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68章 这是何方?
    比起一路进展不错的南洋探险队,负责探查玄菟海北部地域的玄菟海探险队一路就坎坷得多。

    玄菟海探险队每到一陌生地域,几乎都要与当地的土著发生冲突,要么将对方杀的落慌而逃,要么自己赶紧带着人离开。

    身为探险队总管的胡安君与副总管的陆元庆都感觉很奇怪,前年秋第一次率领探险队过朝鲜海峡时遭遇新罗水师追杀,侥幸从对马岛中部的峡湾逃脱。两次出航,除了在倭国海岸靠岸未与谦卑的倭人发生冲突外,在北海道、库页岛均与当地土著因各种原因发生龌蹉。

    这不,历经千幸万苦到达了流鬼国,还未拜访其国王。登岸不过三天就因流鬼人偷了探险队一把斧子发生冲突,士卒恼恨下失手将偷东西的流鬼人给刺死了。

    死了一个流鬼人,周围的流**寨立马变了脸,三天内纠集了一千多号人来围攻探险队的营寨。

    胡安君本就燕王府下两大卫队帐内府出身,虽是担任文职‘史’,可也是上过战场担任文职的正儿八经军人身份,岂会惧这帮不通王化、偷J摸狗的流鬼人?

    除由副总管陆元庆率一百人留守停泊在海湾的船队外,胡安君亲自带着五百士卒在岸上刚筑的营寨外与前来的流鬼人干了一仗。

    流鬼人数虽多,可打起仗来毫无章法可言,其酋长一发号,流鬼人争相恐后的朝列阵而战的探险队冲来。

    身着裘皮,用骨石为镞的箭矢、G棒为兵器的流鬼人,面对临危而不乱的探险队战阵,人人铁甲钢刀、锋锐箭矢。仅仅一个交锋,探险队无一人伤亡就阵斩流鬼两百余人。

    被探险队优势装备阵法震慑住的流鬼人一时不敢上前,其酋长连吼带嚎的鼓噪族人再次发起攻击。

    还剩千人的流鬼人蜂拥而来,探险队士卒手持长枪横刀奋勇拼杀,维持着阵形不被流鬼人冲乱。

    流鬼人第二波舍生忘死的冲锋最终为探险队所抵住,被探险队斩杀数百人后士气大跌。

    见此,胡安君大喜,大吼一声,“破敌正在此时。”挥着手中的横刀身先士卒冲出阵列,连斩两名措手不及的流鬼人。

    得令的探险队士卒争相恐后的散开反冲杀周围的流鬼人,死伤数百,士气低迷的流鬼人被瞬间打懵了,一个个不由自主的后退。

    见局势不妙,流鬼人中聪明的立马撒腿就逃,脑袋不灵光反应慢了一拍就被冲到身前的探险队士卒一岛结果了。

    流鬼人冲来时气势汹汹,败逃时一哄而散。胡安君率领着部下们杀红了眼,对逃窜的流鬼人穷追不舍,一直撵进了流鬼人的村寨。

    一番撕杀下,接连血洗了流鬼人九个村寨,除留下五十名长的还算看得顺眼的年轻菇凉供士卒消遣外,其余尽屠之。

    攻破九个村寨,战利品甚为丰厚,光是貂皮就缴获了三百多张,棕熊皮有百张,虎皮五十五张,还有银狐、狸、獭,当地各种鹿、羊皮八百多张。

    鹿茸按从鹿头上取的角来算足有五百多根,流鬼人养的驯鹿三千多头。

    更令人兴奋的是,胡安君在清算战利品时发现了一种红棕色奶油状,闻起来给人一种愉快香气的香料,虽然香气中还带有一股淡淡的腥臭味,但这无法掩盖它的香料本质。

    寻问留下来的流鬼女人这是何物?对方告诉胡安君这是从河狸的Y囊里提取出来的一种红棕色奶油状分泌物,他们叫它河狸香,男女人使用有助情的效果。

    听闻这玩意有助情的功效,探险队士卒中几个家伙嘿嘿一笑,当晚就弄了点河狸香来用。第二天其他人寻问有没有效时,几人一脸满足的告诉他们这玩意还真有用,足足干了流鬼女人三刻才结束(南朝梁将昼夜十二时辰细为九十六刻)。

