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52章 拂涅部的崛起
    就三江地区爆发的战事,最清楚者莫过于藏身于完达山西段,穆棱河中游一带的拂涅部。

    当日黑水部猛安阿石木在聚四部联军伐唐时曾派人来联络拂涅部结盟,共击唐人,答应事成之后,拂涅部可收湄沱湖一带土地。

    诺个角动心了,以前仅凭一部之力打不赢唐人,被迫逃亡于山林之中容身,如今有四部联军,兵力近万,有不胜之理?

    可遭到率高句丽遗民并入拂涅部,并与诺个角结为兄弟的上室成定激烈反对而做罢。

    如今想来,诺个角还真是庆幸听了上室成定的一番话,不然历经大半年好不容易聚集起六千余部众,两千余可战之兵的拂涅部恐又遭惨重损失而一蹶不振。

    可随着黑水靺鞨四部的败亡、逃散,身为拂涅部猛安的诺个角心有庆幸之余又感到严重不安。担心唐军携大胜之威横扫黑水靺鞨诸部,拂涅部藏身之地也将难以幸免。

    瞧诺个角忐忑的神情,上室成定心知其所忧,却并不以为意。悠闲的拿着小刀切着面前的烤鹿腿,小片小片的切下来送入嘴中咀嚼,品味着鹿肉的质嫩和香甜。

    “铁利、越喜二部猛安被唐军斩了首级,部众离散,黑水部被迫逃亡于黑水以北的丛山之中,思慕部败亡也是指日之间,唐军又正在黑水部的住址上筑城。十几日间,三江地带局势大变,对于我部极为不利。这些难道上室兄就不担心吗?”

    见结拜大哥上室成定气定神闲,诺个角想不明。

    上室成定放下手中的小刀,随便用袖子擦了擦满是油腻的嘴轻笑道:“贤弟,你担心唐军会来攻我部?哈哈!在为兄看来,唐军短时间内是没有这个余力的。”

    “上室兄何出此言?”

    “铁利部就在我部的北边,其部连猛安都被唐军给斩了挂在辕门上,部中勇士大半战死。论说正是灭掉铁利部的大好时机,可唐军取胜后停留在黑水东岸不为所动。连残留于乌苏里江西岸,同样遭遇甚至部中几乎没有青壮的越喜部都没有去打击。兄弟还看不出唐军以经无力再攻伐了吗?”

    诺个角想了想道:“上室兄说的也有理,可唐人的燕王会向黑水畔的唐军增援啊!过几月,唐军重新积攒了实力,越喜、铁利二残部无力再战,被灭只是迟早的事,我部就危矣!”

    “哈哈哈!贤弟你担心显得多余了。”上室成定摇头笑道:“以唐军攻占湄沱湖一带的做法来看,唐军眼下攻占大片土地后最紧要的是对当地实现实际控制,即筑城移民,要完成这些最短也需要一年时间。也就是说一年内我们不用担心唐军会打来。”

    “一年后呢?”诺个角追问道。

    “一年后我部实力大增,可利用完达山的崇山峻岭阻唐军攻势。”

    “一年后我拂涅部如何实力大增?”

    诺个角摇头不信道,可看到上室成定似笑非笑的神情诺有所悟。

    “贤弟可还记得当初我来投奔时出的立国三策?”

    诺个角恍然:“上室兄的意思是我们可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乘铁利、越喜二部实力大损又无猛安之时,兼并二部扩充实力?”

    “是三部不是二部,还有一个败逃黑水北岸山林之中的黑水部。”

    “可阿石木还活着,在败亡前还聚四部组成了黑水靺鞨联盟得勃极烈称号。其虽率部逃亡,可在黑水以北的群山之中还有不少黑水部的族人,诺给他时间,阿石木又可聚集不少可战勇士来。”

    “所以我们更应该尽快消灭他,夺其部众。到时贤弟就可聚集四部众人效法称黑水靺鞨联盟的勃极烈,成为名正言顺的黑水靺鞨诸部首领,带领他们反抗唐人的侵逼,招引四方黑水靺鞨部民来归。”

    上室成定情绪显得异常激动,说着说着口速不自觉间加快,不断的鼓动诺个角需尽快行动。

    “贤弟,这可是唐军给本部崛起创下难得的机会。诺没有唐军这次对四部的打击,凭本部目前的实力想兼并铁利部,一两年内都恐能有机会,武力吞并对己损失也将不轻。可如今,铁利、越喜二部群龙无首,青壮大量战死,兼并二部几无损失。虽说二部没多少青壮了,短时间内于本部实力补充不大,可还有不少半大孩子和可生育的女人,过个几年本部实力定将成倍数增长。由其是黑水部在黑水以北的部民并无太大损失,只要在阿石木将这些部民召集起来前把他杀了,就可从容吞并黑水余部,拂涅部也将在一年内实力猛增两部不止。”

    上室成定一番充满远大前景的谋化令诺个角兴奋的脸色潮红起来,将手中的小刀插在烤架的鹿身上宣布:“就依上室兄之言,明日我将亲率本部儿郞前往铁利部。”

    “黑水部的阿石木需尽快解决,为兄愿为贤弟跑黑水北岸一趟,需兵五百即可,诺不能带回黑水余部,我誓不回军。”上室成定起身请命道。

    “好,有劳上室兄了!”

