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66章 一路行骗
    王海崇忽悠罗越国为殿下在蒲罗中筑城、造港,得给予技术指导。免得以罗越国人的筑造技术弄出来的城池防御力、港口条件不符合唐军要求。

    为此王海崇带着探险队中由他率领的测绘组帮助罗越国在蒲罗中选址、筑城方面进行技术指导。

    张钦、于鸿等人完全成了旁观者,住在罗越王提供的宫殿内,享受着美食和罗越女人的贴心服侍,就等王海崇指导完后离开。

    王海崇带着测绘组勘探了整个蒲罗中,此岛是一座方圆二十二余里面积不小的岛屿。岛的中央是起伏的丘陵,覆盖着茂密的热带雨林,从丘陵发源出的众多小河呈散射状流向四方汇入大海。此外,岛上还有四五个淡水湖,在岛上驻守大军完全不用担心淡水的问题。

    考虑到殿下麾下的蛟龙海航所拥有的海船大多为上百吨级的大船,还有上千吨的巨舰。王海崇便选定了蒲罗中西南,东西向长达十二里的海湾,此海湾南面跨海两里外有一座东西长达十四里的小岛阻挡海上风浪对内侧海湾的侵袭,形成一座天然的良港。将此地建设成港口,优越条件必将超越都里镇港口。

    城池则选在了海湾东北方向四里外的一条流量不小的河流西岸,王海崇将此城规划为占地方圆二里的城池。

    因为没有水泥,用石头筑城以罗越国的财力、物力、人力要将港口和城池筑起来不知何年何月,王海崇便教罗越国百姓用夯土版筑技术筑城。

    夯土版筑技术要用到墙筛、夯杵、圆木横担、大拍板、小拍板、绳线,鲁班尺、短木尺、三角尺、水准尺,铁锤、榔锄头、铁铲、丁字镐,以及泥刀、竹刮刀、锄头、木铲、簸箕若干。

    虽然要用到的工具有十九种,但这些工具的制作和使用技术极为简单,以罗越国的工匠水准和能力,在王海崇指导下打制、使用完全没有问题。

    制作好工具,造夯土墙就需取土过筛后放入大锅中煮一遍,杀死土中的虫蚁植物根径种子,就可以进行夯土版筑了。

    经过王海崇十日的辛劳、示范,筑起一丈长的夯土城墙,教会了一批罗越国工匠,无需自己继续指导,按照留下的筑城、港口建设的图纸就可完成皆下来的工作。

    在罗越国王宫中好吃好喝等待多日的张钦、于鸿等人见王海崇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终于松了口气,探险队可以出发了。

    在罗越国休息了十多日的探险队辞别热情过头的罗越国君臣,收下厚礼扬帆起航,沿黄金半岛的西海岸航行,探访沿岸各国。

    探险队先后拜访了沿途的刚迦、羯荼、吉打、佛隆诸王国,越过当地人称的普吉岛,沿海岸线转向北航行。航行三天后到达瓜巴王国的港口,俱闻该港以经是黄金半岛西海岸最北端的港口了,再向北就是人烟稀少,充斥着野蛮人的莽荒地域。

    张钦与于鸿、王海崇商议后,决定不再向北航行,调转船头朝南航向金岛。

    素闻金岛以盛产黄金著称,尚未到达的于鸿、王海崇等人经以盼着到达金岛,以大唐使节的身份拜访岛上诸国,将会从各国国王那收到多少赠送的黄金。

    自从王海崇提出冒充朝廷派往南洋诸国的使节,从婆利国、罗越国那获利颇丰后一发不可收拾。航行在黄金半岛西海岸时,每到一国必以大唐使节的身份拜访该国国王。

    这些番国国小民弱,根本不够格也没那能力遣使北上向大唐朝觐,其国君臣也就根本没见过世面,只是从前来本国港口贸易的唐国海商和去大唐朝觐过的室利佛逝、末罗游等南洋强国那听闻了北方唐国富饶强盛的消息,心中除了憧憬也只胜憧憬了。

    没想到唐使的会突然前来拜访?诸番国国王的表现与罗越国国王听闻时一样惊喜,以最高规格的礼节迎接,在探险队离别时赠予本国特产、黄金。还处在该国海域时,受到该国保护,免遭海盗袭扰。

    一路航来,以致探险队三艘船上,每艘船仓里都载有黄金百两,银三百两,芳香木、樟脑、熏香、黄熟香、头沉速、打白香、脑子、花锡、粗降真等南洋特产更是压了每艘船的三个仓位。

    按张钦估计,他们跑完金岛和爪洼岛后,没途所遇各国与黄金半岛诸番国一样热情的话,探险队恐将彻底变成装满南洋商货的商船队。

    以目前诸番国所赠送的黄金、特产运回大唐售卖后,均分给探险队士卒,每人至少可得百贯。

    ……

    探险队朝南足足航行了十日之久才看到金岛的海岸线,费了两日功夫才找到一座有数十艘商船在港的港口,其中有从泉州来的华商。

    从华商口中得知此地是处于金岛西北端的苏门答刺国,国力在南洋诸国中属于中等。

    了解足够多信息后,张钦等人故技重施,盛气凌人的出现在苏门答刺国港口税吏面前,摆明来意。

    苏门答刺国自是不敢轻慢上国来使,对张钦等探险队众人好吃好喝供着,临别时还向探险队赠送了一堆土特产。

    待船只离开苏门答刺国港口后,王海崇迫不及待的跑去估算这批礼物的价值,这几乎成了王海崇的惯例。

    见王海崇从船仓内爬了出来,于鸿笑问:“小道长,算清了没,苏门答刺国王赠送的礼物值多少贯钱?”

    “黄金就十八两,白银根本没有,其它的都是些什么熏香之类的,回去卖了加起来不超过八百贯。苏门答刺国王做为南洋中等强国,简直抠门到道爷都不能忍。”

    “小道长别贪心,好歹兄弟们每人能分一贯多。”于鸿哈哈笑道,遭来王海崇一顿白眼。

    “国小有求于大唐,自然对冒充朝廷使节的咱们礼遇有加、重礼相赠。像苏门答刺这样的中等强国没什么可求于大唐的,能送一点礼物表心意以是不错了,咱们何须多求?”

    张钦倒没多在意番国送的礼物多寡,诺不是冒充朝廷使节,探险队每到一国还得交通行税、港口税呢。

    “再说这一路东去,沿途还有那孤儿、黎代两小王国呢,也许咱们能从他们那收获一批厚礼也说不定。”

    王海崇撇撇嘴道:“吾都打听过了,那孤儿、黎代就两又小又穷的番国,估计都算不上国,只能算部落,能有什么礼可收?对了,连港口都没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