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56章 航海学院
    驻防湄沱湖都督府的玄武卫损兵过半,郞将王虎被撤职押回平壤问罪,郞将暂由都尉关原兼任。

    就兵源补充问题,李煜给关原下达的命令是就近从移入湄沱湖都督府境的百姓中择青壮入军,补齐三千兵额。

    王虎沮丧的跪在殿中一语不发,为了贪慕功勋贸然发动对黑水靺鞨诸部的进攻,致使麾下儿郞战损过半。即使殿下现在将他推出去斩了也没有半点怨言。

    一千八百多将士的伤亡,这还都是自己的嫡系部队,李煜心都滴血了啊,对王虎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口气生硬冷淡的说道:“知道本王对你的处置了吗?”

    王虎抬起头,面容憔悴的拱手回道:“属下知晓。”

    “此去北海道希望你能吸取以往教训待罪立功,诺是能为国平了北海道,你不仅可官复原职,本王还会在陛下面前为你请封,好自为之吧!”

    “多谢殿下厚爱,诺是没有殿下哪有先前领军征战的王虎,王虎愧对殿下的栽培。”王虎朝李煜磕了三个响头表情坚定道:“属下此去北海道定完成殿下心愿,如诺不成毕生不回大唐。”

    “有这份决心就好,本王期待你的好消息。”

    李煜态度有了和缓,一时想起王虎以前不识字,后来派人教其识字,这几年下来都给忘了,寻问道:“汝现可识得多少字?”

    王虎一手抓着头发面色尴尬的回道:“好像能识一百字了……”

    “嘭。”李煜啪着案几,好不容易和缓的脸色变得铁青无比,质问道:“你这几年是在当猪吗?一百个字小孩几天就识完了,你一个大丈夫几年下来才好像识得?之前派去教你识字的人呢?把他叫来。”

    “他……”王虎支支吾吾半天,瞧殿下铁青的脸要爆发了才说道:“他早在前年的丸都城下高句丽人夜袭中身亡了。”

    “哈!”李煜气极反笑,大声斥骂道:“滚吧,这辈子你都当个文盲得了。”

    王虎如蒙大赦,屁滚尿流的跑了,出了宫反而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嘀咕着:“当个文盲其实挺不错的!”

    “混蛋,派去教他识字的人死了报都不报!”李煜恨铁不成钢的大骂道,空有一身武力却没脑子。

    “咯咯咯……”早以来到幕后的馨儿闻声掩嘴轻笑起来,来到李煜身后捏着他的双肩笑道:“王虎此人神经大条不拘一格,郞君又何必难为他呢?”

    “可他好歹也是一卫郞将,竟不识字?”李煜气恼道。

    “奴家记得郞君可是把王虎贬成一小兵了,小兵还需识什么字啊。”

    李煜摇头道:“虽是没了官身,可我把他贬去北海道可不是当个小兵用的,而是做为北海道开拓使袁佐的副手。”

    ……

    李煜郁闷的闭目享受馨儿的按摩,把王虎的事抛之脑后,思索起海外开拓的进展。

    历史走向如果不出差错的话,离父皇驾崩还有11年多,一旦失去了靠山可就不能像今日这般安生了。可眼下计划只走出了第一步,平定南洋诸岛还不知何年何月。

    “馨儿,你说我要是现在大举兴兵下南洋如何?”李煜寻问道。

    馨儿抿着殷虹的嘴唇故作深思一番,配上娇艳的容颜颇有点傻傻可爱,然后无奈的说:“郞君,咱们船不够。”

    李煜捂着额头,纠结道:“船还真不够,又是运移民又要运军队,貌似这次向台湾都督府增兵后,蛟龙海航就没剩几条船了。”

    “郞君不是想从朝廷那取得当年征高句丽时的各类战船千艘吗?”

    “嗷……”李煜一拍脑门,懊恼不已道:“这事都忘了。”

    在京时竟将此等重要的事给遗忘,李煜除了懊悔就是赶紧补救。在馨儿无语的注视下,操起笔墨写了份奏书上奏父皇请求把东南沿海各水寨内多余船只拨给他用。

    有船还不行,还得有熟练的船工和精通航海的火长(火长就是现今所谓“领航员”)、船长的操纵才行。

    蛟龙海航虽一直都在招募船工、火长,常年在海上跑的船长这类人才,除了船工易募外,能跑远海的火长、船长则难招。

    李煜思索着应该自行开办一所航海学校,培养专门的远航的火长、船长等技术性人才。

    刚写完奏书李煜又迫不及待的拟定了一份命令,着蛟龙海航总管谢越于都里镇开办安东航海学院,招募学员培训操船、海上观星像定位及罗盘使用,使用、绘制航海图等技术的传授,并从王府测绘司选派人员于学院任职教授相关技艺。

    安东航海学院第一期,李煜给谢越下达了一年内培训一千名学员的任务,至于学员从哪里来?

    一、可直接从王府中调遣于咸亨元年在关中、中原等灾民家中收养的少年郞为学员;二、则以安东都护府的名义从参加安东开拓团的百姓家中挑选聪慧的青少年培养;三、在皇家周刊上登报招聘,传遍大江南北。此外,令于登州、淮南、江南、岭南三道的扬、润、杭、越、泉、广等州开设分号的王府所属商行代行航海学院招聘办事处,组织招聘。

    古代海上航行的技术可一直都把持在海商家族中传承,外人极难掌握。一条航线、一张海图就是世代珍传的宝物。在海上航行中,海图只有船长掌握。哪怕是舵手等人,全程航行,也掌握不了。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辨认方向,更不知道定位,连身处在哪都不知道。

    当安东航海学院招聘学员教习航海相关知识的消息传到淮南、江南、岭南等地的沿海州县时,定有不少从事海上操船又有上进心的年轻人慕名而来就学。

    既然要办航海学院,李煜还得好好规划下,就在这时侍从拿着一份奏书进殿禀报:“启禀殿下,黑水都督府都督程伯献有奏到。”

    李煜打开侍从呈上来的奏书一瞧,冷笑一声:“郡利部实力不强,胆子倒是不小。”

    馨儿好奇凑过来一看,讶然:“原来失踪的北路探险队被郡利部给抓了啊!郞君打算怎么办?”

    “除了兴兵讨伐没别的了。”

    郡利部居黑水入海口一带,从肖道言去年带回来的消息看,郡利部实力不强,能战之兵顶天了千八百余,属于黑水靺鞨诸部中的弱小者。既然敢抓本王的部下,倒不妨以此为借口乘机平了他。

    思募部请降下,再平了郡利部,黑水流域从此就掌握在自己手中,还可将黑水靺鞨诸部沿黑水分割成南北两部分,使他们再难以联合。

    黑水东南沿海一带的莫戈皆部、虞娄部,皆属黑水靺鞨中的弱者,库页岛上的窟说部更为孱弱。

    加上黑水靺鞨诸部中的最强者黑水部败北下,黑水流域再无可抗之敌。

    想及此,李煜在程伯献奏书中批准了其讨伐郡利部的打算,并令其在镇虏军到达,勃利城筑好后再行征讨。

    对于程伯献所奏接受思募部归降,每年向都护府上贡财货数额和在思募部所居之地筑城遣兵镇守一事进行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