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62章 婆利见闻
    去年秋,原来的东南海探险队重组而成的南洋探险队继续由张钦、于鸿率领南下。

    白白胖胖的小道士王海崇仍担任探险队中的测绘组组长,为此,王海崇一路上怨言不断。

    此次南下的任务是探清吕宋岛以南诸岛再西进婆罗洲、室利佛逝,除了探清各岛间的航路绘制海图外,沿途诸岛的地形地貌风土人情,土著王国人口、军力也是他们重点考察对像。

    去年因染上疟疾而被留在吕宋岛南一座小岛上的士卒翘首以盼,终于等来了沿吕宋岛西海岸一路南下的南洋探险队。

    留在岛上的三十三人如今只剩十八人,熬过了疟疾对他们身体的摧残活了下来,负责照顾他们的肖大夫没能挺过去,早在数月前离逝。

    张钦、于鸿怀着悲痛的心情给病逝的肖大夫等人坟头上了一柱香,身为道士的王海崇为此摆上香案,操起了从前跟着无良师傅做的老本行-做了一场法事,告慰逝者的在天之灵。

    只是当张钦说要带着活下来的十八人随探险队一同离开完成此次的探险任务。侥幸活下来的十八人说什么也不愿再随探险队去冒险了,连连摆手要去你们自己去,给他们留一条船,自己回大唐。

    张钦好言相劝无用,于鸿也余心不忍带着侥幸摆脱病魔的兄弟去冒险。但探险队船只有限,可没有多余的船只留给十八人,且他们中也没人懂航海。最后商议还是让十八人继续留在这,等待探险队返航再带他们回大唐。

    就如去年,十八人再次站在海边,眼睁睁的望着离去的探险队唉声叹气,心忧探险队可别把他们给忘了。

    离开的探险队在接下来一月的时间里先后探索了吕宋岛与棉兰老岛之间的七座大岛与临近小岛。再从东向西沿棉兰老岛海岸探索了一圈后,从后世三宝颜出发,顺着苏禄群岛直抵婆罗洲东北岸后世的仙本那。

    因有了上次教训,这次抵达婆罗洲,张钦等人就明显谨慎多了。除了严禁士卒喝生水吃生食外,登岸时,还必须穿着长衣长袖不许露出皮肉,头戴有纱网遮挡脸、脖颈的范阳帽防范蚊虫叮咬。

    王海崇拖着肥胖的身躯跟着于鸿率领的一队士卒深入婆罗洲东北角内陆考察。前进百余里发现,越往内陆走地势越崎岖,河流越发湍急,连绵不绝的山脉从低到高向内陆延伸,无不告诉王海崇婆罗洲是一座方圆不知何几的大岛。很有可能比吕宋岛、棉兰老岛更大,如果是面积较小的岛屿,他们深入岛内数十里就到岛的另一端了。

    见横穿婆罗洲无望,王海崇当即向于鸿建议放弃继续深入。于鸿的任务就是护卫探险队安全,主持探险队地形勘探的王海崇都这么说了,肯定没意见,立即领着众人离开这鸟不拉屎又湿热难忍的鬼地方。

    有了此次糟糕的内陆探险经历,探险队再也没有深入过婆罗洲内城,仅在沿海平原一带活动。

    探险队离开东北角来到人烟相对稠密的婆罗洲西北海岸,时常能碰到从大唐来婆罗洲做海贸的海商,一番交谈到是打听到不少关于婆罗洲的消息。

    比如此地有个非常富有的婆利国,其国王的王座都是由纯金打造的,踏板是用银造的,王冠上镶满了钻石足有尺高。

    听的王海崇、于鸿等人直咂舌,吾朝皇帝的坐塌都只是一张上等木材制成,上铺一张丝制毯子而以。没想这南洋小国国王奢侈程度竟把吾朝皇帝给比下去了。

    王海崇等人颇想去拜见婆利国国王,见识下他那纯金打造的王座、银踏板,还有那满是钻石的王冠。

    当真到了婆利国后,除了一座人口可能在一万上下的国都令探险队一行感到意外外,生活在这里的婆利国百姓、街道、房屋比起大唐来实在不像样。

    原以为国王富有,其国百姓定生活富足。现实却是婆利国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整个人面黄饥廋,整日就知崇佛礼佛祈祷脱离人生苦海的梦境之中。

    婆利国王闻大唐使节到,派出大臣、王宫卫队以隆重的礼仪将张钦、于鸿、王海崇等人迎入王宫接见。

    冒充朝廷使节乃王海崇出的馊主意,张钦、于鸿两人原本还不想答应,怕回国后事泄被朝廷治罪,最终在王海崇巧舌如簧的灌脑下被说服了。

    婆利国佛教兴盛,处处都彰显着佛教的影响,从城池到王宫,王海崇都不记得见到多少座佛像,王宫中的佛像更是金壁辉煌,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王海崇乘侍卫不注意,旁诺无人的靠上去用手去摸了摸,指甲摁了两下,心中一惊:“三清道祖在上,这他娘的是金的!”

    当看到婆利国王面见大臣、外国使节的金殿时,别说王海崇这个没怎么见过多少钱财的小道士被金光闪闪的金殿闪瞎了一双火眼金睛。就是曾经在东南海商中名燥一时,手握不知多少万贯钱财的张钦都被镇的目瞪口呆。

    于鸿嘴角抽动,憋了半天说了一句:“没品位,土鳖!”

    进入到金殿,王海崇、于鸿如愿以偿的看到了传说中婆利国王拥有着银踏板的纯金王座,上面坐着身材矮小皮肤黝黑婆利国王,头顶上果然戴着一顶一尺高,镶满亮晶晶的白钻,正面则镶着一颗大概四钱多重的红钻,再次闪瞎了王海崇的火眼金睛。

    一生经手过的钱就没超过一千贯的于鸿砸吧两下嘴唇,双眼久久注视婆利国王头上戴的那顶闪瞎人眼的王冠而不能自拔。

    张钦好歹曾经也是富豪,算是见过世面,一番镇惊后迅速调整心态向婆利国王行礼,后知后觉的王海崇、于鸿手足局促的跟着向婆利国王行礼。

    王海崇几人被自己宏伟的宫殿震撼的神情,婆利国王一一看着眼里,心中别提有多高兴,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笑容说道:“唐使远道而来,路途艰辛,本王为表地主之谊,为诸位备了本国酒食,还望唐使不要见外。”

    “国王盛情接待,我等感激不尽。”张钦有些心虚的回道。

    张钦等人依次坐下后,看到眼前各种各样见过的没见过的水果、美食,不太注重礼节的王海崇、于鸿几人早以食欲大振,毫不客气的动手开吃。什么菠萝蜜、龙眼、芒果,烤鱼、肉,只要好吃通通往嘴里塞。让一旁的张钦尴尬的就差捂脸装作不认识他们几个。

    王海崇不仅自己吃的兴起,见张钦慢条思礼的吃不由急了,开口劝道:“我说张总管,你咋不快吃呢?自出海以来这都几月了,咱们都没好好吃一顿。今日有婆利国王盛情款待,你不吃好以后可没得吃了。”

    张钦脸燥的火红火红的,连连拱手向婆利国王表示:“麾下扈从不知礼节,还望国王见谅。”

    婆利国王哈哈一笑:“唐使都是真性情,本王怎会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