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78章 浦项港海战二
    李煜利用从朝廷那获得的三百艘战船组建的三大舰队,各设有指挥使一人,左右副指挥使两人。

    左副指挥使何览率三十艘战船三千名将士留守南海、巨济岛,盯紧新罗南海岸的三万新罗军。

    王傲珂与右副指挥使余凌率黄海舰队一百五十艘大小战船,七千名士兵经过三昼夜的航行,悄悄逼过新罗王都金城东北门户义昌郡治所浦项城,偷袭浦项港内的新罗东部水师。

    黎明升起之时,海面上薄薄雾气笼罩下,右副指挥使余凌率领的五十艘轻快的蒙冲战船张满风帆,船舷两侧的桨手和船尾的撸手咬紧牙关,奋力的划动手中的船桨、撸,快速逼近西面海岸薄雾笼罩下的海港。

    清晨是警戒的士卒精神最疲惫,警惕心最低的时刻,军营内八千新罗水师将士大半在港湾内陆的营房里过夜,此时一个个睡的跟死猪一样毫不知晓他们的战船早以被人盯上了。

    浦项港内,整整四百艘战船整齐的停靠在一起,船上的守备打着哈欠睡眼朦胧。停泊在港湾最外围的船只上的守卫揉了下睡眼惺忪的双眼望向海面时,几十个黑点正快速逼近港湾。

    守卫有些奇怪,这些黑点是何物?双手再揉了揉迷惑的双眼远视海面小一会儿,终于看清那几十个黑点是什么。

    是几十艘桅杆上挂着黑底骷髅旗肆掠南方海岸的海盗船,在这几十艘船的后方还有更多更高大的海盗船急驶而来。

    守卫慌了,撕吼道:“敌袭……”

    新罗王都的东北门户浦项港以经不知有多少年未曾听闻有敌袭声传来了,当年在此建立水师也不过是为了防范北方的高句丽和东南的倭国可能的袭扰,平常不过是应付下划着舢板船南下沿海掠夺的靺鞨人罢了。

    越来越多的新罗水师守卫被一名士兵的声撕力竭的撕吼从睡梦中惊醒,纷纷撑目朝港湾外的海面望去。

    数十上百艘听闻在南方肆掠的海盗船竟北上直扑他们而来。

    “敌袭……敌袭……”

    越来越多的守卫大声的呼喊着,唤醒更多仍处在睡梦中的士兵。

    “咚咚……”一些机灵点的士兵立即敲响船上的战鼓,隆隆的鼓声震动在整个浦项港的上空。

    陆上水师大营里,六千多尚未起床的新罗水师将士被咚咚的战鼓声吵醒,一个个张嘴臭骂着哪个混球将军大清早的击鼓聚兵?直到一队队士兵冲进营房,对尚未起床的士兵就是一顿猛揣,这些懒散的家伙才不愿意的穿戴起衣甲。

    “哈哈哈,现在才发现我们以经太晚了,新罗小鬼,尝尝爷爷的猛火油吧。”

    奉命率船小速度快的蒙冲战船先行突入浦项港的余凌一手握着障刀(唐样大刀),一手扶着船舷大笑着说道,给持旗手下令挥动旗子,指挥各船突击。

    当新罗守卫发现唐军逼近时,余凌的蒙冲舰队距离港湾不过两里之遥,待港内新罗水师鼓声响起时,以经拉近到一里内了。

    眼瞧海盗马上就要冲入港内,留守战船上的新罗水师官兵手忙脚乱的解开绑在码头上的绳索,拉起船锚准备迎战。

    当停泊在最外围的几艘新罗战船驶离码头时,余凌以指挥着蒙冲舰队杀气腾腾的冲进了港湾。一顿箭矢射来,将最外围的几艘新罗战船甲板上的士兵给射成了刺猬。

    在幸存下来的新罗士兵惊恐的眼神中,海盗船的侧舷喷出两道三十尺的火龙,瞬间点燃了己方战船。对方还扔过来两个陶罐,落在甲板上就嘭的一声碎裂开来,一种黑色的油溅落在甲板到处都是,遇火就燃,比木材燃的更为猛烈,将厚实的甲板烧的噼哩叭啦,一艘战船转瞬间陷入熊熊大火,船仓内混身是火苗的新罗士兵惨嚎着四处扑腾……

    新罗造船技术不高,水师装备的战船与余凌所率的蒙冲战船差不多大,以致担任突袭搅乱新罗水师任务的余凌在港湾内打的风声水起,如入无人之境。

    五十艘蒙冲战船除了余凌的坐舰装备了四具猛火油柜外,其余只配备一具,但创造的战果显著,以点燃新罗六十几艘战船。

    余凌豪迈的宣称,诺给他麾下每艘船都配上四具猛火油柜,不需指挥使率主力前来,他就能全歼新罗水师。

    王傲珂所率主力百艘战船也在余凌杀入港内一刻钟后突入浦项港,仗着船坚高大,一种横冲直撞。不长眼的新罗战船横在航路前方,直接撞翻,船舷两侧,八条火龙飞舞,令拥塞港内,难以调度的新罗战船笼罩在火龙的淫威下,一艘接着一艘成为港内火炬。

    随王傲珂攻入港内的战船皆为大舰,乃李煜组建的海军精华所在,最小的战船都是新罗战船的两倍。主力舰更是起楼五层,高100余尺(约合29.5米),能容战士800人,有6个拍竿,高50尺(约合14.76米),用以击碎敌船。如今楼船上又装上海上大杀器猛火油柜,在港内更是对渺小的新罗水师大杀四方。

    港湾内的新罗四百艘战船在短短的半个时辰,过半船只被突入港内的海盗船喷火点燃。船上的守卫鬼哭狼嚎的一个接一个从着火的战船上扑通一声跳入水中逃命。

    剩下的一半新罗水师虽有些解开了缆绳和船锚的战船,可他们不仅不敢上前迎战在他们老巢内肆无忌惮的海盗,更在于船上的大半人手此时还在陆上营房内未来得及登船。一艘艘像老鼠躲猫一样在狭窄的港湾内闪避两侧喷火的海盗船,最终被更多的海盗船一拥而上给喷成了又一团大火。

    更多的新罗战船上的水师官兵被眼前的犹如阿鼻地狱的景像吓怕了,争相恐后的跑上岸,朝着远方的浦项跑去。

    陆地营房内穿戴整齐的六千多新罗水师将士直愣愣的看着挂着骷髅旗的海盗肆意欺凌他们的座舰而束手无措。

    新罗水师将领气极败坏的命令将士们去登船迎战,见口舌无用,就用鞭子抽,可没有一个人愿意去送死。

    当将领怒极下,抽刀斩杀一名不愿听令的士兵时,岸上六千多的新罗水师将士哄得一声,一无返顾的朝后方浦项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