    大家伙一听乐了,纷纷从成堆的战利品中寻红棕色的河狸香,诺不是胡安君赶紧收藏起大概一斤左右的河狸香,带回去献给燕王殿下,估计就被这群下流货给糟蹋光了。

    河狸香被誉为四大香料之一,是价位最低的天然香料,用途也没有麝香和灵猫香之大,仅逊于灵猫香。

    后世调香师在调配花香、檀香、东方香、素心兰、馥奇、皮革香型香精时乐于使用它,因为海狸香可以增加香精的“鲜“香气,也带入些“动情感“。

    九世纪时阿拉伯人最先使用,李煜所处的这个时代,由于玄菟海探险队的意外发现,自然就成了唐人率先用了。

    对于流鬼人所谓的助情功效大多为心理作用,但经探险队士卒回去一传,河狸香这一新发现的香料的助情功效就深入人心,以致身价倍增,直到多年后经名医验证才破了这个传闻。

    战利品中还缴获了流鬼人在冬季使用的众多雪橇,还有几百条长的像狼,毛色黑白灰相间,长相比狼好看多了的雪橇狗。

    雪橇犬中除了几十条性格暴力,对探险队充满恶感的狗被杀了吃狗R外,其它两百多条狗则温顺多了,甚至可以说极端胆小。

    因雪橇犬漂亮的毛色和活跃的性格,比之大唐的各种犬好了太多,颇得探险队的喜爱。

    胡安君特地从小狗中选五条长相性格不错的雪橇犬带上,准备回去献给殿下和其身边得宠的四名侍女。

    一场意外引发的冲突令探险队抢到丰厚到令人咂舌的战利品,估算价值十万贯以上。按燕王的法令,探险队在海外获得的财物皆属于探险队自己的。

    看着堆积满仓的财货,玄菟海探险队上下一个个眼冒金星。

    瞧流鬼人的战斗力弱到爆,连一把铁器都没有,石骨箭矢根本S不穿他们身上穿戴的铠甲。

    三个校尉在部下的怂恿下向胡安君建议寻找流鬼人的村落,为将士们搞来更多的财物,回到大唐后就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而不用再千里迢迢跑到海外来冒险。

    胡安君与陆元庆几个探险队主事们商议觉得可行,由陆元庆率两百人继续留守海湾。胡安君带着其余人马从后世堪察加半岛的阿瓦查湾沿着西北向的山谷深入流鬼国内陆,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也不足以形容这群被财利迷住心神的士卒。

    短短三个月,胡安君一行将堪察加半岛中央山脉以东,从南部阿瓦查湾向北至后世俄罗斯乌斯季堪察茨克之间的广大区域祸害了个遍,缴获的财物把三艘船装的满满的。

    玄菟海探险队这时上至总管下至士卒都无心继续北上了,载着满船仓的财物调转船头返航。

    ……

    在迷雾中走散了的南洋探险队枪鱼号,因船上负责持有罗盘指示方向的人在大雾未散时意外坠海不知所踪。老天又Y雨七八天,晚上不见太阳,夜晚不见星星。以致船上剩下的一百九十九号人竟无法判定正确的方位,船长罗士信只得凭以往的航海经验一条道走到黑,却不知他正在朝正南航去。

    到第九天太阳出来时,充斥着恐慌情绪的枪鱼号船员们通过辨别太阳方位发现他们正在朝南航,船头的前方出现了连绵不断的海岸线。

    当罗士信指挥船只穿过一个广阔的海湾,率众登上陆地补给食水时惊呀的发现,此地动植物竟不在他们的认知范围内。

    百多号人就这么呆滞的站在取水的河边,与好奇跑过来的袋鼠大眼瞪小眼。

    半天才有人哆哆嗦嗦的吐出了一句:“这是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