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65章 大忽悠
    果不其然,罗越国王听属下来报大唐使节来了,整个人都高兴的从王座上跳了起来,冲身旁的官员说道:“速速以本国最尊贵的礼仪将上国贵使迎入王宫。”还不望吩咐左右速准备最精美的吃食慰劳远道而来的唐使。

    罗越国仅是南洋名不见经传的小国,为求平安臣服于海峡南的强国室利佛逝,每年得交高昂的税金。

    令国王兴奋的是,本国如此弱小竟能得到上国大唐的注意,特遣来使臣拜访。速闻大唐以礼待四方诸国,对于向其称臣的属国不仅保护其不受他国欺凌,从不征纳贡税,还赐予锦绣长衫、官职厚礼。此次唐使前来,是不是可以借机向大唐称臣,寻求庇护,摆脱贪得无厌的室利佛逝控制呢?

    从王宫出发的罗越国卫队直接将从王宫通向港口的的街道清空,前来负责接待的官员舔着笑脸陪着张钦、于鸿等人走在专为他们清出来的街道上。

    罗越国的礼遇令张钦等人心中充满了身为大唐子民的自豪感。

    ‘瞧,只是冒充朝廷使节都能令南洋番国上至国王下至官吏尽显巴结讨好之能事。’

    罗越国王虽没有婆利国王富有,但用来招待张钦一众上国贵使的食材都是精挑细选的,平时连罗越国王本人都很少吃。

    虽然两国的口味烹饪手法各有不同,但对于在海上漂泊十天半个月都吃不上一口好饭的张钦、于鸿等人来说,也是难得的美味佳肴了。

    南洋诸国基本上是以稻米为主食,各类海鲜为菜。

    摆在张钦等人面前菜肴,光是以各种鱼类做的就有五道,贝类一道,还有一道不知是何动物肉做的烤肉,吃起来香舔可口美味绝伦。

    王海崇一时吃上瘾,几口就把自己那一份烤肉给吃光了,眼巴巴的看着于鸿桌上的那一份,诺不是顾忌在罗越国王宫,王海崇估计就开抢了。

    见唐使酒足饭饱后,罗越国王向张钦等人道出了自己心中所想,愿举国向大唐称臣,请求上国庇护,摆脱室利佛逝常年对其国民的敲骨吸髓。

    张钦等人本就是假冒的使臣,面对罗越国王的请求一时犯了难。

    王海崇睛珠子一转,想到这是一个立功的机会,开口向罗越国王说道:“我皇素闻罗越国备受周围强邻欺凌,心有不忍,特遣我等前来视察实情。如准如我皇所听闻贵国受尽四周强邻欺压而民生困苦,将指派吾大唐燕王殿下为南洋诸国安抚使,遣军下南洋安抚各方。使南洋诸国大不欺小,强不凌弱,各自安生共享天伦之乐。”

    “好好……大唐果不其然是一个礼仪之邦,圣皇陛下爱戴四方,他日小王定当前往长安朝觐圣皇。”

    罗越国王激动的手舞足蹈,连连向张钦、王海崇等人诚恳的表示罗越国上下对大唐的仰慕,对本国备受四周强邻的欺凌更是大倒苦水,热泪盈眶盼切王师南至。

    张钦、于鸿等人一脸呆滞的看着王海崇满嘴胡诌,罗越国君臣却如抓住了救星,高兴的无以复加。

    王海崇突然话锋一转,发愁道:“可我大唐燕王殿下仁义,遣军下南洋也不想惊扰了南洋百姓的生活,故想另寻一荒岛暂驻,也不知哪里合适?”

    罗越国一大臣急忙回应:“我国东南数里外有一大岛蒲罗中,岛屿四周可做港口的地方足有五六处,岛上百姓却不过百余人,完全可够贵国燕王殿下兵马驻扎而不会惊扰了百姓。”

    王海崇又难道:“我家燕王殿下爱惜士兵生命,怕士兵下南洋登岸后水土不服,加上南洋又瘴疠丛生可能导致士兵病疫者众,不能完成安抚南洋诸国的任务,定会先遣人南下来修善驻泊地。可大唐至罗越国不知几万里的大洋,这一来一回,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遣军来南洋安抚各方?还望国王耐心等待。”

    “不用劳烦上国燕王殿下遣人来修驻泊地了,唐军驻扎蒲罗中的城池、港口等设施小国一律承担。明日小王就遣人去蒲罗中清除草木,择一良湾修造港口,垒筑城池。至今年东北风刮起之时就能完成,上国殿下届时就可遣军乘风而来。”

    罗越国王拍着胸脯向王海崇保证道,只求唐军能速来拯救本国于危难之中。

    国王好意,王海崇岂有不答应之理,故做难为情道:“国王诚心对我大唐,待我回长安后定如实向陛下禀报,定不辜负贵国的诚意。”

    有了唐使这番话,罗越国君臣拍手称庆,脱离苦难的日子终有个头了。最迟明年,罗越国再也不用交大笔财税给室利佛逝这个强盗,可能留给自己享用。有了唐**队在家门口的庇护,可好好经营自家港口,届时四方海商汇来,通行税、港口税收来的财富必将堆满王国的府库享用不尽。

    罗越国处在黄金半岛最南端,扼控黄金水道进出口的要道上。国都就在后世的柔佛海峡北岸,与后世亚太第一大贸易港新加坡港不过十数里之隔,筑起的港口却没能发展成南洋一大贸易港。实是被金岛东南面的末罗游、室利佛逝,其国西北黄金半岛东西两岸的吉打、彭亨等强国压榨所至。

    上述诸国虽未处黄金水道的要地,却强硬的要求路过的商船必须往其国港口停靠交纳通行税、港口税。不听令的商船定会被早以埋伏在黄金水道各处的其国水军截杀。

    在多方挤压下,身处地理位置最优越的罗越国港口反而名不见经传,前来贸易、停泊的商船少之又少,国力自然也就孱弱不堪,备受强邻欺凌。

    反而离黄金水道七百多海里,根本不在商船来往的贸易航线上的室利佛逝国的巨港成了南洋第一大港,完全不符合交通要道沿途经贸发达的逻辑。

    张钦、于鸿等人虽早知晓王海崇有着一张巧舌如簧的嘴皮子,但今日忽悠罗越国君臣自愿帮助殿下在南洋黄金水道的关键位置上修筑港口、城池。

    这?这以经彻底被颠覆了张钦、于鸿等人对王海崇这个嘴不饶人、品行不端的小道士的认知。

    “一张嘴胜过十万雄兵,某是不是见识了新一代张仪的崛起?”

    于鸿看着王海崇雄赳赳气昂昂的背影叹道,突然感觉不再那么流里流气,而是高大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