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55章 北路的消息
    原本历史上要到唐玄宗开元时期才设置的黑水都督府因李煜的出现挑动了历史进程,足足提前了58年在此建立行政机构。

    比起唐玄宗设置的羁縻都督府,李煜设置的直辖都督府无疑真正使华夏的触角深入东北内陆,开始影响白山黑水间的人类文明发展。

    相比起凤凰卫中几个将校对燕王派他们镇守黑水这片酷寒的莽荒之地,满腹牢S。程伯献对最新任命显得毫无怨言,矜矜业业的指挥部下们在原黑水部村寨所在的黑水与乌苏里江交汇处东岸筑起勃利城。

    勃利本为历史上唐玄宗于此设立的勃利州,李煜想不出好名字,便直接借用。

    筑城肯定是用水泥最方便快捷,身为李煜搞出的专负责生产销售水泥的璇玑商行股东,程伯献可是太清楚使用水泥的利好之处。

    可平壤建成的水泥坊月产量根本不足用,而黑水又离平壤足有两千里之遥,程伯献只能脑子里想想殿下要是给我足够的水泥,我能在十天内把城筑好。

    没有水泥,程伯献只能在李煜派来的筑城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就地取材,挖取土石砍伐大木,以圆木为骨架填入土石筑成混合结构的城墙。

    幸好抓获了六百余靺鞨俘虏,再加上李煜派人押送来五百奴工,缓解了筑城劳动力紧缺的问题,不然程伯献与麾下将士非累得够呛。

    就在程伯献领着一众将士热火朝天的筑城时,做为黑水靺鞨四部联军的参与者思慕部遣使来降。

    请降的思慕部使者忐忑不安的跪在凤凰卫中军大帐中,瞧帐内一干将领对其没好脸色而心有戚戚,说话也是斟酌再三,以免触怒唐**及部落。

    思慕部遣使来归降,程伯献感到有些意外,还以为这群林中野人会躲到山林里去避一避呢。来降也是好事,不用自己待城筑好后率军前往讨伐了。

    瞧长着圆脸小眼,还脑后留条鼠尾巴令人倒胃口的思慕部使者,程伯献一脸嫌弃的说道:“你思慕部勾结黑水、越喜、铁利三部入寇我大唐,杀伤我军民数千。败了逃回去就想归降了事?你可得问问我麾下将士答不答应。”

    “将军说的对,你们这帮林中野人不思王化,悍然入寇,致使我军死伤两千余,此事岂能善了。”

    “把你们那个胡啥子的猛安押来给咱砍了,把脑袋挂在我军辕门上,我大唐才会接受你们的归降。”

    ……

    程伯正几个将校凶着个驴脸吵吵嚷嚷着,对思慕部要打要杀,还特意令翻译翻成靺鞨语,可吓坏了思慕部使者。

    思慕部能战的儿郞三百不到了,再打可就要灭族了。使者哭丧着脸对程伯献就是三个响头申辩道:“尊贵的上国将军,我部并非有意与黑水、越喜、铁利勾结冒犯上国,实乃被黑水部仗着部落强大挟持啊。就我部对上国造成的损失,愿意每年上贡二十张貂皮,二十张灰熊皮,十张虎皮,拇指大珍珠二十颗祈求上国的原谅。”

    “哇塞!这思慕部还是挺富有的嘛!”程伯正倒吸一口气,心中算着这些东西运回中原值多少贯。

    帐中其他将校个个眼冒金星,先前对思慕部使者的怒容斥骂顿消,交头接耳谈着思慕部的诚意倒是可以接受其归降。

    瞧自己一帮部下竟被思慕部上贡的这点小礼给迷住了,程伯献顿感自己脸面无光。难道自己麾下都是群田舍夫出身?没见过世面?

    四弟程伯正那贪婪的模样,程伯献恨不得上去把他提起来P股拍成八瓣,真是丢尽家门的脸。好歹咱程家也是开国将门之后,要权有权要钱有钱,老家还是一地土豪,清河崔氏出身的女子都能娶到的家世,到你小子这,怎么就跟个田舍夫一般模样了呢?

