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76章 赏赐土地
    “殿下,黄海舰队指挥使王傲珂率军自月前到达莞岛扎下营寨后,先后数次出击新罗,占据新罗南海岛、巨济岛为前哨基地,出击新罗南部河东、固城、义安、东莱、东安诸郡,破城二十余座。抢得粮草二十余万石,布帛六万匹,包括铜钱在内的铜器铜料三万余斤,各式铁器铁料十万斤,银千两,金百两,马八百匹、牛千头。共掳得青壮男女五万七千人。歼灭新罗水陆两军两万余人……”

    薛俊手持王傲珂的战报朗朗念道,李煜则聚精会神的捏着笔杆在宣纸上描绘着窗外盛开的荷花池。

    经过一番经心描绘,两尺长的宣纸上逐渐呈现出一幅许许如生的片片碧绿荷叶,朵朵怒放的粉红色花瓣的荷花上晶莹的雨露闪烁着水珍珠般的光泽,两只蜻蜓在水面上点出一圈圈荡漾开来的水波,前后追逐游戏于荷、花之间,身着洁白雨衣的白鹭迈动轻盈的步伐在池水中走动。

    薛俊念完发现殿下仍专心于作画,对王傲珂的战报不为所动,带着好奇心上前瞧瞧殿下的画技如何。

    纵览一观,画中动植物许许如生,薛俊由衷赞道:“殿下画技又有精进,阎相公得知定然欣慰。”

    李煜武艺师从薛仁贵,兵法师从李绩、苏定方,绘画的技艺则师从朝中右相又是著名画师的阎立本,也是阎立本唯一的弟子,哪怕他的几个儿子都没教过绘画。

    “哈哈哈……”李煜笑道:“闲来无事练练手笔,只求不辱没阎相公的教导。”

    李煜的一番谦虚,薛俊一笑过之,寻问:“王傲珂以俘虏五万余新罗男女,现以运至星州岛上的就有两万人,还有三万人看押在巨济、南海岛上。仅凭归其指挥的运输船一时半会运不完,殿下,是不是从蛟龙海航增派运输船前往?五万余人全关在星州岛上也不是个事,是否立即将他们分散运往各都督府?”

    李煜放下手中的画笔,说道:“从朝廷得来的八百艘战船除了三百艘战船外,还有五百艘运输船。有一百五十艘辽东造船坊改装完毕,船员也配备整齐,倒是可以分派五十艘船到黄海舰队运输俘虏。至于关押在星州岛上的新罗男女嘛?”

    李煜细细考量了一下道:“先分出六千新罗男人用四十艘排水量在两百吨以上的运输船运往南洋三个正在兴建的都督府,作为他们开荒的奴隶使用。再把两千名新罗女人用二十艘船运往北海岛,配给那些开荒拓土有功的将士和得到赦免的犯人为妾。”

    “至于剩于的新罗男女,暂且先看押在星州岛上。但也不能就关着白吃白喝,令卢照邻派人把这些新罗人组织起来开荒种地。”

    “星州岛方圆不过五十余里,岛上有原住民四万口,没有足够的荒地给剩下四万多的新罗人开荒吧?”

    薛俊的一番话倒是提醒了李煜,星州岛不仅没有足够多的荒地给掳掠来的四万余新罗俘虏开垦,将他们放在一座岛上还容易发生串联爆乱,得暂且分开安置。

    “之前琉球都督府都督谢廷不是奏报说,琉球群岛因之前叔孙康征服各岛时,大肆屠戮岛上未降的村社,又广征劳役造成各岛丁壮锐减。如今琉球群岛原住民仅有五万多人,还女多男少。”

    “殿下不会是想把一部分新罗人运到琉球群岛与那些岛夷配对?”

    李煜讶然的看着薛俊,说道:“薛三郞你想哪去了,琉球群岛不是缺劳动力吗?吾就想把一半的新罗男人运到琉球群岛做奴工去垦荒,待南洋局面打开后,全运到南洋去开荒。新罗本就属东夷,这要是与琉球群岛上的岛夷配对,生出来的不还是夷人吗?”

    “原来殿下想的如此周到,臣佩服、佩服!”薛俊笑呵呵的拱手拍了李煜一个马屁,缓解自己会错意的尴尬。

    李煜无所谓的笑了笑:“其实,你们跟着吾也有好几个年头了,到现在也没得到多少实际的好处。乘眼下有数万新罗奴隶可用于开荒,都护府中,原燕王府出身的官员按官职大小可在星州、琉球群岛选一块三百至一千亩的田地,建立庄园,另给五至二十名的新罗庄奴使用。”

    薛俊被一时砸中头的喜讯砸的晕乎乎的,虽在前年随殿下入安东平定高句丽遗民的叛乱后,按功劳大小都在辽东获得了一片面积不小的土地。可辽东本就因数十年的战争人口锐减,得到的土地再多也找不到足够的人手耕作啊!而且辽东的土地还只能种粮食,哪能比能种甘蔗的星州、琉球群岛的土地?何况还第一次分发庄奴这样的大好事。

    在李煜的注视下,薛俊半天才反应过来谢恩道:“谢殿下赏赐!”

    李煜笑着催促道:“还不快去告诉薛讷、大朴他们,吾给的这个大礼包,大家怎么也得庆祝下。”

    “哈哈哈,殿下说的对,臣告辞了。”

    “去吧!”

    望着薛俊屁颠颠的离开,李煜一屁股坐在摇椅上晃来晃去,馨儿拉开窜障揉起李煜的双肩笑道:“郞君就会用土地收买人心。”

    “没办法,谁叫吾手里别的不多,就土地多,随着殖民地的开拓,这到手的土地都挥撒不完。”

    ……

    在馨儿轻揉的按摩下,李煜闭着眼睛说道:“吾也该建立王庄了。”

    “王庄?”馨儿有些疑惑,“郞君不是一直都把心思放在商业经营上吗,今日怎会想到建立庄田?”

    “好歹吾也是琉球、台湾种植甘蔗的倡导者,甘蔗的巨大收益,吾怎么也得从中分一杯羹吧!”

    “啊?”馨儿停下手,惊呀道:“奴家还以为郞君提出琉球、台湾种甘蔗的巨额收益不过是为了骗那些权贵、富户、百姓自愿移民,帮助郞君开拓两地罢了。”

    “诺是骗人的,谎言一两年后就会被戳破,届时,吾这个燕王的信誉何在?”

    李煜轻轻笑道:“吾只是在报纸上宣传时,用词稍微夸大了下,勾起人们心中的贪欲,至少种甘蔗与实际相差并不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