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59章 发布任务
    就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皇家周刊最新一期报刊刊登的内容再度吸引了大唐各地百姓的目光。

    刊登的即不是时政也不是海外奇闻,而是一条条以安东都护府名义向天下发布的探索、开拓任务。只要有人到报上指定的海外事务处接下其中一条或几条任务,接下来将其完成,带回任务明确要求的结果呈交办事处,经安东都护府验证后就可获得赏金或授官。

    报纸上登载所发布任务的上栏有一行粗体字,标注为警告栏:“接下任务者,任何试图欺瞒安东都护府,骗取赏金、官职的行为都将被视为对朝廷图谋不诡,重则斩立决,轻则抄家全家流放蛮荒岛屿。”

    购报的读者顺着文章看下来,尚未看报上登载的是何任务,就被入眼的警告栏给吓了一跳。十分好奇安东都护府倒底发布了什么样的任务,赏金多少,官职又是多大,竟会严惩欺瞒者。一个个聚精会神的看向报上登载的任务。

    任务分两类,第一类是探索指定的岛屿给予赏金类;第二类是开拓占领都护府指定的区域筑城防守,并依‘海外探索新政’处置的任务。

    其中,第一类发布有四个任务。分别是:一、探索吕宋岛北部与台湾岛之间的海峡中各岛;二、探索吕宋岛西南部与婆罗洲之间的南望岛(巴拉望岛)及其临近小岛;三、探索吕宋岛东南方各大小岛屿;四、探索黄金半岛(马来半岛)与婆罗洲之间的廖内群岛。四个任务皆要求探索后向都护府提供各岛的地形图,于图中标示主要河流走向、岛上番人分布及大概人数,并绘出从大唐前往的航线及距最近两大岛之间的航程。还有对所探索岛屿的风土人情介绍,赏金从一千至一万贯不等。

    第二类发布的占领任务也是四个:其一,占领位于吕宋岛西北端的林加延湾周围海岸,并于林加延河畔(阿格诺河)筑城以守。其二,占领吕宋岛西南处的雁羽湾(八打雁湾)海岸,并于雁羽河旁(加隆旁河)筑城以守。其三,占领吕宋岛西南部的民洛岛(民都洛岛),筑城点则由任务接受者自选。其四,占据位于婆罗洲东北角的欣欣半岛(仙那港所在),筑城以守。任务接受者完成后,都护府均授予其刺史之职。

    在第二类任务下另有注释:“凡是接受完成第二类任务的大唐子民,不论其之前所犯何罪,只要保证不再犯,安东都护府大都护燕王可为其担保,从此其所有罪责一笔勾销。第二类任务并不仅限发布的四个任务,有志者可参阅年初皇家周刊发表的‘海外探索新政’,依此政策可自行开拓南洋各岛后向安东都护府申报。前往各岛的海图,接下任务者可在各办事处购取,三十文一份。”

    年初皇家周刊刊登的‘海外探索新政’的余波尚未平复,如今又抛出悬赏任务,在民间掀起了轩然大波。任务的赏金高不说,接下第二类占领任务的人完成后还可以借此免除以往一切罪责。比起几年难盼一回的皇帝大赦天下还更令人期待。

    ‘海外探索新政’发布后就蠢蠢欲动的东南沿海的海商们激动了,迫不及待的遣人去海外事务处接下可以完成的任务,加紧准备出海的船只人手。

    天下各地,因各种原因落草为寇,成为山匪水匪们得知这一消息后,个个惊疑不定,纷纷召集弟兄们开会。商议皇家周刊登载的任务是否为真?诺为真,众兄弟是否愿意去接下这个任务洗白自身?

