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77章
    PS:防盗章节,正版再过几分钟就改。

    因混沌卫将士全调驻台湾岛,李煜将原分配给他们的星州、琉球两都督府的土地用台湾岛的土地置换,使星州、琉球得以空出大片土地用于此次额外赏赐追随自己多年的都护府文臣武将。

    得知自己在琉球或星州获得几百亩燕王赏赐的土地用于建立庄园,还三年不用交税。都护府的文官武将们都高兴了一阵,但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没去过星州、琉球,对当地仅能从两都督府汇报中了解,如雾里看花。

    一个个都想亲临赏赐给自己的庄园地看看,因为从两都督府汇报和去过两地的同僚口中得知,星州岛和琉球群岛的风景格外优美,由其以星州岛中央,当地人称为奥陵的一座山,从半山腰至山顶的凹处的白鹿潭,秀美之色不逊于中土的五岳名山。着实吸引了一众官将想去亲眼看看风景如何,再确定是作为甘蔗种植园赚钱,还是慢慢修成一座将来老了隐居的园林。

    自平定高句丽遗民叛乱后,李煜大多数时间待在平壤处理都护府的政务,出行视察也集中在铸铁城和都里镇这两个逐渐建起的重工业基地。对于两年来扩张建立的湄沱湖、黑水、星州、琉球、台湾都督府都未曾亲临瞧瞧当地的风土景观,现在相来实乃一大遗憾。

    五都督府所辖地域,在后世可都有风景名胜之地。前世没那个机会,这一世要是错过可就太遗憾了。

    都护府官将反响强烈,李煜适时提出入秋之后率军南巡,视察星州、琉球、台湾三地。

    ……

    就在李煜乘正值夏季,不适合出海南下的良机筹备入秋后的南巡事谊时,新罗南部海岸的狼烟蔓延至东部海岸,丝毫不见有熄灭的迹象。

    新罗王金法敏虽听取了太大角干金庾信的建议,将南部海岸百姓内迁二十里避海盗袭扰,重兵把过固城、河东、马山、金海等沿海重镇,从北方调集三万精兵南下,寻机歼灭上岸的海盗。

    可王傲珂也不是蠢蛋,见新罗将沿海百姓内迁二十里,不再容易掳掠,各郡郡治所在的大城都被重兵把守,强攻会损失惨重,加上探知新罗从北方调了一支三万人精兵南下对付他们。

    王傲珂第一时间率众退回了南海、巨济岛上休整队伍,运输掳掠来的人口物资,在龟缩中寻找战机。

    笠日,派出去上岸侦查的斥候抓回一个新罗大官,审问下得知此人竟是新上任的固城郡太守,名叫文在演,在离固城十里的上任路上被斥候抓获。

    王傲珂吩咐道:“既然是从新罗都城金城来的,想必知道新罗东部水师情况,好好审问下,某要知晓新罗东部水师驻地和实力如何?”

    “喏。”

    这个倒霉的新罗太守文在演惊恐不安的看着阴狠狠注视他,操着行刑器具的五名夷人。假扮海盗的黄海舰队将士披发左衽,看起来确实与夷人无异。虽然新罗人在唐人眼里是东夷,但新罗人可不这么看。在新罗人眼里,唐国是大文明国度,新罗效法唐国,以经位列小文明国度,岂能与夷狄并列?(小中华还得到朝鲜时期提出)

    负责审问的士卒拿出了烧红的烙铁在文在演面前晃了晃,恰巧烙铁是东夷两字。

    文在演一眼就认出了,吓的冷汗直冒,叽里呱啦的大叫了一通。

    几个审讯的士卒对望了一眼,问道:“他在说啥?”

    “某怎么知道,去把那个翻译叫来。”

    文在演说的是他招,知道的全招了,可别对他动刑。也许文在演今日忘了看黄历出门踩了狗屎,霉运不断,恰巧翻译出门撒尿去了,五名审讯的士卒大字都不识几个更别说听懂新罗语了。

    “娘的,这新罗语跟鸟叫没区别吵死了。给你来一下,看你这东夷还叫不叫唤?”

    嫌正在吐露新罗国情的文在演太吵,拿着烙铁的士卒狠狠的在文在演胸口上摁了下去。

    烧红的烙铁摁到文在演胸膛的细皮嫩肉时,皮肉顿时响起滋滋。

    “啊……”文在演鬼哭狼嚎般的惨叫,被绑住的四肢使劲的抽动,妄图摆脱桎梏。

    一丝丝有着肉香味的青烟从文在演的胸膛飘起,五个十卒咧嘴轻笑起来。

    行刑的士卒瞧烙的差不多了,将烙铁从文在演身上放了下来,大大的东夷两字赫然印在文在演的胸膛上。

    拍了一把文在演的胸膛,士卒对自己的杰作非常满意,笑着向身边的四位同伴介绍了番烙人心得,估计这家伙是狱卒出身,讲起逼犯人招供的刑法是一套一套的,听得其余四人睁大了眼睛。

    PS:防盗章节,正版再过几分钟就改。

    “快看是黛芙妮!”

    明月轩建造的灯楼舞台下,人群中一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在看到身穿雪白舞衣扎着一头金发的十二美女登上舞台顿时兴奋的挥手高呼,提醒身边的同伴。

    “她们的皮肤怎么像雪一样白?”

    舞台下一些上了年级的娘子看到她们雪白的容颜不由摸了摸自己以经泛黄的脸。

    “请问黛芙妮就是舞台上那几个胡女吗?是指十二个人还是指一个人?”小胖道士拍着前面人的肩膀好奇的寻问道。

    前面的人转过头来看居然是一个小道士,旁边还有一个双眼盯着舞台不眨眼的老道士,瞧道袍都打了好几个补丁,两个凑一块还真是怪异。

    居然不知黛芙妮?被小胖道士寻问的人心中很是鄙视了对方一番。看一身穿着就知道是刚流落到长安来的土包子,身为土生土长的长安人很是骄傲的俯视着两个邋遢道士向其介绍长安新晋名妓。

    “看,黛芙妮就是舞台上站在最前面那长得最漂亮的那一个,听说是胡女,反正都是与西域胡女从西边来的。”

    小胖道士顺着对方的手指的方向看去,眼神瞬间被吸引。

    哇,果然是小美娘子,夜晚中的灯火都不能掩盖她雪白的肌肤。

    “听明月轩的消息,这十二个小娘子好像不是胡女,来自什么罗马,是比西域更遥远的西边。”旁边一人插嘴道。

    “你们只说对了一半,某可是从明月轩的伙计那打听到她们叫斯拉夫人,可不是什么胡女。”另一人听旁边两位说的有关黛芙妮的消息,眼神很是鄙视了一眼,洋洋得意道出自己所知的真实消息。

    “斯拉夫人是什么人?”周围听到的人一时愣住回过头来寻问那位道出消息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