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84章 江华岛海战
    陈可举、王傲珂按预订计划率军出征江华岛的新罗水师,两大舰队一百五十艘战船分作两路劈荆斩浪向江华岛逼近。

    当唐军战船距离江华岛十海里时被新罗立在小岛南北两端高高的岗楼和海上哨船发现。岗楼旁筑起的简易烽火台燃起直冲天际的狼烟,哨船则加紧回航禀报所发现的敌情。

    “指挥使快看,新罗水师驻泊的港湾西侧小岛上燃起了狼烟。”

    王傲珂登上舰首放眼望去,报警的狼烟犹如黑龙般从小岛上腾空而起,数十里外估计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看来新罗水师早有准备,偷袭是不成了。”

    王傲珂并不以为意,命令舰队展开战斗队形,精神抖擞的说道:“我军自出战以来,历来都是偷袭得手,今日就让我们与新罗夷堂堂正正的打一场海战,扬扬我大唐国威。”

    站在甲板上的将士们举起手中的兵器,战意高昂的回应他们的指挥使。在军官的指挥下,士兵们紧锣有序准备着器械,一台台猛火油柜被推上了船首、船舷。负责操作的几名士卒持着烧红的烙锥,扶着唧筒,站在猛火油柜旁,只待敌船进入射程,持烙锥的士卒就毫不犹豫的点燃猛火油柜唧筒前部内装的火药。另两名士卒则快速抽拉唧筒,向油柜中空气施压,进而使猛火油从“火楼”喷出时燃成烈焰,以烧伤敌军及其装备。

    除了猛火油柜外,唐军楼船上另装有本时代的海战大杀器,6个高50尺(约合14.76米),用以击碎敌船甲板的拍竿。

    坐拥本时代最牛逼的坚船大舰,又有两件海战大杀器,王傲珂就没把战船小巧的新罗水师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即使没有猛火油柜这件李煜提前三百年搞出来的黑科技,仅凭楼船上的六个拍竿,待楼船冲入新罗水师阵中,一次齐下就能击碎三艘敌船。

    从北至南封堵新罗水师驻地北部出口的陈可举自是也发现小岛上的狼烟,其并没有王傲珂丰富的海上实战经验。见突袭无效后,下令全舰队加速朝新罗水师驻泊地冲去,意图乘新罗水师反映不及予以一战将其击溃。

    得知唐军战船南北逼近,新罗水师统帅金大中面对慌忙而至的麾下将佐,淡淡一笑:“当年我们跟百济人打过,跟高句丽人也打过,以经覆灭的东、南水师都没我们这份荣耀。眼下就差还没跟唐人打过,如今这个夙愿终于实现了,诸位当高兴才对,何须惊慌?”

    诸将愁容满面,并不为将军的镇定自诺而放松紧张的内心。

    “将军,唐军来势甚大,船高大坚固又有喷火器具,非我军所能敌。实力强大的东、南水师覆灭就是明证。”

    “明证又如何?不敌又如何?”金大中反问道:“唐军即以南北对进,纷明就是不想让咱们跑了。此战即无法避免,我军就奋勇直上,好好跟唐人打一仗。况且东、南水师覆灭皆是遭遇唐人突袭,惊慌失措下指挥失当才导致惨败。如今唐人失去了突袭先机,还能再创之前的两战辉煌吗?至于唐人的喷火器具,我早以令诸位有所准备,无惧唐人器利。”

    “将军所说有理,还请将军示下。”

    诸将纷纷请命,胡子花白的金大中镇定有声的下令:“北来唐军不过数十艘,实力弱小,耐麻吕、竹长和领战船百艘前往迎战,其余诸将随本将出战南面唐军。”

    “尊命!”

    港湾内,一艘艘仅有唐军蒙冲大小的新罗战船分作南北两拨徐徐出港,每艘战船除了一面简单的风帆外,全船裸露在外的部位皆敷上了防火攻的湿泥,这就是金大中借鉴了东、南水师覆灭想出的法子,也是他敢于出战的底气出在。

    金大中手中有大小战船三百艘,分作南北两支迎战南北对进的唐军两大舰队,每支恰巧是唐军的两倍。

    王傲珂、陈可举各尚离新罗水师驻泊的港湾还有数里时,密密麻麻的新罗水师战船缓缓出现在港湾的出口,双方将士就这么遥遥对望,吹响了冲锋的号角,擂起了战船上的战鼓。

    顿时,港湾南北出口处震耳欲聋的战鼓盈天,两支军队尚未接战,喊杀声以经充斥整片海域。

    江华岛上的百姓胆大的带着满满的好奇心站在海岸处观看这场毕生难得一见的海上大战,有经验的百姓早早收拾好家中财物带着妻儿老小乘小船逃离江华岛。

    两军战船进入弓弩射程内,双方箭矢如蝗虫一般满天飞舞,双方战船上刚才还喊杀震天的士卒,转瞬就被箭矢射死在甲板上。

    两军尚有距离时,唐军便使用驾在船首的床弩发射重箭射击新罗战船,待新罗战船接近时,船首的两座拍杆便狠狠的拍下,瞬间击碎迎头而来的新罗战船甲板,紧随而来的就是猛火油柜的火舌朝新罗战船烧了一遍。

    更令新罗军胆寒的是,两军战船冲入对方阵中,面对唐军拥有五层楼载兵八百人,前后左右各有两个拍竿一个猛火油柜的高大楼船又称五牙船的全方位攻击,小小的新罗战船就如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金大中虽给自己的战船敷上了湿泥防御唐军的猛火油柜,但面对楼船上装备拍力十足的拍竿猛击时,新罗战船的甲板瞬间被击碎,紧随而来的火舌又从破碎的甲板处窜入船仓内,从内部引燃了战船。

    唐军的蒙冲因船小没装备拍竿,但一具猛火油柜也令新罗战船难以靠近,虽船上有敷湿泥不怕唐军战船喷火,但甲板上作战的士兵却被猛火油柜烧的躲在船仓内不敢冒头。

    新罗战船虽是唐军的两部,但装备的劣势在交战之初就暴露无疑。王傲珂指挥着舰队将新罗庞大的水师舰队打了个对穿,身后的海域一片狼藉,一艘艘被拍竿拍碎,被猛火油柜点燃的新罗战船漂浮在海面上熊熊燃烧。

    残剩的新罗水师为之胆寒,不少战船不再听金大中的指挥,竟往岸边划去逃离战场。

    一头花白头发的金大中颓丧的站在座舰二层的甲板上,一层甲板上则是两个硕大的破洞,船仓内的桨手死伤一片。

    几个将领来到金大中身后,含恨道:“将军,我军不敌。”

    “撤退吧,离岸边不过数里,上了岸将士们还能活下不少,既然水战打不赢,咱们就陆战。”

    出战时豪气万仗,认为找到克敌制胜法宝的金大中面对眼前的败局长叹一声,感叹自己还是见识太少,竟不知晓唐人战船除了一个喷火利器外,还另有一件海战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