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49章 黑水捷报
    此次李煜回到安东,带回来的不只是一票亲随,还有千余崔玄费尽心思从棠溪冶铁城招募来的兵器匠师,加上匠师们的家人足足有六千余人。

    虽然只有年前李煜令崔玄招募匠师的一半,但这千余兵器匠师中,在棠溪冶铁城有名的铸剑大师就有五十位之多。令李煜在回安东的路上还是高兴了好一阵子,为此奖赏崔玄黄金千两、豪华马车一辆。令其再接再励,争取把棠溪冶铁城的匠师们都挖走,思毫没在意崔玄那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待李煜走远后,想起接到命令的年前年后为了这千余匠师的辛劳,崔玄差一点老泪纵横指天哀叹:“殿下,你这是逼着某召集人手把棠溪冶铁城的匠师都给您绑来啊!”

    为了向匠师们表达自己对他们的重视和尊重,在他们心中留下燕王仁厚爱民的好映像,将来更加精诚卖力的为自己打制兵器铠甲。

    李煜硬是在路上拖了三天时间与匠师们熟悉了下,还与五十位德高望重的铸剑老师傅们亲切坐谈、嘘寒问暖,当众授予官职(武备坊管事职务,但隶属燕王府,无品流官),给予高额度的尊老补助。

    燕王殿下的礼遇、亲近热情,把他们这帮打了一辈子兵器,之前就没见过朝廷大员的铸剑老师傅们感动的涕泪交加。纷纷指天发誓,定为燕王殿下管好这帮年轻后生,打造出天底下最精良的兵器铠甲以报殿下的知遇之嗯!

    有了这五十名棠溪冶铁城铸剑大师和千余熟练的兵器匠人加入设于铸铁城的武备坊,武备坊的兵器产量和质量将提高五成不止,为李煜提供源源不断的优质兵器铠甲。

    比起为此付出的五万贯安家费和辽东上万亩的土地加山岭,实在不值一提。

    匠师们的安置仍由崔玄全权负责送至铸铁城,耽搁了三天的李煜紧赶慢赶终于赶回了平壤处理王虎惹出的三江变局。

    同时到达的还有走了一圈弯路的台湾都督府都督薛茂勋和负责开采台湾金矿的寻金卫校尉封常明请求增兵的奏书。

    李煜一回到平壤就召集都护府一众文官武将开会。

    李煜不在安东这几月负责都护府运转的长史李元素和司马薛俊总算是松了口气,这尊大神在洛阳浪了几月终于舍得回来了。

    接到命令来开会的张世、高崇礼、李业诩几人也是高兴,更确切的说有点小兴奋。

    从两京寄到平壤的各类报刊上了解到,咱燕王殿下于上巳节夜晚在洛阳搞了个盛大的烟花表演。

    身为燕王麾下亲信将领的他们竟还不知烟花为何物?这让历来燕王府出的新发明而先睹为快的他们情何以堪?

    张世、高崇礼几人私底下谈论着是不是要奏请殿下在平壤也来个烟花表演好让他们见识见识,这烟花倒底是何美物?竟令洛阳各报刊不惜笔墨争相报导赞美?

    当看到李煜从幕后走出来坐于上首的严肃神情,兴致昂然要奏请殿下在平壤来个烟花表演的张世、高崇礼几人暗道今日情形不对。

    李业诩捅了捅张世、高崇礼,告诫几位好友道:“殿下今天心情不好,放烟花之事还是改天再奏吧。”

    张世、高崇礼几人连点头应下,以往殿下开会时都是和颜悦色,今日却神色严肃,知殿下此刻心情不是很好,诺是奏请放烟花,简直是往刀口上撞。

    李煜看着满堂安东的文臣武将安静的坐在榻上,大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个个都等着自己发话。

    食指轻敲着桌子,李煜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说道:“王虎征伐黑水靺鞨越喜部,却引来四部联军大败而归,玄武卫几乎被打残。在座的诸位身为安东的贤臣良将,比吾更早得到更确切的消息,就此事各位都说说心中的想法吧”

    “殿下,王虎擅起边衅,还丧师辱国,论罪当诛……”

    负责执掌都护府刑法的法曹参军事于慎言当即指出王虎罪责,言依大唐军法,依律需斩。

    这令与王虎交好的张世不乐意了,在于慎言还没讲完就呛道:“于二郞,你这是不当将军不知领兵作战的难处,为一败就要杀领兵将领,你让薛大郞的父亲处于何地?”

    坐在武将一列首座,面无表情的薛讷无辜躺枪,眼神怪异的瞧了眼涨红着脸、大着嘴巴激动的与于慎言论道的张世。

    “薛郡公为大唐东征西讨数十年,立下功勋无数,至今仅有大非川一败。数十年之功完全可以补一败之过。”

    于慎言怎么说也是前宰相于志宁的儿子,岂会轻易被张世带进陷井而无辜开罪薛讷,气定神闲的把薛仁贵大夸了一番,论其功过驳斥不依不饶的张世。

    瞧两人有吵起来的架势,还将己父胜败做为治王虎战败罪责大小的标准,无辜躺枪的薛讷镇定不了了,只得向李煜奏道:“殿下,胜败乃兵家常事。诺是按于参军所奏,为一败而按军法诛大将,此将影响往后军中将领作战的积极性。依臣看,将王虎贬为小卒足以示惩戒。”

    素与王虎有隙的高崇德笑了,一向狂傲的王虎要是被贬为小卒,这在一众燕王府亲卫出身的将领面前如何抬头?下次见到他,那画面岂不要太美。

    “殿下,臣只是阐明朝廷军法规制,做为殿下的参考,并非一定要按律杀了王虎。如何惩处,还是依殿下决断。”

    于慎言也是聪明人,瞧对面的一众武将对他没好脸色,张世这个粗胚又死咬着他不放。自是不敢因自己一言致使殿下真依律将王虎给杀了,从此被一众武将给记恨。

    “哼,鼠辈!”

    张世不屑的冷哼一声,于慎言云淡风轻的朝其拱手回道:“彼此彼此!”

    ……

    张世与于慎言互喷,殿中其他人只是看戏而不愿牵扯进去,毕竟这趟混水他们可不想躺。惩处王虎到底还得看殿下的意思,可殿下却放任两人争执却坐在位上什么也没说,观殿下神色心中应该是有决断了。

    做为李煜亲信中的亲信,在薛俊眼里看来,殿下让众臣议议王虎战败一事,不过是想了解下众臣心中对此事的看法,做为惩处王虎轻重的依据。

    就眼前情况看来,王虎即使战败损兵折将,也没改做为殿下心中爱将的地位。

    在坐诸臣除了个于慎言讲了遍朝廷军法引起与张世互喷,薛讷因两人牵扯进来说了句公道话外,其他人都默然无语,这无疑给了殿下惩处王虎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的理由。

    王虎这一仗打的实在太不像话,李煜恨铁不成钢暗骂其真是一头猪,数年栽培竟没起到多大作用,有勇无谋的典型。

    可也不能因此将忠诚毫无心机的王虎给严惩了。

    做为一个合格的统治者,自是需要王虎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只知一心效忠的将领做为身边一员爱将,用以牵制其他才华横溢的将领,虽然他不是一员良将。

    正如汉武帝重用战绩平平的李广利分战功赫赫的卫青权柄;宋高宗重用逃跑将军刘光世制岳飞、韩世忠等名将。

    就在殿中诸臣等着李煜决断时,门外突然有信使来报。

    “禀殿下,黑水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