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75章 烽火连连二
    南海岛是新罗南部一座面积达三百多平方公里的大岛,设有南海郡,治所南海城。

    因岛北面水、地利优良的港湾,历来为新罗南部水师驻地,只是现在成了扮成海盗的黄海舰队驻地。

    上岸的黄海舰队将士攻破南海城后,不过两个时辰便席卷了整座岛,敢于反抗的人第一时间被砍了脑袋挂在城门上示众。

    从都里镇出航时,燕王殿下可是许诺,在新罗劫掠所得财物四成上交都护府,其余全归舰队将士自己所有。

    至于军纪?李煜笑道:“去劫掠他国还要军纪干嘛?”

    明白无误的告诉黄海舰队,我只要四成的财物,还有新罗青壮男女,男的自然是发配到南洋去开荒种地。要知道在南洋没有明痕迹的各岛上的热带雨林里开荒,是很容易被蚊虫叮咬患上疟疾、登革热等恐怖的热带疾病,是一项消耗劳动力的艰苦开垦,岂能拿珍贵的同族人去做这件事?

    至于年轻的新罗女人,自然是配给远在殖民地而单身的华人男子为妾,解决殖民地男多女少的问题。主要是北海道殖民地,当地拓荒男子因是从大唐流放至此的罪犯,除了少数的女囚外,多是精壮单身的男子。

    无拘无束的五千黄海舰队将士,攻下南海岛的当天就把全岛刮地三尺给抢了个遍,除了毫无用处的老人和奇丑的女人外,无所不抢,整座岛就此陷入一片哀鸿遍野之中。

    第二天天一亮,南海岛的码头上,是一串串被套上绳索往运输船上装,颓丧着脑袋的新罗青壮男子。

    至于被押上船的一部分年轻的新罗女人,皆是被将士们挑剩下的,留给殖民地的男人享用吧。

    黄海舰队在岛上修整了三天,顺便把南海城加高加固了下,做为舰队在新罗南部海岸的基地。

    在此期间,王傲珂召集麾下将校们好好商议了一番攻掠新罗南部海岸的计划。

    决定先攻南海岛东部的巨济岛,留兵驻守做为南海岛的前哨,再回过头来扫荡南海岛北面的河东郡、固城郡,由西向东,将新罗整个南海岸搅他个天翻地覆,实现殿下给新罗放血的谋划。

    舰队休整期间,黄海舰队除五十艘战船一千余人守备安在莞岛的后方基地外,另五十艘战船两千兵力赶来南海岛参加接下来的军事行动。

    休整完毕后,王傲珂样率主力四千人,战舰九十艘,仅用一天攻克巨济岛,留下三千兵六十艘战船交由舰队副指挥使余凌震守,见机袭扰北面的义安郡、京海京一带。

    返回南海岛的王傲珂随即就对新罗南部海岸发动了更大规模的袭掠行动。

    三天时间里,连克新罗河东郡顺天、光阴、松坪,第四天沿蝉津江北上攻克河东郡治所河东城,大掠两天,在新罗援军赶来前扬长而去。

    接下来半月里,更是将河东郡、固城郡治下离海岸不远的诸城给破了个干净。

    当唐军逼近固城郡治所固城时,躲在城中的金和问闻讯联夜出城逃往康城。致使固城守军在将少兵寡的情况下还群龙无首,面对气势汹汹而来的唐军一战即溃。

    唐军入城大掠五天,带着无数的财物,五万石的粮草和被串成一串串押走的青壮男女乘船远去。

    在此期间,驻守巨济岛的余凌率麾下两千兵先后劫掠了义安郡五城,兵邻金海京城下,见金海京城池高大,守军众多才不战而退,但金海京城外的乡野却被余凌扫荡一空。

    短短半月里,新罗南部两郡失陷,三郡一京十数城被破,被海盗抢掠的财物、粮草不计其数,被掳走的青壮男女以三万计。

    新罗举国震动,金法敏在朝堂上大发雷霆,责问群臣,这伙海盗是从哪来的?

    “大王,这群海盗披发左衽,尚未探知来自何处。”

    “那要尔等何用?”金法敏吹胡子瞪眼,气得不行,责问道:“统领南部水师的金和问哪去了?”

    “大王,他在宫外请罪。”一大臣小心翼翼的说道。

    金法敏怒不可扼的挥手道:“拥有两百余艘战船竟一战而没,固城不战而逃,还有脸回来,抓起来就在宫门外砍了。”

    “这……”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被大王动辄杀人的举动吓了一跳。

    卫士得令后立马出宫门,将跪在宫门外请罪的金和问直接扣住双手,抬脑袋往下一按,另一卫士抽刀就准备砍。

    金和问傻眼了,奋力的挣扎起来大叫道:“大王饶命,太大角干救我……”

    两个卫士将金和问死死的按住,执刀人咔嚓一刀就将不甘的金和问斩首。

    大殿中,身为太大角干的金庾信自然听到了族弟的求救,耐何其如此不堪,大王又正在气头上,心中只得对死去的族弟报一声谦。

    斩了金和问,金法敏心中畅快了些,目光扫视群臣说道:“南部诸郡糜烂至此,皆因金和问无能,尽丧我南部水师。眼下我新罗还剩东部和西部两支水师,战船七百艘可战。西部水师要应对唐军,故不能调动,唯有东部的四百艘战船八千水师可用。诸位爱卿谁可为将,率领水师剿灭这群海盗?”

    金庾信闻言心中不安,出列奏道:“大王,这群海盗拥有大小战船百数十艘,其中还是臣在数年前见识过的唐军水师楼船就有百艘,可见这伙海盗来头非同小可。海盗虽披发左衽,但从其驾驶的船来看实有可能是安东唐军假扮。”

    “唐军水师骁勇善战,船坚又大,非我国战船可比。这伙海盗果真如臣所料为唐军假扮,大王万不可急燥派遣水师出战。九年前的白江口海战,倭军四万余众,驾战船千艘,被唐军一百七十艘战船七千水师打的烟焰涨天、海水皆赤,惨败而回。我国不可不从此吸取教训。”

    “可恶,难道就让这群唐军假扮的海盗继续肆掠我国海岸吗?”

    “大王,那倒不至于。从各郡奏报来看,这伙海盗每次出动最多不过四千人,少则仅有几百人,少有深入内陆二十里者。可见他们在陆上的实力并不是很强,所以不敢深入内陆。依臣之见,暂时将南部沿海诸郡乡间的百姓迁往内陆二十里,实行坚壁清野之策。重兵固守沿海重镇,从北方调集三万百战精兵南下,于沿海寻机歼灭登岸的海盗。经此几战,海盗实力必然大衰,到时再遣水师收复南海、巨济二郡将不费吹灰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