    程伯献看了眼程伯衡、程伯立,颇为欣慰,也就二弟、三弟古井无波,给咱老程家长了脸。

    (唐代咱汉人很沌洁,骂人都没几句可骂的,田舍夫是当时最流行的骂人语,我这里用并没有歧视的意思。)

    见帐中一干唐国将领对自己提出的补偿很满意,思慕部使者紧崩的心神松了口气。

    这口气还没来得及出完,就听到上座的唐国将军不是很满意的说道:“每年进贡貂皮、灰熊皮各四十张,虎皮二十张,拇指大珍珠四十颗,本将就同意接受思慕部的归降。”

    “这……”思慕部使者一时纠结,诺是在部落勇士们未大量战死前,这个条件倒可以接受,可现在就有些难了。

    “给个痛快话,本将没时间等你。”程伯献不耐烦道。

    “愿意,我思慕部愿意按将军的要求上贡。”思慕部使者心中万分坚难的做出了决定。

    程伯正悄悄的向大哥竖了个大拇指,姜还是老的辣啊!得了程伯献一个白眼。

    仅仅是上贡,就放思慕部一条生路,程伯献还是不想就这么便宜了思慕部。说不定哪天思慕部恢复了实力就反叛了呢?

    摸着胡须程伯献寻思钳制思慕部计策,不由想起以前与殿下议治夷狄一事。殿下的策略是诺想归附的夷狄不叛,则应拿住其命门,削其势。命门的关键就是在夷狄所居之地筑坚城遣兵镇守,再遣儒士施行教化分夷狄酋长对部民的控制影响即为削其势,方能长治久安。

    程伯献嘿嘿一笑:“思慕部既然归降,所成之地即为我大唐之土也!除了每年上贡外,思慕部还需自行在所居之地筑一城,迎大唐天兵前往镇守。另上奏天子,请派儒生施行教化。你可听清楚了?”

    “禀将军,部民明白,回去后定报与我部猛安,集全部之力筑城迎接上国兵马入住。”思慕部使者无奈的应下,强装出一幅讨好的神色以免引起上国将军不满。

    “明白就好。”程伯献满意的点点头,着令道:“程伯衡,由你率三百骑前往思慕部督造城池一事。”

    一直面无表情的程伯衡拱手大声应道:“喏。”

    这次无奈归降真,还要在本部所居之地筑城驻唐兵,真是把部落彻底置于唐国控制下了,思慕部使者心中万分无奈的哀叹道。

    既然要归降唐国,为了博得唐国好感,临行前猛安胡群鹿指示可向唐军透露一个消息以示诚意。

    思慕部使者禀道:“将军,临行前我部从郡利部那得到消息,郡利部于年前抓获了八十多途经其地,发誓衣着与上国相同的人为奴,不知是否是上国去年派遣的探险队?”

    去年中路探险队沿黑水经过思慕部,思慕部上下自是知晓探险队何人。

    据郡利部人言,所抓获的这八十多人还是从北方沿海岸南下。抓他们的原由自是唐军驱逐拂涅部进占湄沱湖一带的消息以传至郡利部,其部猛安与拂涅部猛安有亲,得知死讯,就转变了对唐人的态度,使计抓这伙唐人为奴以示报复。

    “什么?探险队?快把你知道的消息都报上来。”程伯献惊站起来,去年殿下派遣北上的三路探险队以龙治的北路一直没回返,都护府都以为北路都遇难了,没想竟是被郡利部给俘虏了。

    为了本部的安危,得到本部猛安允许的思慕部使者哪管郡利部死活,把从郡利部那得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程伯献等一干唐军将领。

    “好一个郡利部不知死活,竟敢以我唐人为奴?”

    程伯正怒不可扼的拍着案几,请求程伯献允许他率兵去平了郡利部,其他将校纷纷请战,誓言不灭了郡利部难为大唐男儿。

    程伯献压下诸将的请战声,说道:“此事还需禀报殿下定夺。”

    实际是凤凰卫伤亡好几百,又要筑城无力跨千里远征黑水下游的郡利部,诸将校只得不甘的恨恨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