马里努斯的制图方法。第2卷至第7卷列有欧、亚、非三大洲8100处地点位置的一览表,并采用喜帕恰斯所建立的纬度和经度网,把圆周分为360份,给每个地点都注明经纬度坐标。第8卷由27幅世界地图和26幅局部区域图组成。

    托勒密在书中认为地理学是对地球整个已知地区及与之有关的一切事物作线性描述,即绘制图形,并用地名和测量一览表代替地理描述。他在《地理学指南》中采用了波昔东尼斯测定的地球周长的较小数值,这个波西东尼斯让李煜完全没印像,不由想到那个时候就能测量出地球周长吗?好几百年前的罗马人向东最远不过到波斯而以,听说过马来半岛和丝国(即中国)并不能确定两者的距离。向西以知最远地点托勒密自己都在书中说了为加那利群岛,并以它的一个最西边的岛屿为经度的本初子午线。根据前世的记忆和对地图的印像本初子午线是定在英国的格林尼址天文台,而这个加那利群岛的经度明显与英国的格林尼址天文台的0度经线差距可不小。

    再对书中第2卷至第7卷列的欧、亚、非三大洲8100处地点位置的一览表的经纬度和记忆中这些熟悉的地方经纬度的大致比较后发现,如托勒密生活的亚历山大港、罗马城、耶路撒冷等历史名城,纬度差距不是太大,但经度差距就未免太大了,李煜估计起码与实际经度最小也差了十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