    ……

    第二日天一放亮,诺个角和上室成定带着本部一千五百余兵直奔完达山北,居于那河下游(松花江)的铁利部而去。

    铁利部猛安和族中谋克、青壮在数日前大部战死,族中仅剩几个老迈的谋克主事。面对杀气腾腾心怀不诡而来的拂涅部猛安诺个角毫无办法,只得将族中少有的一点还拿的出台面的食物热情的将诺个角一行迎入族中议事的房舍内招待。

    诺个角毫不客气的坐上了原铁利部猛安的位置,铁利部的几个谋克见此轻叹了一声只得默认。

    “今日来铁利部我诺个角就长话短说了吧。”

    诺个角对于铁利部呈上来的烤肉看都懒得看一眼,双手矗着曾经缴获自唐军的唐横刀傲然的宣布道:“贵部猛安阿布思水已死于唐人之手,族中青壮也没能逃回来几个。别说面对即将打来的唐人,就是面对山林里的野人也如一个被扒光了衣服的女人一样毫无反抗力。”

    (东北山林里,除了靺鞨、室韦外,还生活着一些不知何族人数较少的野人村落。)

    铁利部的猛安们脸有怒气,可看着满屋子的拂涅部勇士又无奈的低下了头。

    “本着拂涅部与铁利部同为一族之情,铁利部有难我拂涅部定帮的情谊,也为了方便照拂铁利部。今日我正式宣布铁利部并入拂涅部,从此两部同为一家,共同抗击欺凌我黑水靺鞨的外敌。”

    铁利部的几个谋克大惊失色,万万没想到诺个角是来吞并他们的,刚想开口反驳,可看到屋内拂涅部勇士们都刀枪出鞘恶恨恨的盯着他们时。

    几个老家伙深知仅凭族中残剩的百余青壮无力反抗,只得纷纷跪倒在诺个角面前,高呼诺个角为他们铁利部的猛安。

    上室成定从屋外走进来,面对诺个角寻问的目光,肯定的点点头,表示铁利部上下以经服从并入拂涅部。

    成功收服铁利部后,上室成定带着五百骑兵急奔黑水北岸追寻黑水部猛安阿石木。

    诺个角在安抚好铁利部留下五百人镇守后,带领余下兵马去收服东部的越喜残部。

    面对诺个角的来意,越喜残部欢天喜地的服从诺个角的安排并入拂涅部,并一同回返拂涅部驻地,离开这块让他们担惊受怕的乌苏里江西岸。

    上室成定渡过黑水后,不过一日便从当地部民口中得知阿石木的去向。

    果不如所料,阿石木正在召集分散于山林中的黑水部民集结,准备重振黑水部声威,但时日太短,黑水北岸分部的黑水部民过于分散,难以集结,七日仅召集到百余勇士。

    面对代表拂涅部猛安的上室成定突然到来,阿石木满怀疑问的将其一行招入屋中。

    刚进屋,上室成定突然大喊:“动手。”

    上室成定及部下们纷纷拔刀杀向一脸惊愕的阿石木及其部下,屋外拂涅部骑兵们闻讯迅速纵马冲散毫无戒备的黑水部民,将阿石木的猛安屋舍团团围住。

    屋内阿石木的部下尚不及反映就被拂涅部勇士砍杀在地,将阿石木拿下押到上室成定面前。

    惊愕不已的阿石木气血翻涌,指着笑呵呵的上室成定怒骂道:“上室成定,我好心待你,你这是何意?”

    “何意?哈哈哈!”上室成定看死人的眼神大笑一通,啪着阿石木的糙脸冷笑道:“我拂涅部要统一黑水靺鞨诸部抗唐,那你这个黑水靺鞨诸部首领勃极烈自然留不得。”

    “你……”

    “噗”

    上室成定不给其再开口的机会,反正是死人,再让他说一个字也是浪费自己的时间。一刀干净利落的刺透阿石木的胸膛又迅速拔出。

    阿石木一手捂着血流如柱的胸口,一手抓着上室成定的衣服不甘的跪倒了下去,至死双眼都死盯着上室成定。

    “剩下就是收拢黑水部余众的时候了。”

    上室成定在死去的阿石木身上擦拭着刀上的血迹漫不经心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