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67章 海上迷雾
    果如王海崇所料,离开苏门答刺国沿金岛海岸线朝东南方向航去,经过的那孤儿、黎代两小国不仅穷且没有港口,其酋长连大唐都没听说过。

    王海崇极其扫兴的拔腿就走,至于酋长送的一条刚打的蟒蛇,于鸿强忍着恶心拒绝了,三步并一步的跑回了船上。

    张钦没有下船,故没有遭遇这份尴尬,瞧王海崇、于鸿带着人失望而归就知道没落了好,笑呵呵的安慰了两人一番,下令船队朝哑鲁国进发。

    哑鲁国是金岛群强环视的小国,时有被邻国灭国之危,对于张钦等人冒充的唐使倒是礼遇有加,厚礼相送。自然像罗越国王一样递交了一份国书,请求张钦回到大唐后呈交唐皇寻求庇护。

    南洋番国的国书嘛,张钦是不可能呈交陛下的,交给燕王殿下还差不多。至于殿下兴兵南下时,对尔等庇护还是乘机兼并,吾就爱莫能助了!

    探险队离开哑鲁国,下一站自是金岛双强之一,曾经的南洋霸主,近些年开始没落的末罗游国。

    末罗游可是南洋诸国中不多的在贞观年间遣使到长安朝贡的国家之一。

    张钦等人冒充使节请求拜访末罗游国王时,差一点穿帮,幸好靠王海崇这张嘴给圆过去了。

    谎是圆过去了,不用担心大伙的小命被末罗游国王给砍了。不过末罗游君臣始终带着怀疑的态度对待张钦这伙假冒的唐使,态度不怎友善,安排的吃食住宿也就比末罗游平民好点。

    让准备在末罗游好好享受一番的王海崇生了几天的闷气,心底里是把末罗游君臣给记上了。恨恨道:“敢给道爷白眼?将来让尔等番人明白道爷的利害。”

    王海崇从小跟着无良师傅在底层混的主,对于不给他们好过的主从来都是要还回去的。

    数年后,从天竺取经返回大唐时路过末罗游的名僧义净,亲眼目睹了发生在末罗游的大屠杀。百般求情下都未能使下令者收回成命,只得怀着悲痛的心情在游记中记下发生在南洋佛国末罗游的一幕。回到中土后掀起了新一轮佛道相争,成功将两个皇帝卷了进来,各扶持一教打击另一教。

    离开末罗游后,对于前往室利佛逝是否继续冒充朝廷朝节,张钦担忧不已,须知室利佛逝在咸亨元年可是派过使节前往长安朝贡过,诺是再行冒充被认出可咋办?

    王海崇自信满满的表示:“总管毋须担心,贫道有办法。”

    张钦只是江南道的海商出身,长安都没去过,对朝中之事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故在末罗游差点穿帮。于鸿虽在燕王府任职五六年,还是燕王亲信,可一个舞刀弄枪的大老粗就更没指望了。

    可王海崇是何人?小时跟着无良师傅走南闯北,连各地藩王的王宫都闯过,当然也没少骗。跟着师傅投入燕王麾下,为了更好的忽悠朝中大员,可没少跟着师傅了解朝中情况。

    吸取先前的教训,这回由王海崇来扮正使,张钦、于鸿扮副使,并向两人普及了下朝中情况,免得二人被一问三不知。离开末罗游时,还特地从华商那花高价买来几匹与朝廷做官服的布相差无几的精美丝绸,亲自裁剪成一套正五品官服和两套正六品官服,其余扮随从的人自是不需要官服的。

    看见王海崇裁剪衣服,张钦、于鸿一干人惊掉了一地下巴。

    幸好唐朝的官服不像明朝时期在衣服上秀上复杂的图案,只以颜色区别官阶。不然王海崇还真没法靠一手以前学的裁剪手法、几匹布弄出一套山寨官服来。至于官帽,实际上平民和官员戴的都差不多,根本没有标识,把自己的帽子翻出来戴上就行了。

    换下道袍穿上自制山寨版官服,再在嘴边粘上一串假胡须的王海崇在于鸿、张钦等人面前走了一圈,一嘴的官腔和显露出来的官威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都夸王海崇不当官去当道士实在太可惜了。

    王海崇、张钦、于鸿三人一身威严的大唐官服出现在室利佛逝国都巨港码头上,身后是三十名虎背熊腰,身穿甲胄、腰配横刀目不斜视的武士。

    王海崇一行人昂首挺胸气宇轩昂,虎蟒之气逼的码头上众人自觉的为他们让开了道路。

    大唐竟遣使来室利佛逝,在场的华商兴奋了,奔走相告。商议寻机会得拜访下朝廷使节,让他们向室利佛逝国王建议降低他们的通行税和港口税。

    港口的室利佛逝人、天竺人、真腊人一脸茫然的看着从身旁边经过的王海崇一行,叽里呱啦的谈论起这些人是谁啊,派头挺大的。

    港口的室利佛逝官员硬着头皮上前寻问,王海崇将一封文书递给他,道明来意,随行的翻译立马翻成室利佛逝语。

    原来是大唐使节前来,官员随手拉过身后一名随从吩咐其速去禀报国王,然后恭敬有加的引领王海崇一行前往王宫。

    经过王海崇此番经心包装,室利佛逝君臣虽奇怪唐国怎会突然派使前来,也没怀疑起前眼这伙唐使是假冒的。

    奉为上宾,美酒佳肴、靓丽侍女,只要唐使有所需,通通满足。

    令不久前在末罗游吃了憋的王海崇一行人舒畅一了把。

    出使过唐国的室利佛逝官员还饶有兴致的用华语与王海崇聊了起来,一番交谈后,对王海崇的敬仰之情溢于言表。

    “室利佛逝国王倒是挺大方的嘛。”

    王海崇算着眼前收到的赠礼双眼发光嘿嘿直笑,光是黄金就有两百两,白银五百两,南洋特产一大堆。

    另有珍宝五十件、南洋珍珠两榭,但这是室利佛逝王在曾出使过唐国的大臣建议下送给燕王和皇后的。

    离开室利佛逝的探险队陆续拜访了控制巽达海峡的多罗摩,爪洼岛上的马打蓝王国和诃陵国。在三国各获得一批不算多也不算少的赠礼后,探险队继续向东航去,只是沿途经过十数座大小岛屿也没遇到一个番国,都是一群茹毛饮血的野人。再往东,岛上的居民都是黑皮肤,长相极其丑陋,身材矮小的野人。

    探险队中逐渐出现了一种恐慌情绪,张钦也紧急召开会议表示不能再往东了,过了爪洼岛继续向东航行的十几日来,所经过的海域从未听闻过,继续前行将不知到达何地。

    身为探险队副总管的于鸿表示没意见,这十几日来心都发毛了,王海崇除有点遗憾外也同意,毕竟继续向东朝陌生海域航去有可能就回不了大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