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71章 恼羞的倭国君臣
    年初在长安与唐国的燕王殿下签订《对马租赁协议》的河内鲸回到倭国后可谓月月劳心劳力,屡屡被大王和朝中同僚催去收协议中规定的唐安东都护府每年须向倭国交纳千金的租赁费。

    奈何前两次到对马岛金田城找唐军守将索要,其都回以都护府尚未将钱送来为由打发了河内鲸。

    第三次来,河内鲸是抱着再要不到钱就在金田城的驿馆中长住下了,直到唐安东都护府给钱为止,免得回倭国后被大王批,为同僚所嘲笑。

    到达金田城的河内鲸发现,驻守此地的唐军将士都换人了,一番打听才知道,原先的守军以经调去台湾岛,新调至此的是鸿鹄卫,守将名为阳伯极。

    探明唐军换防消息后,河内鲸怀着忐忑的内心带着一份薄礼去拜见新任守将阳伯极。

    对于倭国使臣河内鲸所谓何来,阳伯极心知肚明,不客气的收下河内鲸送的薄礼,兴致高昂的与其侃大山,从长安城外的胡姬酒肆一直聊到对马岛女人是如何令人倒胃口。

    闲扯了半天,河内鲸算是等不及了,迫切的寻问:“燕王殿下是否以将《对马租赁协议》中答应付给下国的千金租赁金运来?”

    《对马租赁协议》的内容先前只有安东都护府上层官员知晓,自阳伯极担任金田守将后,要处理与倭国的关系,自是知晓了其中内容。

    想起协议中殿下许诺的千金年租,倭国上下还如此大费周章的来索要,阳伯极就想哈哈大笑一通。

    千金对于大唐一户普通家庭来说,还算一笔不小的财产,但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千金未免少的可怜了。在两京,一千金甚至不够一豪富人家的一顿饭钱,真不知倭国是穷到了何种地步,才如此热心于这千金租金。

    “运来了,运来了!”阳伯极强憋着笑意回复道,吩咐属下将钱抬来。

    河内鲸不明阳伯极脸色为何如此古怪,带着疑问望眼欲穿的盯着门口,自己盼了几个月的钱终于要到手了。

    只见四名士卒抬着两大麻袋,步履沉重的走进殿中,堆放在河内鲸面前。

    阳伯极笑意昂然的挥手请道:“倭使请过目,诺怀疑钱不足斤两,俺这还准备了一杆大秤。”

    “都尉说笑了,上国乃礼仪之邦,岂会干这种偷斤少量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

    河内鲸嘴上虽说着不在意,眼神却在大称与两左麻袋钱之间来回审视,大有唐人不在,就操起大秤赶紧称下足不足千斤。

    命随从去解开麻袋验验钱,但当随从将麻袋打开一瞧都傻了眼,回头苦拉着个脸看向大使河内鲸。

    河内鲸一瞧不对劲,如受惊的兔子从坐踏上跳起来,推开随从往麻袋里瞧,倒吸一口凉气。里面竟全都是黄色的铜钱,诺非圆形方孔的铜钱中间印着开元通宝四个大字,不辩金与黄铜的人就将铜钱当作黄金喜滋滋的拉走了。

    气血加交的河内鲸奋而将一麻袋的钱倒在地上,果然,全都是铜钱,没有一钱黄金。

    觉得被羞辱了的河内鲸气冲冲的质问阳伯极:“将军,这是何意?”

    “河内鲸大使,难道这千金有何差错?那可是特地为尔等准备了一杆大秤,验验是否足斤。”阿伯极一脸无辜的回复道。

    河内鲸恨恨的从怀中掏出与燕王签订的《对马租赁协议》,翻到租金一栏,指着上面的白字黑字震掷有声的说道:“当初燕王殿下许诺的可是千金,这上面可是有大唐皇帝陛下盖的玉玺,怎会是两麻袋铜钱?”

    “就两麻袋铜钱,不然你以为是何物?”河内鲸质问的语气引阳伯极心中不快,大声嚷嚷道:“你手中的《对马租赁协议》都拿出来了,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年租金千金。这两麻袋铜钱可是俺前来任职时,奉命从安东都护府府库中提取的。为保证足斤两,以防那帮小吏乘机贪墨一笔,俺可是弄了杆大秤称过。不信?你们几个再给河内鲸大使称下,到底有没有千斤。”

    “喏。”

    几个士兵手脚麻利的将散落在地的铜钱重新装入麻袋,一袋袋称过后,加起来还超过了千斤。

    河内鲸脸色阴晴不定,阳伯极认为河内鲸诬陷他贪墨都护府给倭国的租金而生了一肚子气,语气极为不友善的讽刺道:“看到了吧,这还都超过一斤多了,本将可没少你倭国的血汗钱。”

    血汗钱听在河内鲸耳朵里,气的差一点晕倒,颤抖着双手指着《对马租赁协议》上的千金两字,问道:“此千金难道不是一千斤黄金吗?”

    “啥?”阳伯极张大了嘴巴惊呼道:“连块可耕田地都没有的一座破岛你倭国还想要一千斤黄金的租金?他娘的就一千斤重的铜钱在俺看来,你倭国都占便宜了。”

    阳伯极不屑加鄙视的嘲讽道,河内鲸的内心扑通扑通直跳,双眼一黑晕倒了。

    “哎,可别死在俺这啊,死在俺殿中引起两国外交风波,叫俺咋向殿下交待?”

    ……

    带着期盼而来的倭国使团,人人满脸颓丧的抬着两大麻袋铜钱和昏迷不醒的正使河内鲸乘上船返回倭国。

    路途中海船的颠簸摇醒了河内鲸,托着身心俱疲的身躯坐了起来。

    服侍在侧的随从见正使醒了,高兴的朝船外叫喊起来,闻讯的副使等人快步进入船舱,苦着一张脸寻问回国后该如何向大王交待。

    当初,唐国燕王拿出《对马租赁协议》给他们过目,他们几个可都是仔细看过没问题才同意签的,没想到在唐国,千金与千斤黄金是两个概念。大王诺追纠起责任来,他们一干人等都跑不掉。

    望着就在身旁的两大麻袋铜钱,河内鲸狠狠的自抽了两嘴巴子,可着实吓坏了众人。

    “还能有什么交待?我等在唐国也待了数年,竟不知千金与千斤黄金的区别,实乃不学无术,纠由自取。”

    众人低下了头,一切都以不可挽回。

    回到倭国京都后,河内鲸一行带回两大麻袋铜钱的对马岛年租,在倭国朝廷内为人笑掉了大牙。不少人在背后讥讽河内鲸,这就是当初他带着《对马租赁协议》回国后,自誉用偏僻的对马岛为倭国每年换来两成的税赋?

    得到禀报的倭王中大兄皇子当众踢了书案,剥夺了河内鲸在内的全使团所有人的职位,发配佐渡岛为奴。

    鉴于《对马租赁协议》先前早以得到两国认可,唐国实力又不是小小倭国可以挑战的,中大兄皇子只得咽下这口气,加快国内的大化革新,早日实现富国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