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45章 勃极烈的诞生
    黑水靺鞨四部联军冲冲赶回越喜部位于乌苏里江右岸的驻地,思慕部和铁利部闹着联军立即解散,各回各家。

    越喜部则慌了神,唐军可正从南面追来,越喜部首当其冲,要是联军解散了,本就联遭重创的越喜部根本无力抵挡,唯一的选择就是立即带着族人们奔亡于山林,迁移他地。

    越喜部猛安屋作林在四部聚议中大声急呼:“我们此次攻杀唐人数千,他们根本不肯善罢甘休,尾随而来就是要寻机消灭我们四部。此时四部联盟就此解散,我越喜部要么被唐人灭族,要么向北迁移,远离此地。今日你们置我越喜部安危于不顾,到时唐人占了我越喜部所居之地,在此筑城移民,攻伐尔等三部,看尔等拿什么抵挡唐军?看到原拂涅部所居的湄沱湖一带了吗?那就是我越喜败亡后尔等的结局。”

    越喜部一月前遭遇王虎率军突袭,部族人丁死伤不少,向黑水部阿石木求援下组成四部联军大败轻敌的王虎所部,玄武卫死伤惨重,四部联军得以突入湄沱湖都督府。可前后大小数战,越喜部原三千能战之兵如今仅剩千余,面对气势汹汹前来复仇的唐军,如何能挡得住?

    越喜部猛安屋作林和一众谋克们对思慕部、铁利部要求解散四部联盟各回本部,怒急攻心,在帐中与二部争辨,言唇亡齿寒的危局。

    “叮叮”

    阿石木持手中的横刀连敲火堆边的石头制止帐中争执起来的三部猛安、谋克们。

    待帐中静下来,阿石木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屋作林说的不错,眼下不是我们四部联盟解散的时候。我们攻入湄沱湖都督府内,杀伤数千人,和唐人已是不死不休之局。何况唐人早以窥觊我们黑水靺鞨各部所居之地,驱逐拂涅部据其地只是开始,之前攻伐越喜部早以蓄谋已久。诺此时我们四部好不容易联合起来将唐人打回去,却因一时失利而解散,那得到增援的唐人岂会轻意放过眼前各个击破的好时机?大家都不用想,唐人可是只距我们半天路程就杀过来。今天要是四部联盟散了,越喜部定马上败亡,下一个就是我黑水部,然后就是铁利部,再就是思慕部”

    吵闹要立即散了回本族的思慕部猛安胡群鹿、铁利部猛安阿布思水沉默了。不是他们不懂唇亡齿寒的道理,而是数战下来本族青壮伤亡过大,再战下去本部何以自保?白山黑水之间的各族各部可非良善。只得抱着侥幸心理,认为唐军顶多灭了越喜部再攻黑水部,尚无实力攻伐所居偏远的铁利、思慕二部。

    四部的谋克们被阿石木一番肯切的言词说的头脑为之一清,切切思语,脸上不无担忧之色。即担忧联盟解散后被唐人各个击破,人亡族灭,又担心与唐人决战,不论胜败自身都会伤亡惨重,于本部也极为不利。

    几个猛安和一众谋克们哀叹,他们黑水靺鞨并不缺乏强壮不畏死的勇士,奈何兵器甲胄与唐人差距实在太大,胜了伤亡也不低,这早以被与唐人的数次野战所证明。

    考虑来考虑去,四部唯有继续联合才能在白山黑水间生存,外抵唐人,内相互扶助。即使伤亡过大,四部剩余青壮集合在一起也不是外族可随意欺辱。

    思慕部猛安胡群鹿、铁利部猛安阿布思水向帐中诸人致谦一时糊涂,自承不再解散联盟,砥砺相助共击唐人。

    阿石木笑了,四部联盟就这么被他确立起来,待击败唐人再威临实力弱小的黑水靺鞨其余五部,将之整合进来,到时能战之兵万余何惧唐人?再度兵临湄沱湖一带时,定将唐人连根拔走,再攻唐安东都护府各地。掳走唐人工匠和男女为奴,我黑水靺鞨还会如今被般弱小吗?

    三部猛安及各部谋克们再无异意,各自回到本部中,以他们身为部落首领、氏族族长的权威说服士气低落、极欲回到部族中的勇士们响应。

    第二日太阳初升杀马盟誓,四部联盟更进一步结为五十多年前的黑水靺鞨部落联盟,举阿石木为新的黑水靺鞨诸部首领,称勃极烈。

    阿石木在萨满巫师的祈祷、祝福下荣登黑水靺鞨最高首领勃极烈,梦寐以求的得到了拥有统号黑水靺鞨各部的权利。

    荣登勃极烈之位的阿石木站于高台俯视向他臣服的三部猛安、各部谋克、勇士们,挥起手中缴获来的横刀狂吼道:“黑水靺鞨的勇士们,是时候让唐人见识我们勇武的时候了。”

    “嗷呜”高台下,黑水靺鞨四部人马用他们特有的嚎叫声响应他们的勃极烈诞生,即将来临的大战嚎呼。

    “大哥,俱哨骑来报,黑水靺鞨四部今一大早聚在一起不知庆祝什么?”

    “管那群靺鞨蛮为何庆祝,等咱们砍下他们的首级就是咱们庆祝的时候。”

    程伯正撇撇嘴,对三哥程伯立就靺鞨人聚个议也十分关切的模样不以为然。

    凤凰卫正处在乌苏里江上游,靺鞨人就处在江的下游。两军一南一北,直线相对。天虽未再下大雪,但江面冰封可跑马,江两岸又是宽广的河滩,积雪之下,无兵可藏,想出其不易的打伏击不可能。唐军沿冰面两个时辰可直抵靺鞨人宿营地发起攻击,双方之间将在正面一决高下。

    “靺鞨知我们跟在他们身后,终要一决胜负,大战在前还有心情庆祝喜事,想必有什么倚仗。我军当不可轻敌,否则像王虎一样惨败而回,以何面目回见燕王殿下。”

    “大哥将军所说的是。”

    “只是,大哥,当下我们是立即进攻还是?”

    “靺鞨人知晓我们的行踪,急冲冲的跑过去这不是给他们以逸待劳吗?”程伯献胸有成竹,笑道:“我军就吃胞喝足,养足精神,节省着力气慢吞吞的走过去遇敌列阵而战。靺鞨人是伏还是以逸待劳我军皆不惧也!抓到的俘虏不是说了,他们四部联军吃食快完了嘛。”

    “哈哈哈,大哥说的是,急于交战的并不是我军而是靺鞨人。交战的主动权完全掌握在我军手中,就让靺鞨人在前方焦急的等着。”

    程伯衡哈哈一笑道,心中佩服大哥遇敌心中的那份冷静与沉着,打仗不焦不躁,沉沉稳稳的让敌人毫无战机可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