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46章 北逐靺鞨一
    大战在即,身知罪责难恕的王虎带着五百玄武卫来助程伯献,以便待罪立功。天』籁『小说Ww

    程伯献笑脸相迎,亲自出营将王虎一行接入营中。好歹人家燕王府的资历摆在那,虽是败军之将,但镇守湄沱湖都督府大半年,与靺鞨人大小十数战,对靺鞨人和当地地形了解肯定比自己熟悉。

    有这么一员与自己平级的虎将甘愿于麾下听命,程伯献还是挺高兴的,回去后正好可以向张世、李尚旦、刘永贞等憨货好好吹一吹。牛逼烘烘的疯老虎可是自甘为吾前趋,可见吾之将才在诸位之上!

    “咚咚……”

    平静的乌苏里江上突然战鼓雷鸣,两支军队在冰封的江面上南北对峙,大战一触即。

    一方是旌旗招展、队列严整、刀枪出鞘身着玄甲肃穆以待的唐军,另一方是兵器杂乱、毫无队列阵形可言,嗷嗷直叫意图扰乱唐军军心的黑水靺鞨大军。

    “程将军,不妨由某带领麾下将士先行冲阵,打乱对方部署。”

    “王将军稍安勿躁。”程伯献谈笑自诺,毫无大战前的紧张气氛,按下急于上阵冲杀的王虎笑道:“吾华夏军队自古弓弩天下无双,每逢战阵必弓弩齐,以挫四夷锐气,再行冲杀。吾军只需待靺鞨人冲阵后,王将军再猛击其部方可。”

    王虎一怔,转瞬明晓程伯献用兵之法,想起自己用兵大开大合却屡有失策,心有惭愧,拱手示敬道:“还是程将军思虑周全,某还是孟浪了。”

    “王将军妙赞、妙赞吾也!”程伯献哈哈一笑,心中颇为得意,能让王虎自甘屈居于己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

    “嗷呜……”

    靺鞨人军阵之中分出千余人,在一名身高七尺,手持长柄大斧的猛人领头下缓缓出列。阵列之中,犹如狼吼虎啸声此起彼伏,靺鞨人以此鼓舞士气,激自身的兽性。

    “看来靺鞨人要进攻了。”

    程伯献收起笑脸,神色严肃道:“王将军,待会吾军弓弩齐后,吾令旗一挥,还望将军率麾下五百骑立行冲杀突入敌军之中,搅乱其军。”

    “程将军放心,某王虎今日诺不能破靺鞨人,誓不回军。”

    王虎神色肃穆,拱手领命,勒转缰绳回到麾下五百骑中严阵以待。

    此时,靺鞨人以冲至唐军阵前九十丈内,程伯献右手一挥,早以弓弦拉满的一千弓弩手一次齐射,箭矢在天空中形成一道箭雨,向朝唐军阵列奔跑的靺鞨人呼啸而来。

    初唐时期,唐军士兵皆自备弓一把箭矢三十支出征,战阵之中,诺有需要能人人皆为弓弩手齐射,令四夷胆寒。

    嗖嗖的箭矢呼啸而下,靺鞨人奔跑中,举起手中用树枝编成的简易盾牌格挡,冲锋的步伐毫无停歇,嗷嗷直叫的向枪刺林立的唐军阵前冲去。

    盾牌毕竟是靺鞨人粗糙的手艺临时赶制出来的,防御效果并不尽人意,冲锋中,时有靺鞨人的盾牌被箭矢射穿而立毙。何况盾牌大小也只有唐军骑兵持的圆盾大,在冲锋中仅能掩护头部,大半个躯干处于唐军箭矢射击范围内。

