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82章 黑齿常之
    新罗意欲北范、西进的举动频频从汉城、熊津两都督府传来,李煜不得不下令将准备入秋南下积累的粮响往平壤、汉城调运,下令安东各地驻军进入战备状态,五凤七灵两仪二圣军和新辽八军开始集结待命。

    与新罗新一轮的战争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李煜召集文臣武将围着安东地区沙盘商讨一旦爆发战争的应对措施。

    由于熊津都督府大部被新罗占领,还在唐军手中的也被切成了南北两块相对独立的飞地,守军不过两万余,而新罗有五万大军,还随时能得到增援。

    与此相对的是,安东都护府却是兵力不足,鞭长莫及。战事一旦爆发,安东数万守军将被调至南线迎战新罗的十万大军,根本无法抽掉兵马增援熊津都督府。

    更要命的是,刘仁愿所倚重的大将黑齿常之被李煜给调到平壤了,至使熊津无大将,刘仁愿屡屡发来文书请求给他增兵弥补缺失一员大将导致熊津军力进一步衰弱的事。

    李煜一时为难,既不能干看着刘仁愿被新罗赶下海,但手中确实无多余兵力给予增援,不得不把目光看向围着沙盘的都护府文官武将,征寻意见。

    “殿下,增援熊津还是算了吧,咱们安东字面上虽所有十二万余大军,可有过半兵马不过是去年组建的团结兵。大半还是从未上过阵的农夫组成,驻守地方还行,真拉上战场不添乱就不错了。”李业嗣摇了摇头,明说道。

    陈宣也表示赞同,拿起教鞭指着沙盘讲说道:“诺想不让新罗尽占熊津都督府,除非我军首先集结优势兵力突破新罗北部的七重、北汉山、**三座坚城,再下唐城、蛇山,打通与熊津北部区域的道路,比直接从海路增援导致孤军奋战,无疑更为合理。”

    “陈将军此策恐怕不妥。”薛讷指着临津江以东,“新罗在此的赤木、僧梁、铁原等城,皆是新罗最近两年花大力气筑造的坚城,其北部十万边军有一半驻于此。我军诺为了打通与熊津北部区域的连系,跑去攻新罗西北海岸一带的城池。那新罗同样可以集中优势兵力过临津江破阿押珍城,再顺江而下进入汉山河下游,就可直接断我军退路。同时,南下的新罗军还可与在汉山河中上游一带的南汉山、国原城一带的守军一起南北夹击我军。”

    “这……”陈宣一时傻了眼,经薛讷在沙盘上一一点出,才发现自己的进军路线是多么愚蠢。

    麒麟卫郞将于诚志劝道:“依我看,殿下,我们还是暂且不管熊津都督府是否能抵住新罗的进攻,专注于北部战事即可。”

    诸将的建议李煜没有给出答复,眼睛在沙盘上扫来扫去想着策略。

    薛俊摇头,一脸苦相:“朝中对殿下的非议可不少,诺是不管熊津都督府的死活,被新罗攻灭了,恐将引起朝中对殿下的攻奸。大家都知道熊津都督府从都督到士兵,皆非殿下组建委任,也就是说跟咱们不是一块的。咱们要是眼睁睁看着刘仁愿败亡,就等于给了朝中对殿下不满的人口实,说殿下视而不救,有清除异己之嫌。”

    听了薛俊一番话,诸将也范难了,总不能赶鸭子上架,把一堆没打过丈的团结兵增援上去送死吧?

    团结兵目前的作用就是在驻守当地的卫、军出征后集结起来宿守地方,小部分训练不错的团结兵跟随大军出征,但主要是搞后勤运输。

    由于黑齿常之是李煜最近从熊津调到平壤任职,与一众出身燕王府的文臣武将关系并不熟络。故在此次军议时站在一众文臣武将身后沉默不语,眼睛却炯炯有神的盯着沙盘勾思着自己的作战策略。

    李煜看着沙盘想着诸将的建议,从大局着想,确实不该支援熊津都督府,但熊津都督府就此败亡,朝廷也会追究自己责任。

    想了半天,李煜想了个折中的办法,“熊津还是要增援,至于增援的军队就不必调陆上兵马前往了,就由在都里镇训练的东海舰队前往给予海上增援。如此一来,即使刘仁愿败出熊津,朝廷追究起来也能说的过去。”

    殿中诸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殿下想出的这个要嗖也不算嗖的主意捏着鼻子认了,毕竟没有其他可替代办法。

    “在新罗南海岸的黄海舰队则加大对新罗东南一带的掳掠和破坏,尽量将一批新罗可战精兵吸在当地而不能支援其他两处战场。”李煜敲着沙盘沉声说道。

    “接下来,咱们就议议战事爆发后,咱们该从新罗构筑的北部防线哪里突破。”

    “依末将看,我军突破新罗在汉山河南岸设置的防线较容易些,粮草补给也方便。”

    “汉山河口南岸有新罗水师,又有临津江在河口上游数十里处交汇,便于新罗各城驻军增援,不妥。”

    一员将领提出进军路线,另一人就会指出不足之处,以致商议处于争论状态,令李煜郁闷之余瞧见黑齿常之站在众人身后,对诸将的提议脸上露出一丝不易他人察觉的不屑。

    李煜笑着问道:“不知黑齿将军有何良策?”

    诸将诧异,自入殿商议以来,殿下这还是首次点名提建议者,纷纷顺着李煜的目光看向众人身后一员皮肤偏黑,身高超过七尺的壮汉。

    高崇礼向身旁的薛俊寻问:“薛兄,此人是谁?”

    薛俊压低声单回道:“此人名黑齿常之,百济降将,原是熊津都督府都督刘仁愿麾下大将,在对抗新罗入寇熊津时屡立战功,以官至左领军将军、兼熊津都督府司马。殿下在一月前将其调入平壤任职。”

    “原来是百济降将,也不怎么样嘛,看其一幅傲然的样子,殿下还特意寻问他?”高崇礼不屑道。

    知晓黑齿常之履历的薛俊只得呵呵一笑,心想高崇礼还真是本性难改,不像其兄谦虚谨慎的性格,自高自傲,没亲眼见识下对方的历害总以为自己牛逼,瞧不起他人,结果在军中得罪了不少脾气暴躁的将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