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64章 罗越国
    探险队航行在廖内群岛的巴淡岛与宾坦岛两大岛之间半封闭的海域,两侧浅滩、小岛众多,对于拥有五百吨排水量,主要动力靠风的混元船来说航行极为不便,速度自然也就慢了下来。

    奥朗劳特人的舢板、独木舟这种划浆船体小灵活,在半封闭海域航行速度快,迅速逼近探险队。

    逼近探险队船只后,奥朗劳特人的箭矢就嗖嗖的往往船上射,幸好船体够大、船舷够高,奥朗劳特人直射的箭矢几乎伤不到人。

    当奥朗劳特人改为抛射后,探险队将士们不得不操起盾牌格挡,拿着弓弩在船舷的垛口回击。

    奥朗劳特人的舢板船朝探险队船只围拢进来,等待多时的于鸿大喜过望,拿起早以烧红的烙锥点燃猛火柜唧筒前部内装有引火药的火楼。

    一名士卒迅速用力抽拉唧筒,向油柜中空气施压,进而使猛火油从“火楼”中喷出时燃成长达二十尺的烈焰,呼隆一声将围拢过来的舢板船上的奥朗劳特人烧的叽里呱啦,扑通扑通的往海里跳。

    探险队三艘船排成三角队形相互协防,每艘船上一个猛火油柜朝船外靠近的奥朗劳特人驾驶的舢板猛烈喷火,探险队将士还不忘朝舢板船上扔小油瓘助燃。

    一时间围拢过来的舢板船、独木舟燃起熊熊大火,船上的奥朗劳特人身上仅有的一块裹身布瞬间被点燃,皮肤被烧出一股肉香味,反应快的立马跳进海里,反应慢的直接烧死在船上。

    奥朗劳特人本想围拢过来以多打少,扔勾绳攀上探险队的船发挥他们近身肉搏以多欺少的优势,可看到先围拢上去的同伴们的惨像,一个个停下了手中的浆筹措不前。

    至于奥朗劳特人冲在最前面的大头领,早以成为燃起大火的某艘舢板船上的一具焦尸。

    “有种再来啊,瞧你道爷手中的火油瓘!”王海崇混身臭汗双手矗着船舷气喘如牛的叫嚣道。

    “某说小道长,你这要是把这帮土人真叫来了可怎办啊?”

    “瞧道长这身肉,好像不适合再打一仗了吧?”

    ……

    几个与王海崇关系不错的队正、伙长开起玩笑道,王海崇不服气的回呛:“别小瞧道爷,道爷这身肉有的是力气,恢复力比你们这些竹竿强多了……”

    王海崇连珠炮般的回敬把几个队正、伙长说的一楞一楞的,还不望打量下自己真的瘦吗?

    “璞”喝口水润喉的于鸿直接喷了,瞧了瞧被王海崇骂作竹竿的几个部下,都是有着结实肌肉的壮汉,哪个是竹竿?

    ……

    虽打退了奥朗劳特人的进攻,可他们围而不攻也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

    于鸿建议主动进攻,再狠狠的教训下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土蛮,却遭到了熟悉此地海况的张钦反对。

    廖内群岛一带海域浅滩、暗礁甚多,奥朗劳特人又非常熟悉此地的海况,冒然追击,很容易被奥朗劳特人引入浅滩、暗礁密布的海域。

    探险队的大船一旦触礁搁浅将难以脱离危险,奥朗劳特人必群起而攻之,那时探险队危矣。

    张钦估摸着再行个百十里的海路就到离此地最近的罗越国港口,也就可以摆脱这些令人生厌的奥朗劳特人。

    于鸿心中虽有些不乐意,但张钦是总管,所说也有理,只得同意。

    为了把奥朗劳特人驱的离船队更远一点,防他们抓住机会再围拢过来。于鸿令士卒们在箭矢上绑上碎布条沾上火油制成火箭,朝射程内的奥朗劳特人的舢板船一顿猛射。

    嗖嗖的火箭让这些不死心的奥朗劳特人再次见识了大唐弓弩的利害。二十几艘舢板被点燃,上百人被火箭射中,被当场射死的算幸运,没被射死的不仅要忍受箭矢的创伤,还有火箭的灼烧。

    没被火箭射中的奥朗劳特人这回是真怕了,剩下的几十艘船做鸟兽散,拼了老命划动船浆逃得远远的。

    暂时解除威胁的探险队扬起船帆迅速离开这片海域,朝西直奔立国于后世柔佛所在地的南洋小国罗越去。

    罗越国在南洋诸国中属于奠底的存在,虽然后世亚太地区第一大自由贸易港的新加坡港就在他的东南面。可当代来往于大唐和天竺的商船大多不在罗越国的港口停靠,而是往彭亨、吉打、末罗游和室利佛逝国的港口做贸易交纳通行税和港口税。

    没有吸引更多的商船前来贸易,自然也就没多少收入,罗越国的国力自然强到哪去。

    后世亚太地区因做为转口贸易而兴盛的岛国新加坡此时还是一片布热带雨林,仅沿海有百余口土人定居的荒凉小岛。

    探险队在张钦的指挥下轻车熟路的航入后世的柔佛海峡,望着西南方向丛林茂密的蒲罗中(新加坡岛)自言自语道:“此岛地理位置优越,南往于南洋的商船七城需经过此岛的南部水域。殿下诺想征讨南洋,需先占领此岛。于岛上筑坚城、兴港口、屯重兵,即可收取丰厚的通行税和港口税养兵,还可以此地为基,遣水军四出,攻掠南洋诸国。”

    于鸿恰巧来到张钦身后,其一字一句皆听在耳中,笑称:“诺是殿下要攻掠南洋诸国,某定当请愿领军出征,届时某定全力剿灭盘踞于南洋一带的奥朗劳特人。”

    王海崇不由笑了:“于校尉,扼?亡了你以经升都尉了。殿下诺是遣军下南洋,以你现在的军姿貌似够不上领军出征吧?”

    “完成此次任务回去,某难道还是都尉不成?”于鸿没好气道,瞪了一眼一脸玩味的王海崇。

    ……

    上次入婆利国时,王海崇建议冒充朝廷使节,得到了婆利国王的热情接待。这次入罗越国,虽没听说该国有派使节去大唐朝贡,但大唐的威名在南洋也是响当当的,能去大唐朝贡的基本都是南洋强国。

    再冒充一次朝廷使节,想必罗越这样的小国也不敢怠慢。

    张钦、于鸿此次都没经王海崇提议,驾轻就熟毫无心理负担的扮起了朝廷使节,一入罗越国港口就傲气十足的朝来收港口税的罗越官员报上:“大唐使节至此,速请贵国国王接见。”

    张钦还掏出了腰牌表示身份,哄的罗越官员一愣一愣的,急忙离开通知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