    看着战场上己方勇士们被唐人箭矢屠杀的一幕,阿石木焦心不已,对唐人的试探性进攻还未接战就就死伤过百,实在不是个好兆头。

    自以唐人交战以来,黑水靺鞨各部还未与唐人堂堂正正的列阵打过一仗。之前交过手的王虎并非一员中规中距打阵地战的将领,奉行战决,往往见敌就冲,以致被阿石木佯败引入伏击圈被打的大败亏输。

    后绪战事不是攻城就是攻唐军营寨,使阿石木与一众猛安、谋克们都没见识过唐军列阵而战的样子。眼下碰到程伯献这号打呆仗的对手,以致任何阴谋诡计都使不上。

    诱敌深入,唐军不追;骑兵骚扰,唐军则派神射手于军阵外围应对;伏击?不说唐军紧紧跟着,保持半天行程距离,就大江两岸数里范围内一览无余,设伏与不设有区别吗?

    起冲锋的靺鞨人终于冲过了唐军箭阵的死亡线,面对唐军的枪阵毫无畏惧,挥着手中兵器嗷嗷直叫的朝着林立的枪阵扑了上去。

    “刺!”

    长枪兵都尉崔意大喝一声,士兵们持着手中的长枪对着冲来的靺鞨人突刺出去,瞬间洞穿数十名悍不畏死的靺鞨人。长枪兵们来不及思考,急忙抽出长枪机械般的再齐齐刺出去,如此反复进行同一个动作,直至阵亡,再由身后的另一人补上来。

    宁静的乌苏里江面上喊杀四起,水晶一样光洁的冰面上流淌着冒着热气的鲜红血液,一具又一具尸体睁着不甘的双眼倒在了冰面上,任由自己的满腔热血流淌在洁白的冰面上散着妖异的光芒。

    “杀……”

    唐军长枪兵们扯着嗓子狂吼,声势一点不比狰狞着脸嚎叫着往自己枪上冲的靺鞨人低。

    长枪兵们手上的滴血长枪在吼叫中没有半刻停歇,每刺出一次必前进一小步,留下身后一地的尸体。前进中,时不时有人被悍不畏死的靺鞨人突入阵中所杀,惊愕不甘的倒在冰面上。

    转眼间,先行冲阵的靺鞨人在唐军的长枪阵前死伤过半,数以百计的同族尸体并不能使生性凶悍的靺鞨人为眼前的惨像所动,嚎叫声中仍旧义无反顾的冲向唐军的长枪。

    两方主将时刻注视着战场上的形势,相比起焦虑不安的阿石木及其麾下一众猛安、谋克们,程伯献与麾下诸将们肃穆的神色中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时间到了,挥旗令王虎率其部出战。”

    战局展对己方有利,程伯献心中做过计较后,冲持旗兵下令道。

    “喏!”

    得令的持旗兵将手中的玄底凤凰旗挥动起来,时刻等待出战命令的王虎瞧见后,挥动手中的长柄大刀,朝前一指:“玄武卫随某杀……”

    “杀……”五百玄武卫骑兵齐吼道,挥着手中的兵器,双腿一夹马腹,紧随自家主将冲出军阵,突入唐军阵前的靺鞨人中就是一阵砍杀。

    残余的数百靺鞨人瞬间被斩杀殆尽,剩余者自知不敌,转身回逃。

    王虎手刃数名靺鞨人,自战败以来心中积累的郁气大出了一通,瞧自己的敌手阿石木仍悍然不动。王虎一个刀背拍在马屁股上,座骑得知主人的意向,嘶鸣一声,毫不迟疑的迈开四条腿踏着冰面向靺鞨军阵冲去。

    玄武卫骑兵紧跟其后,两千只钉上了马蹄铁的马蹄加冲锋时踩在冰面上出气势磅礴的咚咚声。

    玄武卫一冲而过的冰面随即传出丝丝声,出现一条条裂纹,好似再加一点点力就会瞬间碎裂。

    “不好,全军后退。”

    瞧见冰面裂纹不断扩大至自己脚底下,崔意大惊,急忙下令长枪兵缓缓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