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70章 上书谏言
    咸亨元年,薛仁贵在大非川战败,致使大唐助吐谷浑王诺曷钵率部返回故地复国的计划成为泡影。

    朝廷只得重新将吐谷浑王诺曷钵部重新迁回鄯州浩亶水(今青海大通河)之南。然鄯州地狭,邻近吐蕃,吐谷浑畏惧吐蕃来扰,不安其居。因此,吐谷浑王诺曷钵遣使入长安请求内迁居住。

    吐谷浑王诺曷钵部是大唐藩属,贞观十四年尚宗室女弘化公主,历来恭顺有加。在李治看来,其部民是大唐的百姓,也是自己的子民,就其请求内迁避祸并无不妥,欣然应允。

    李治着令政事堂诸位相公寻一地广人稀、远离吐蕃、水草丰美之地用来安置吐谷浑王诺曷钵部。

    政事堂遍查河西、陇右、关内三道,最终选定关内道西北,灵州境内鸣沙县南拥有的广袤地域符合陛下提出安置吐谷浑王诺曷钵部的自然条件。

    李治对政事堂的回复很满意,决定徙吐谷浑于此,以其部置安乐州,意为既安且乐。

    当朝廷将吐谷浑王诺曷钵部安置于关内道灵州境内的消息传到平壤时,李煜吃惊之余翻出关内道地图一看,安乐州以经深入长城内一百多里,距长安六百多里,以经算是逼近京师了。

    灵州历来是关内道抵御西北胡人南侵的门户,战国时秦在此开始筑长城。父皇和朝中诸公竟将吐谷浑安置于此,仍由吐谷浑王族聚部统领而非分散安置,当代表现虽恭顺有加,那下一代呢?下下代呢?五胡乱华不就因此而起的吗?

    五胡乱华的前鉴才过去三百五十多年,每读及当时记载的累累史料,五胡的凶残嗜血,字字令李煜心中发凉。

    今日的吐谷浑,不正是三百多年前荼毒中原大地,五胡的最后胜利者鲜卑人的分支吗?

    呵呵!父皇和朝中诸公被眼前的大唐盛世蒙蔽了双眼,失去了应有的警惕心,以致华夷大防观念薄弱,忘却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教训。

    “哎,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耐何世间多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糊涂辈。”

    李煜望着窗前的桥流水长叹一声,纵观前世的唐代历史,诺非大唐自立国伊始至亡国,期间贤臣、良将辈出,精兵悍将不绝。

    哪怕导致大唐中途差一点亡国的安史之乱、二帝四王之乱,皆有贤臣匡扶中央,良将讨伐四方,从而震住了国内的叛乱,更用每战斩杀夷狄数以万计的战功,狠狠的教训了企图乘大唐内乱之际祸乱中华的四夷。否则大唐很可能就酿成第二个永嘉之乱,紧随而来的五胡乱华了。

    李煜虽不知道父皇将吐谷浑王诺曷钵部安置于灵州境后来是否叛乱,但可记得前世看的唐宋史书。上面可是清楚的记述了吐蕃北扩,尽占吐谷浑、党项人故地。不堪吐蕃奴役的吐谷浑、党项人内附于大唐,除一部分安置于河西诸州外,大部分陆续安置在关内道以北地区的灵、丰、盐、夏、胜诸州,即广袤的鄂尔多斯高原游牧。

    自安史之乱后,安置于关内道北部的吐谷浑、党项人时有叛乱发生,平时也屡屡侵袭邻近汉人村庄,致使沿边各州县汉人大量逃亡于内地。由此,吐谷浑、党项人逐渐在鄂尔多斯高原周边各州县占据了主导地位,由其是党项人的势力发展最为迅速。到唐后期,丰、盐、夏、绥、银、宥州尽为党项人首领所控制。为宋时西夏的崛起奠定了地盘、人口、物质基础。

    可以,唐迁内附的吐谷浑、党项人于关内道,虽未在唐代酿成大患,却在唐亡后成为西北的一颗毒瘤,对华夏的历史进程造成极其深重的灾难影响,朔方、河西不为汉有长达四百多年。

    馨儿端着李煜爱吃的糕点进入书房,见李煜站在窗前满目愁容,心中有些疑惑,‘发生了何事竟让郞君如此忧愁?’

    恰巧,馨儿一眼就看到了书案上朝廷徙吐谷浑王诺曷钵部于灵州鸣沙县南,以其部置安乐州的邸报,报上还有郞君愤而提笔在上面写的评语。

    看过郞君在邸报上的评语后,馨儿晃然,倒上一杯刚泡好的清茶端到李煜面前递上,柔声细语的劝道:“郞君,陛下和朝中诸公以经做出决策,此时发愁也余事无补。何不放宽了心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做出老一辈所不能及的伟业来?也许,上一辈不经意给子孙留下的遗祸,郞君将来可在祸患未成势前将其铲除。”

    抿了一口清香的茶水,舒畅李煜愁绪的内心,由衷赞赏论泡茶火候的掌握还属馨儿最善。

    面对馨儿的劝慰,李煜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道:“未来之事何人可料?朝廷的决策,纵当于事无补也要做一番努力试试。”

    有一个权欲极强又寿命长久的娘亲,留在大唐谈何有大作为?

    知晓历史走向的李煜对馨儿的乐观期待,心中满是惆怅。

    以自己现在展现出来的才华,八年后诺是还待在大唐,岂有我李煜的容身之地?

    李煜无论前世还是当世,都并不善于钩心斗角、权谋之术。

    面对的可是权术有道、谋略异于常人,又在宫斗、朝中政治斗争中屡屡胜出的娘亲。

    期间武后摸爬滚打,最终权侵朝野。当时的李煜做为一个在外人眼里懵懂无知的孩童可是静静的亲眼见证了娘亲那一条铺满政敌、仇敌的血腥之路是如何铺就的。

    诺穿越者就一定能干的过古人?

    人类的总体智商早在猿人于五六千年前最终进化成人时就基本奠定了。在智商方面,现代人面对古人并无优势,有的不过是多了几百上千年的见识罢了,但这与是否善于权谋并无太大关系。

    ……

    饮罢馨儿的茶,李煜回到书案前坐下,拿出一份空白的奏书,就朝廷最近徙吐谷浑王诺曷钵部于灵州境内,上奏自己的谏议。

    提出将吐谷浑安置于灵州,将来对子孙后代的危害,建议将吐谷浑徙往庭州以西的黄草泊一带安置,借以御吐谷浑制天山以北的西突厥余众。

    当李煜的奏书送至李治案前时,看罢后的李治虽觉得书中谏言有可取之处,但通篇不过是四郞少年心性不成熟的言论,无国并无益处。

    须知安置好吐谷浑王诺曷钵部,就如千金买马骨一样,吸引更多不堪受吐蕃奴役的吐谷浑、党项诸羌来投,借以消弱吐蕃在吐谷浑故地可征用的人力、物力,减轻河西、陇右各边的压力。

    李煜的肺腑之言最终被李治视为杞人忧天之谈,弃之高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