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80章 破城
    夜幕降临时,王傲珂领着四千人潜伏到约定的浦项城西门,寂静的夜空中,城门发出滋滋的声音缓缓打开,漆黑的城门D出现一把火据对着城外打着圈。

    “锵”王傲珂猛打拔出腰间的横刀,对着身后埋伏的将士们大喝道一声:“杀……”

    潜伏在丛林里的将士们早以饥渴难耐,得闻指挥使出兵令,个个刀枪出鞘,大吼着喊杀声朝城门冲去。

    西门早以被朴永和的亲兵所控制,在打开城门迎入海盗后,这些人跟在海盗后面一起攻击城内的守军,打家劫舍。

    朴永和府邸内,一众原新罗东部水师将领们领着各自的亲兵聚集于此,等待着消息。

    当城西喊杀声四起的声音传来时,朴永和笑了,拔出长刀厉声道:“昏君无道,对我等为国鞠躬尽瘁的将领视为随意打杀的奴仆,岂有此理。今日,我等便让昏君知晓我们不是他的奴仆。”

    朴永和一番犹如受了莫大委屈,悲愤痛斥下,聚集在府邸内的两百余将士个个怒火滔天,纷纷斥骂金法敏无道,表示愿随将军起事。

    此该能聚集在朴永和府内的将士都是根他一条心的,不根他一条心知晓他计划的人早以成为一具尸体埋在了哪个不知名的角落。

    乘城内守军向西门聚集时,朴永和带着两百余部下直奔太守府。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杀了太守,城内守军就会群龙无首作鸟兽散,另逃进城内的六千余水师官兵,到时只需自己一个号令就会放弃抵抗。

    此时,浦项城太守府内,太守正疑惑海盗怎会悄无声息的夜袭破了西门而毫无动静?西门的千余守军都是吃干饭的吗?急忙一道道命令发下去,调集城内各处兵马开服西门阻击海盗。

    浦项虽是义昌郡治所,但其城内守军不过三千余,幸好白天海盗虽然摧毁了港内的水师,但水师官兵大部在岸上并未受损,有六千余人入城协防。在义昌太守看来,城内守军充足,即使西门被海盗轻易攻破,自己马上集结城内众多兵马也能将其击溃。

    自信满满的义昌太守立马遣人传令水师统领朴永和,令其领麾下水师将士即可赶往西门驰援。

    只是派去传令的人尚未出太守府大门,朴永和就带着两百余杀气腾腾的部下顺势冲进太守府,见人即杀。太守更是惊愕的看着混身煞气,提着滴血长刀直奔自己而来的朴永和,刚拔出长刀格挡就被朴永和一刀斩下脑袋。

    朴永和提着年迈的太守脑袋,令麾下士卒们齐声高喊:“太守死了,投降不杀……”

    正在城西与赶来的新罗军激战的王傲珂听闻城中心处传来齐声呐喊的新罗语,因不懂新罗语不知晓新罗人在喊什么,但瞧见与己方激战的新罗军听闻后个个神色惊慌渐渐后退,一些人甚至直接逃窜。

    王傲珂一扫心中的迷惑,料定城中心的新罗军定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很可能他们的主帅以经死了。

    “儿郞们,新罗人胆怯了,随某杀光他们,这座城就是咱们的了。”

    王傲珂斩下一名新罗人的脑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止不住兴奋的神色大声呼喊道。

    正在激战的海盗们也发现了新罗人抵抗越来越弱,渐有奔溃之势,且一直未有新的新罗援军加入。

    发现这一情况的海盗们神色振奋,力气徒然一增,手里的横刀、长枪、步槊就像变轻了一样。使起来虎虎生风打的新罗人步步后退,不过半该钟,这伙赶来阻击他们的两千新罗军就奔溃四散而逃。

    获胜的海盗们哈哈大笑着提着手中的兵器,对溃逃的新罗人穷追不舍。战斗意志奔溃、丢盔弃甲的新罗人就像逃避暴徒施暴的小媳妇一样惊慌失措的在城中乱窜,躲避一群群狰狞着血色双眼,混身沾满鲜血而散发着浓重的刺鼻血腥味的海盗追杀。

    城中原新罗水师官兵的两千余人闻太守被杀,城中守军又战败,得知统帅朴永和与海盗达成了协议,纷纷聚集到朴永和麾下向海盗投降。剩下的三千余人与城中原守军不是被海盗或杀或俘,就是从其它城门逃跑。

    仅仅两个时辰,王傲珂率军占得新罗国都金城门户浦项城。

    打下了城池,这群海盗们就是例行劫掠城中财货和年青漂亮的女人,抓捕青壮男人运回去做奴隶。

    王傲珂拍了拍开城投降的朴永和肩膀笑道:“你聪明又深明大义不失为一个好男儿,你今日的功劳,某定会上奏主上给予你和你麾下将士奖赏。”

    经过翻译,朴永和谄媚无比的应下,心中却很是尴尬,开城投降不过是为了保自己的小命罢了,在眼前的海盗头子嘴里就成了深明大义。即使朴永和脸皮再厚,脸上也难掩燥色。

    朴永和小心意意的寻问道:“不知指挥使的主上是不是坐镇平壤,尊敬的上国燕王殿下?”

    王傲珂意味深长的看了朴永和一眼,朴永和心下遭了,连忙自抽嘴巴陪罪道:“属下失言了,请指挥使责罚。”

    将士们虽披发左衽扮成夷人奉殿下之命做海盗袭掠新罗海岸,可王傲珂清楚,这招根本骗不了他人多久。就凭舰队装备的两百艘战船,其中的高大楼船只有大唐能造,也只有大唐的水师能装备,绝不是区区海盗能拥有的。

    “不该问的别问,时机到了,你自会知晓。”

    朴永和一幅讨好的嘴脸连忙应下:“属下谨记指挥使教诲!”

    ……

    听着城中不断传来女人小孩的哭诉惊叫声,将士们得意、斥骂不绝于耳,王傲珂颇为享受的聆听,右手则是不断往下滴血的明晃晃的横刀。

    朴永和小心意意的侍立于后,时该准备者听候眼前的大海盗的指令。

    当海盗久了,王傲珂突然发现自己越来越像海盗,烧杀掳掠无恶不作,不知道殿下把新罗灭了后,不再需要海盗时,自己与麾下将士们还能回到以前那样军纪严明吗?

    突然王傲珂一双锐利嗜血的双眼睁开,死死的盯着朴永和,朴永和小小的心肝扑通扑通直跳,眼前这位杀人魔头难道想反悔了?

    王傲珂厉声道:“你和你的人还站在这干嘛?既然投我当海盗,现在就应该干海盗该干的事。城东那片街区就留给你和你的部下了,一个时辰后我会去检查战果。”

    说完王傲珂头也不回的带着一众部下离开了,朴永和愣了会就醒悟过来,嘀咕着:“看来,还是不信任我们,要我们纳投名状。”

    想通了一切,朴永和心下一狠,召集部下们宣布:“咱们以经是海盗了,开城放海盗入城,又杀了义昌太守,以经没了回头路。现在就是我们证明自己成为一个合格海盗的时刻。”

    训完部下,朴永和带着收拢来的三千名部下奔赴王傲珂特地给他们留下的城东。

    本以为能逃脱海盗肆掠的城东居民转眼间被同为新罗人的朴永和部疯狂屠掠,只为了向自己的新上家证明自己的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