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69章 武后的揣测
    洛阳合璧宫清心殿内,批阅完奏书的武后身心有些疲惫,端起一杯四郞进献的青茶水仙泡成漂着清香味的茶水,一饮而尽,褶皱的眉宇间渐渐放松,疲劳的心神也得到了缓解。

    月儿迈着碎步轻盈的走进殿中,虽以经是二十七八的人儿,但一张俏容仍与十八岁少女无异,随其进殿的还有由四名宦官抬着一个用蜀锦遮盖足有一人高的大柜子。

    “殿下,燕王殿下进献一台衣柜穿衣镜,其余大镜子各十面,请殿下过目。”

    看着尽心服侍自己多年的月儿一张无忧无愁的笑容,武后心中舒畅之余略显惊呀道:“衣柜穿衣镜?难道这是四郞的工坊搞出的新玩意?”

    “殿下,这还真是。”月儿笑着回道:“燕王殿下还托人送信告诉奴婢,因其千里远行,不能随太子、沛王殿下在京侍奉殿下。在玻璃坊制出玻璃镜后,燕王殿下特地嘱咐玻璃坊为殿下特制这台衣柜穿衣镜,以尽儿子的一片孝心。”

    “孝心是假,讨吾这做娘的欢心才是真的吧!”

    “殿下,燕王殿下进献衣柜穿衣镜,无论是孝心、欢心,都是其做儿子的一片心意。”

    武后笑看着月儿,道:“这么多年来,吾算看出来了,你这丫头到处处替四郞好话。吾看哪,这孩子跟你比跟吾这个娘还亲。”

    “殿下笑了,某只是殿下身边的奴婢,得幸看着燕王殿下长大,相互熟识罢了。”

    “罢了,罢了,看看四郞献得这台衣柜穿衣镜有何妙处?”

    “喏。”

    月儿令宦官将衣柜穿衣镜抬进些,扯下盖在上面的蜀锦,露出了真容。

    只见一台由楠木打造,高六尺、长九尺的暗红色木柜暴露在空气中散发着淡淡幽香。

    在柜子的中间处则是一面与柜等高,长三尺,照映着对面景物的镜子,镜中人、物清晰无比,哪怕远隔十步的人头上漂着的一根头发丝都能在镜中看清。

    清心殿内的众宫女、宦官心中惊呼一声,瞬间被这面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镜子吸住了心神,诺非皇后在此,估计都争相恐后的跑上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真容。

    玻璃镜照映的几个宫女宦官震惊的睁大了双眼,死死盯着镜中的自己,这、这竟是自己此生的容貌?为何如此清晰?

    武后为玻璃镜所照景像的清晰度震的一时不出话来,反映过来后迅速从榻上站起身,大步走到镜前,挥退玻璃镜前的其他宦官宫女。

    几个宫女宦官恋恋不舍的移开脚步,避免出现在玻璃镜中打饶了皇后殿下照镜子。

    武后颤抖着右手触上玻璃镜中自己的容颜,冰凉光滑的触感传递到脑海中。

    自己的一瞥一笑尽在镜中展现无疑,毫无差池,哪怕双膜中因长久看奏书劳累所至出现的血丝都能在镜中看的一清二楚。

    以往宫中所用的铜镜比之眼前的玻璃镜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武后看着镜中的自己震惊之余欣然直笑。

    论四郞历年来以尽孝之名所献的珍宝,无疑今日进献的玻璃镜最令自己满意。

    武后虽以年至四十八,但每日精心调养,肌肤仍如少女般滑嫩,迷惑众生的容颜未见苍老之像,虽然在眉宇间偶尔露出一两条讨厌的鱼尾纹。

    静静的看着镜中的自己,武后不由想起了三十四年前,十四岁豆蔻年华的自己被选进宫时的情景。

    转眼间以经是三十四年过去了,曾经因父亲过逝,姐妹娘亲四人为家中两个异母兄长所欺的少女怀着筹措满志踏入宫中,如今成为权倾天下的二圣。

    生育七个子女,除了早些年那位幼女夭折外,六个子女皆是人中龙凤。

    只是第四子煜儿虽讨做娘的所喜,但武后扪心自问,越来越看不透四郞的心思,其现今所做所为具体为何?

    诺四郞据有安东,招纳人杰屯兵积粮,必有谋反之举。可实际是四郞不断往海外蛮荒用兵,甚至为了吸引大唐百姓主动前往海外,除了未直接绑人外,什么招数都敢使。

    近两年来,四郞派人前往海外发现攻占的岛屿放在以往,中土是闻所未闻,放在时人眼中也是偏僻蛮荒之地,无人愿放弃中土的繁华富地而前往海外。但四郞就是与众不同,其他人毫不关心海外,他却热心异常,费尽财力、物力、人力,只为了发现、占的更多的海外岛屿,然后就是移民开拓建州设县。

    诺意图谋反,必然要屯积兵源粮响,可实际从安东的密报来看。四郞组建的六万余卫、军,除了驻扎在鸭绿水以南防备新罗的军队未有调动外,驻扎在辽东各州的部队却在不断的往外调,不是跨海出征海外就是北征黑水靺鞨,以致辽东开始出现兵力空缺的现像。粮响更是要精打细数才足一年之用,要是安东的春耕没做好,来年还有断粮危机。

    以往朝中攻奸四郞图谋不轨的朝臣现在也没什么话可了,大家都在静静的看着四郞具体要干嘛?

    ……

    除了这面可将人完整照映出来的玻璃镜外,安装穿衣镜的这台柜子也是精致华丽异常。

    不做柜子的木料用的是金丝楠木(柜子表面漆上暗红色,给人一种端庄大气),光是柜上雕刻出的各种祥凤展翅就颇得武后喜爱。

    武后收回心思围着衣柜穿衣镜转了两圈,细细打量,突然想起了什么,向月儿寻问道:“四郞回安东后,这段时间在做些什么?”

    “回殿下,具密探回报:其一,燕王殿下的得力助手崔玄从棠溪冶铁城招的千余兵器匠师带回位于辽东的铸铁城打制兵器铠甲。其二,湄沱湖都督府都督王虎率军攻伐黑水靺鞨兵败,燕王殿下遣程伯献率凤凰卫驰援,三战三捷,大败黑水靺鞨。尽取黑水、越喜、思慕、郡利四部之地,置黑水都督府,以程伯献为都督,调团结兵中的镇虏军及家眷移驻开垦。”

    “看样子,四郞开疆拓土的心愿还是很强烈。”武后轻轻一笑。

    “燕王殿下年轻气盛,又以汉之霍去病为偶像,所做之事,以奴婢看也在情理之中。”

    “也许吧?”

    武后回了个模棱两可,令月儿有些迷惑。

    注视着镜中自己,武后笑了,吩咐道:“就把这台衣柜穿衣镜摆放在寝宫吧!”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