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51章 愤懑的金法敏
    唐与新罗边境的中段,两国军队沿瓠泸河(今朝鲜半岛临津江)对峙,唐天狮军驻于河西阿押珍城,新罗军则屯驻于河东的僧梁城。

    两国虽签订了停战条约,边境上表面显得安稳,实则暗流涌动,近几日更是剑拔弩张。

    双方各自的哨骑、斥候时常摸过边境潜入对方控制区刺探军情,一抓住机会就会对对方的后勤、物资储备进行破坏。

    一大早做为阿押珍城守将的苏明秀披甲挎刀登上城楼寻视战备。

    这最近几日河东岸的新罗人小动作不断,潜入河西的斥候明显比以往增加了三倍不止。

    俱斥候来报僧梁城内的新罗军操练、调动也比以往频繁,昨日又有一队押送粮草的新罗军入城,估计有两万石左右,加上前几日入城的粮草,僧梁城内储备的粮草足以满足两万大军所需。

    新罗军这几日来不断的往僧梁城内储备大量粮草,正映证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

    这让苏明秀颇为担忧,猜测新罗想撕毁和约开战不成?

    诺真是开战,驻防阿押珍城的天狮军仅有三千人,进取不足防守刚刚好,诺是新罗大举进攻,基本上是被围城的结局。

    天狮军属于都护府招募辽东华人组成的辽八军,论装备、训练和战斗力都比不上十神兽卫和燕云、北海两铁骑。

    当初殿下安排他率天狮军镇守此城的目的就不是击败来犯之敌,而是守住城池将新罗军拖在城下,为后方大军结集来援争取时间。

    既然是要在战争爆发时坚守城池,苏明秀这几日不得不因局势的变化常登城寻视城防守备准备的如何。

    至午时,早晨派去河东岸的斥候突然急冲冲的回来禀报:“禀将军,今日巳时有一支人数在五千人以上的新罗军进入僧梁城。此外,城内的新罗军一大早就在城外砍伐大木运至城内,属下估计新罗军可能在造攻城器械。”

    “加上僧梁城原有的五千新罗军,呵呵,我军的对面现有一万敌军压境了!”

    苏明秀捊着自己下巴上不长的胡须,放眼远望城东数里外的瓠泸河喃喃道。想起前年在此爆发的一场大战,在右领军大将军李谨行的指挥下歼敌数万,打的新罗军溃不成军。诺新罗来攻,也不知自己倚城能斩获多少?

    “传吾将令,严查进出城人员,诺有不诡可当场格杀。”

    “喏!”

    一干将令下达后,苏明秀转身回到城主府中,写就一份事关瓠泸河紧急军情的奏章,派人快马加鞭送往平壤。

    ……

    新罗金城王宫内,金法敏大发雷霆。今早他安插在靺鞨白山部的细作回报,黑水靺鞨四部联军被唐军将领程伯献率凤凰卫击败,除黑水部和思慕部猛安逃脱外,越喜和铁利二部猛安被唐军斩下首级挂在辕门上。黑水、越喜二部所居之地大半地域皆入唐军手中。

    这条消息同时得到了安插在平壤细作最新回报的印证。

    “黑水靺鞨还劲健、勇猛?呸!短短十几日内就被唐军歼灭,连自己部落所居之地都给占了,哪来的勇?哪来的健?一个破虚名被一群无知小儿传得神乎其神。害得本王白高兴一场外,这几日来徒费钱粮调兵遣将做攻唐准备,结果还没开始就化作泡影。”

    “当初是谁在本王面前信誓旦旦的说黑水靺鞨骁勇善战,定可在北方牵制唐军,为我军攻唐创造有利时机的?”

    怒气冲冲的金法敏扫视殿中诸臣责问道,众臣噤若寒蝉无一人敢回答。

    金法敏的视线时不时扫过吉士小鲔,倍感压力的吉士小鲔不得不站出扑通一声跪在殿中请罪道:“禀……禀大王,此乃微臣所献计策,微臣愚钝,不察黑水靺鞨真实实力,致使国朝蒙受钱粮损失,愿领罪受罚。”

    乘机攻唐的提议者吉士小鲔站了出来领罪,其他臣子无疑松了口气。毕竟几日前听闻黑水靺鞨攻入唐境消息时,大王问策,吉士小鲔提出利用这一难得的机会向北部边关各城囤积粮草调兵遣将寻机攻唐时,他们也没少在一旁声言附合,为了能在大王心中留下能臣之名,各个还提了不少补充建议。

    “你岂止愚钝,简直是四耳不闻窗外事的蠢夫。”金法敏怒不可遏的斥骂道。

    吉士小鲔胆战心惊的跪在地上,虽是三月天的冷冽天,混身却冷汗直冒,面大王的斥骂只得连连自责请罪,头几乎要伏到地上去了。

    身为太大角干(新罗设置最高阶官位)的金庾信对于大王责骂一个献策的臣子实在于事无补,出列奏道:“大王,吉士小鲔献策不当,请将其贬逐。只是这几日来我军在北方各城调兵遣将输送粮草以引起唐军警惕正在战备。没了黑水靺鞨在北面牵制唐军,我军暂无力单方攻伐唐国。唐燕王定会借此兴起事端,还请大王早做应对。”

    “难不成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儿还想借此攻伐我国不成?”

    “攻伐应该不可能,黑水靺鞨四部才刚刚平定,唐安东都护府北方还未彻底平静下来。据闻那位燕王这两年来不断的对海外用兵,去年平了儋罗国,占了倭国对马岛,又兴师动众的攻伐倭国南北方各蛮夷所居岛屿。安东都护府的兵力有所减少,燕王不蠢就不会进攻我国。但从上次两国和谈来看,借此对我国敲诈勒索是必不可少的。”

    金庾信的一番推论令金法敏心中犹如被塞上了一块大石,堵的难受,自己堂堂一国之主竟被一小儿敲诈勒索。

    金法敏愤懑的神情金庾信看在眼里,不得不劝诫道:“大王,我国目前尚未恢复元气,忍一时之辱方能成大事。”

    “爱卿所言,本王知晓。”

    金法敏捏着拳头有些丧气的坐回榻上,双手握拳,暗恨国力孱弱连唐国一个都护府都难以对抗。

    “大王,就几日来我军在各边关储备粮草调动兵马引起唐军警惕之事,还需遣使携厚礼去平壤向燕王说明是军队例行补充粮草换防,以消燕王戒心。即使不能免除被敲诈勒索,但我国在此事上主动馈赠厚礼掩盖实情,燕王也不好过于压迫我国。”

    金法敏想了想,觉得金庾信所说有理,看了眼还跪在地上的吉士小鲔,冷哼道:“吉士小鲔,本王给你一个待罪立国的机会,由你出使平壤向燕王阐明我国并无不臣之心。诺是被索要钱粮,你只能答应最高不过三万石。办不到?想想你一家老小吧。”

    “臣……臣领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