    比起迟疑的内陆山匪水匪们,常年在海上打劫过往商船的海盗们大多数几乎没多想就做出了决定。

    海盗中很大一部分曾经是做过海商的船工,跑过南洋各地,到过天竺的都有,其余的也都是沿海打鱼为生的渔民。论海上行船,除了那群海商外,就数他们这群海盗最熟了。

    虽是前往南洋各岛,大多数海盗航路不熟,可有都护府置海外事务处提供的海图,那基本无大碍。何况此次第二类任务中的四个任务离大唐都算比较近的,几百年来过往船只不知凡几,海盗们即使没有都护府提供的海图,只要不碰到大风大浪也能摸过去。

    对那些从大唐东南沿海一路抢到南洋的大型海盗集团更是小菜一碟。

    Z国历史上的海盗虽数明中后期的汪直、颜思齐、郑之龙的名头最响,可也别小瞧了唐代的海盗。开元年间,投靠渤海国的大海盗张文休奉渤海国主大武艺之命,率麾下海盗寇登州,杀死了刺史韦俊。

    唐代的海外贸易并不比明中后期差多少,更因朝廷不禁海使海商可以建造购买排水量几百上千吨的巨舰用于海贸,远航可至印度洋西岸。加上初唐民风尚武,富家子弟可不像宋明那般文弱不堪,民间拥有的兵器都不在少数。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海商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相应的海盗要是实力太弱,怎么抢得了这些彪悍的海商?

    正如此时,纵横大唐东南、南洋三十年的大海盗头子,为众海商视为眼中盯肉中刺的羊武郞笑眯眯的向麾下众儿郞挥着手中的皇家周刊报纸说道:“儿郞们,是时候上岸做个良民了,咱们去为朝廷打下一片疆土捞个官做做官军。”

    “下官拜见羊使君!”

    几个亲信立马学着拜见刺史的模样拱起手向羊武郞行了个躬礼。引得一群海盗们笑的前仰后合,纷纷起哄笑闹不止,以为大当家像平常一样是在跟他们开玩笑。

    当羊武郞派出没有海盗习性更像个文人的次子乘一艘船前往广州,令其去安东都护府于广州设立的海外事务处接下占领任务的第四条。

    众海盗们傻了眼,感情大当家这是玩真的啊!

    在泉州外海抢了一票的羊武郞这支拥有大小九十艘船,两千余人的海盗集团。在广州外海等回其次子拿着接下安东都护府任务的凭证后调转航向。先朝东南方驶向吕宋,再向西南朝婆罗洲驶去。于十日后抵达接下的第四条占领任务-婆罗洲东北角的欣欣半岛。

    欣欣半岛并非无名之地,这里有一座婆罗洲东北部对外贸易的小港口叫山打根(即后来的仙那港),对于羊武郞来说,几年前也曾来抢过一回。

    南洋大国室利佛逝的势力并非深入到婆罗洲东部,山打根因此自成一国,但实力弱小。面对突然而至杀气腾腾登岸的海盗,山打根人刚组织起来的抵抗被羊武郞率众轻松瓦解,一举占领港口。港内前来贸易的海商尚未来得及逃脱,连人带船被俘虏。

    怎么说现在也算是转正为官军了,岂能再干打家劫舍的买卖?

    羊武郞没难为被俘虏的华人海商,按安东都护府的‘海外探索新政’从海商贩卖的货物中收了两成的商税就放其离开。不仅令海商及其随从掉了一地下巴,更令麾下一众儿郞们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

    “咱们现在就等安东都护府发给我们告身就是大唐设于此地名正言顺的官府了。今后儿郞们得改改习性,当个堂堂正正的官军,莫要辜负燕王殿下给我们这群居无定所的苦命人改变命运的一次机会。”

    攻下山打根的羊武郞召集麾下部众镇重的宣布道,随即发布严令:“往后我等行事需严格遵行燕王殿下发布的‘海外探索新政’内容。第一,不得为难同族华人,需以礼相待;第二禁止**掳掠、敲诈勒索,一经发现斩首示众。当然啦,此二条仅限对华人,不限对当地番人。”

    一群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海盗们终松了口气。既然大当家要带大伙当正规的官军那就当吧,反正没限制怎么去折腾那些番人。

    有了根基,羊武郞随即派出长子率一半部船队北返,将在广州外海岛上的部众家眷接来。趋使抓来的番人在山打根筑城,给部众们按户分配抢来的当地田地,奴役番人替他们耕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