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54章 寻得名将
    新罗无力北犯,自己又无力南下平了新罗。

    李煜真是纠结郁闷,薛讷对安东诸军将领的一番分析令李煜认清了一个现实。

    军中尚无名将,淡何宏图霸业?

    再好的装备没有名将指挥,想灭立国数百年,又常年处于战争状态的新罗,有点妄想了。

    薛讷和薛楚玉两兄弟终究还是年龄尚浅,就如其所说战阵经验不足,这还是李煜军中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历史上的名将。

    至于其他将门虎子,历史上连名都没留一个,诺非李煜的出现,他们也只是蒙着父辈的余荫继承爵位做个不出众的刺史、司马等中流官职浑浑噩噩一生结束,倒霉的就在武周代唐时被杀了。

    将门、宗室之中才能显著者如程务挺、李孝逸之流早已官居高位,李煜可不敢去招揽,也只能去收拢些开国贤臣良将的孙子辈中有长进者入麾下培养。

    可关键是还在培养阶段,尚不能担当大任比肩当朝名将,率领的安东诸军靠着训练和装备也就能虐乌合之众的高句丽遗民和一群连铁兵器都没几件的黑水靺鞨。

    前年平高句丽叛乱时,除了大安山伏击战是自己麾下兵马打的外,与新罗军大规模交锋的石门之战拼着巨大伤亡还打成了胶着状态,诺非李谨行与高侃及时率军赶到将新罗军给包了饺子,胜败还不知呢。

    后续的瓠泸河之战那完全是李谨行与高侃指挥的,自己麾下诸将成了听命的酱油党。

    在培养的年轻将校们还未完全成长起来前,李煜迫切需要一员名将来撑场子,一个能独挡一面、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大将。

    见郞君为寻将才操心劳力,馨儿颇为心疼,寻思着帮郞君分忧,便找来安东都护府控下各军将校资料。郞君组建的各卫军将校馨儿颇为了解,便把目光放在了并非郞君嫡系的熊津都督府残军将校身上。

    翻到黑齿常之的资料,一番履历吸引了馨儿的目光。

    显庆五年黑齿常之仅带领十多人保任存山不过数月便聚起三万兵马,挡住了苏定方派来的征讨大军。在苏定方离开百济后,其率军更是将留守百济的唐军压缩在泗沘城显些被歼灭。诺非刘仁轨率援兵赶来,百济就复国成功了。后为刘仁轨招降于熊津都督府都督刘仁愿麾下听命,在新罗进攻熊津都督府时,率熊津都督府劣势兵力缕次挫败新罗大军进攻,保住了熊津都督府南部地带,升至左领军将军、兼熊津都督府司马。

    一番漂亮的战绩令馨儿对黑齿常之刮目相看,推了下正在苦思当代还有哪些在历史上战功赫赫却尚未发迹的名将的李煜。

    “郞君你看,这个百济降将黑齿常之将才如何?”

    李煜看了眼馨儿放在眼前关于黑齿常之的资料,脑子一时迷糊没反映过来,看到这个名字只是觉得熟悉无比。

    “黑齿常之……”李煜默默念道。

    瞧郞君好像对这个黑齿常之不是很上心,馨儿嘟了下红唇说道:“郞君,奴家观黑齿常之十年来的战绩胜多败少,间接还与苏定方交过战而不败,可见其有着一身良将之才。眼下安东正缺身经百战的良将,郞将倒可将其调入麾下担大任防备新罗。”

    “想起来啦!”李煜激动的突然站起来在殿中来回走动,脸上止不住的兴奋之色。

    馨儿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家郞君手舞足蹈的兴奋样,腹诽郞君这是想起什么来啦如此激动?

    “黑齿常之啊,在我管辖下竟把这号牛人给忘了,得赶紧把他调入麾下效命才行。”

    想起就做,李煜坐回榻上提起笔就拟定了一份调令,盖上都护府大都护的大印就命人速传至熊津都督府,命刘仁愿遣黑齿常之来平壤就任平壤都督府司马之职。

    向郞君推荐此人没反映,突然之间就非常重视,尤似想起多年前的老熟人一般。李煜对黑齿常之的突然看重,令馨儿惊诧的看着郞君一扫先前因麾下无良将的阴霾神色,不得不追问道:“郞君,莫非以前认识黑齿常之?”

    “不认识,只是多年前从刘仁诡那听闻其勇而有谋略之名,乃百济难得的将才。莫非你将他的资料拿来,我都把他给忘了。”

    李煜打个哈哈,随便编了个合理的理由搪塞过去,反正馨儿又没办法求证自己是否从刘仁诡那听闻了关于黑齿常之的事。

    馨儿狐疑的看了李煜一眼,从郞君笑得贱贱的表情看,明显在糊弄自己。既然不想告诉奴家实情那就算了。馨儿嘟起小嘴娇哼一声,扭着小蛮腰头也不回的离开李煜书房。

    看着馨儿不信自己愤而离去的娇俏背影,李煜苦笑一声,告诫自己:“下次得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太容易表达内心想法了,整个人好似向别人倘开了心扉。”

    有了黑齿常之这员名将即将到来,李煜心中大定,届时仅以驻守朝鲜半岛的八卫、军足以应对新罗可能的北犯。自此,可从容抽掉辽东地区的驻军南下,乘早攻掠南洋各岛。

    翻出薛茂勋、封常明请求增兵的奏书,李煜连续下达两道军令。

    调驻防星州都督府与琉球都督府的混沌卫将士至台湾都督府,重归其郞将薛茂勋指挥,令薛茂勋必须在年末征服整个台湾西部平原,于平原中南部各筑城移兵镇守。

    另调杨诗鸿所率领的鸿鹄卫兵分两部,分别镇守混沌卫调离后的星州都督府和琉球都督府,虽是团结兵,但这两都督府又没外部威胁足以应对。

    左右寻金卫的大部都在李来亨的率领下在莱州淘金,李煜只得从其他部队里抽调五百人增援封常明。

    鉴于封常明所奏台湾金矿带的现状,年初以来,越来越多的人闻讯前来私采黄金万两不止,使王府损失惨重。采矿者之间还时有爆发杀人夺财之举,近来还出现一伙专事截杀他人抢劫黄金的贼人,连寻金卫出外探矿的士卒都遭其毒手。

    台湾金矿带遍布基隆河中上游的山岭河谷之中,消息都传出去了诺想杜绝私人开采明显不可能。何况将消息公布出去也是李煜为了吸引百姓前往开垦的目的,自是不同意封常明所奏向其增兵后强力禁止私人开采黄金的举措。

    李煜皱起了眉头,寻思了一番后,决定起用后世十九世纪美国、澳大利亚处理私人开采黄金的政策。即允许私人采金,但要向政府购买采金许可证并交税,政府同时向金矿开采地派遣警务人员寻视维持治安。

    为了不伤私人采金的积极性,同时为了让采金者主动购买许可证并交纳矿税合法采金,减轻寻金卫的管理负担。李煜便将许可证费用和开采金矿的矿税定的很低,一张许可证只需三十文钱管一年,矿税则每月定交一两黄金。

    以台湾金矿乃亚洲之最的富集程度,一月纳一两黄金的税在李煜看来是毫无压力的。

    至于那伙贼人,李煜在回复中明确封常明得到增援后,务必将贼人剿灭,借以立威,在采金的百姓中竖立起威望,便于日后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