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48章 北逐靺鞨三
    随着靺鞨骑兵溃败,截击王虎部的靺鞨人大部坠入江中,程伯衡又率军加入江左翼战场,阿石木本部压力大增,逐渐有被唐军围拢之势。

    欲血拼杀的阿石木眼见败局以定、无力回天,己方兵力又陷入绝对劣势,在唐军围拢之前,毫不迟疑下令全军向北撤退。

    可与唐军绞杀在一起哪有那么容易脱离接触从容撤退的,结果是阿石木下令撤退时,自己率领麾下两百余骑兵奋勇杀出战场。大部靺鞨步卒却仍陷于唐军之中,不但未能及时脱离,还因他们的勃极烈率众退走而军心涣散无心再战,各自苍慌逃命却反被唐军乘势围拢。

    最终随阿石木退走的仅有三百余人,大部为唐军阵斩,小数侥幸逃离。

    早以打定主意要彻底击溃黑水靺鞨饮马黑水的程伯献岂能轻意让阿石木逃走。

    在歼灭战场上的靺鞨残军后,留下少许步卒照顾伤员外,程伯献亲率全军一改之前稳妥打法,对阿石木穷追不舍。

    双方沿着乌苏里江南北走向一逃一追,唐军人不卸鞍、马不卸甲亡命追逐靺鞨残军四百余里,至黑水部位于黑水与乌苏里江交汇处的村寨所在。

    阿石木一路奔亡收拢了不少溃兵,加上留守村寨的兵马和族中能战妇女,麾下可战兵力达一千两百余。

    不甘心失败的阿石木将族中老弱迁到黑水以北躲避,亲率余下兵马与穷追而来的唐军战于黑水之畔。

    靺鞨军虽再度壮大至千余人,可瞧其军中甚至有了不少手持兵器的壮妇。

    程伯献大笑三声,以经将靺鞨人打到兵穷粮尽的地步,今日黑水之畔将是最后的决战。

    胜利在望,程伯献抛掉了稳操稳打的用兵之法,手中马槊一挥,大喊:“杀!”

    战意高昂的两千余唐军将士得主将令,哪还沉得住气。骑兵一夹马腹率先冲锋,步兵紧随其后,顿时黑水之畔喊杀声四起。

    此战黑水靺鞨诺再败,四部之地将尽为唐人所有。

    都不需要阿石木呐喊助威,残余下来的靺鞨四部将士,包括黑水部中能战的壮妇同仇敌忾,犹如野兽般嚎叫着与杀来的唐军对冲。

    两军一交锋,一时间人仰马翻、鲜血飞溅,一条条鲜活的生命瞬间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为了洗涮作战不利之耻,麾下五百骑兵仅剩三百余骑的王虎挥着手中的长柄大刀冲在了最前面,冲入靺鞨军中杀得最为疯狂。

    连斩数人后,王虎直接弃马步战,手中的长刀犹如长了眼睛,将目光所及的靺鞨人皆斩。

    奋勇拼杀的越喜部猛安屋作林瞧见生死大敌王虎,一时怒发冲冠,诺非此人冲伐本部,岂有今日四部灭族大战?

    屋作林持着手中缴获来的横刀,连斩冲他来的唐兵直逼杀他靺鞨勇士如切瓜砍菜般的王虎而去。

    鲜血的刺激下,杀性大起渐入疯狂的王虎眼角一撇,撇见老对头屋作林直奔自己而来。

    “呵呵,靺鞨蛮拿命来!”

    王虎凶狂的将手中的刀从一名靺鞨人腹中抽出,贯注全身蛮力朝屋作林挥刀砍去。

    长刀劈来,屋作林急提刀格挡。

    “咣。”

    屋作林眼神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恐看着手中断了一半的钢刀,失去了支撑的身体从左肩至右腰下一分为二倒在早以染红的雪地里。

    被一刀两段的屋作林在王虎眼里已和猪狗无异,不屑一撇,一脚跨过与冲来的靺鞨人战在一起。

    程伯献武力虽不及二弟程伯衡,但一手熟练的马槊招式令欲斩他的靺鞨人而不得,反失了自家性命。

    眼瞧靺鞨人逐渐不支,步步后退,程伯献脸上的喜色更盛,挥起手中的马槊更为有力,一刺就将一名欺身而来全身穿戴缴获自唐军明光铠的靺鞨人贯胸。

    铁利部猛安阿布思水瞧自己儿子被那名唐将一枪穿胸而死,大恨,持起手中缴获自唐军的长枪嗷嗷直叫的来战。

    充满阿布思水悲呛之声的吼叫影起程伯献注意。瞧其身强体壮,穿着一件虎皮制皮衣,头戴貂皮帽,胯下座骑又是难得的良驹。

    对靺鞨人社会组织形式有一定了解的程伯献猜测其可能是靺鞨部落的猛安或谋克。

    满怀丧子之恨的阿布思水持枪杀来,冲至距程伯献五步之隔,胸膛突然被一杆马槊穿胸而过,长长的槊锋带出一腔热血,又迅速从其胸膛抽回。

    阿布思水惊滞的眼睛望着血流不止的胸膛,握着长枪的手为之一松,身体无力的倒在地上。

    “哈哈,大哥,小弟阵斩了一名靺鞨人的猛安。”

    程伯正持槊指着死不瞑目的阿布思水喜不自胜的向大哥程伯献邀功。

    程伯献面带微笑,勒马至四弟身边,拍了拍兴奋不已的四弟肩膀:“四弟好样的,得胜而返时,为兄定在殿下面前为汝请功。”

    “哈哈……多谢大哥!”

    程伯正一张憨厚的脸上乐开了花,想必此次回去,凭阵斩黑水靺鞨一个猛安,怎么也能升为旅帅了。

    ……

    思慕部猛安胡群鹿眼见败局以定,不想跟着阿石木一起死在这,召集身边的几十个本部儿郞打马杀出战场,沿着黑水流向朝本部所在地打马狂奔。

    瞧思慕部猛安都逃了,黑水靺鞨人为恶劣的生存环境所造就的坚韧、悍勇不畏死的性格终于无法再支撑他们死战下去,做那无谓的死伤,纷纷选择溃逃以求保住自己一条性命。

    靺鞨人丧志亡命逃离战场,致使呈现胶着的战场形式突变,转为唐军对溃逃的靺鞨人一边倒的屠杀。

    无可挽回的阿石木挥泪,带着一直紧紧跟随在身边的数十骑纵马向北狂奔,踏过早先在未完全封冻的黑水上铺设的简易扎木桥。逃至黑水北岸后,迅速带人下马,不顾尚未逃过来的同族勇士们的哀求、斥骂,将扎木桥推至黑水中。眼睁睁的看着南岸数百同族勇士被追来唐军斩杀于冰面上,自己含泪带着仅剩的数十骑消失于北岸的丛林之中。

    没难斩杀黑水靺鞨的勃极烈,程伯献站在黑水南岸失望的看着北岸茫茫原野,王虎更是为没能杀了生死大敌指着对岸怒骂不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