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43章 湄南解围
    驻防于东栅州治所栅城的程伯献接到李煜的军令,立即集结麾下的凤凰卫,马不停蹄的赶往湄沱湖都督府解围。

    于龙河县城外歼灭五百余入寇至此的靺鞨人后,全军在满城百姓欢迎的呼声中,片刻不停的从城下经过,往东方急行军而去。

    “报……禀将军,黑水靺鞨四部联军计有五千余人围在湄南县城外,六百余人在率宾县境掳掠……”

    随着哨骑的不断回报当下湄沱湖都督府局式,程伯献与麾下诸将脑海里有了个清晰的敌我态势图。

    拿出湄沱湖都督府地图,程伯献用几个小石子表示靺鞨人所在及兵力几何,望着地图一阵神思。

    脑海里经过一番计较,程伯献有了退敌之策,站起身来,入眼之处还是一片白雪皑皑。

    “在中原这时候都以立春,草木发芽了,辽东仍时不时天降一场大雪,这越往北走雪越大,天更冷。”

    诸将有些不解,前方军情紧急,主帅此时为何谈起天气来。

    程伯衡寻问道:“大哥,我们当下该如何进军?”

    扫了一遍三个弟弟和其他将校,程伯献淡淡一笑:“不急,湄沱湖都督府各城都储备了足够过冬的粮草,靺鞨人又不善攻城,至今连仅有百余兵加一众百姓防守的城池都未攻破,根本无需担心各城安危。各城百姓才迁来数月,连土地都没开垦出来几亩,百姓又都住在城内,靺鞨人在城外连草谷都没的打,全靠自己的存粮过活,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主动退却。”

    都尉崔意皱了皱眉头,说道:“将军,我军奉殿下之命增援湄沱湖都督府,击退靺鞨人。诺是作壁上观由靺鞨人主动退兵,殿下诺是知晓,恐怕……”

    “哈哈哈,谁说本将要任由靺鞨人从容退走?”

    “大哥\将军的意思是?”

    程伯献哈哈一笑,分析道:“靺鞨人粮草不足,所以重兵围屯有大量粮草的湄南县城,分一部分兵攻伐其它各城,可却一座城都打不下来,更别说获取粮草。时间托的越久,靺鞨人越难以坚持,军心必定随着粮草即将耗尽而散。待他们坚持不下去退兵时,必定各部将无斗志、兵无战心。我军乘机追杀,必能一战而胜。倘若我军现在就急冲冲的去解围,最高兴的绝不是困于湄南城内的王虎,而是进退维谷的靺鞨人。靺鞨人迫于粮草有限,最希望尽早与我军决战,战时必定个个悍不畏死,兵力又在我军之上。到时,胜败将难料?”

    “当下我军只需寻一有利地势扎营固守,定令靺鞨人如梗在喉方为上策。”

    “大哥,我军当下要固守,何不入最近的率宾县城内,何需再寻有利地势。”

    程伯正一番话立即得到一部分将校的赞同,与其全军费心费力去修营寨,哪能和驻守坚城比。

    得到其他将校的附和,程伯正自认提了条好建议,与几个将校议论开来。

    程伯献脸色一黑,上前就拍了下四弟的后脑勺,喝道:“你小子不看地图的吗?率宾县距湄南县足有一百二十多里,靺鞨人撤退后等哨骑传来消息都过大半天了,再急行军一天赶到湄南县,靺鞨人都走了近两天。咱们再急追过去,先不说他们都回老窝了,追到我军也成疲军,这仗不用打都输了。两地相隔这么远,如何起到使靺鞨人如梗在喉?”

    程伯正晃然,对自己出了个馊主意颇为懊恼,摸了摸被大哥拍的有些生疼的后脑勺,犟着脸嘀咕了半天,惹得其他人忍俊不禁笑岔了。

    ……

    与诸将商议好后绪事谊后,程伯献下达军令,由二弟程伯衡率一营兵马肃清游弋于率宾县境内的六百余靺鞨人,自己则率主力奔往湄南县城南三十里,湄南湖大拐弯处西岸的山坡上扎营。

    越过重重山岭而来的凤凰卫立分两部,大部沿河朝北而去,七百兵马则往东而去。

    程伯衡率兵赶至率宾县境。破不了城,在城外游猎寻找破城机会的黑水靺鞨越喜部闻讯,大喜过望。

    双方相战于率宾县西的海岸边,唐军凭借优质的铠甲、钢刀,座下高头大马大败武器装备处于劣势,靠着一身悍不畏死拼杀的越喜部。

    唐军当场斩杀三百余人,越喜部余众向北逃入山林。

    解决率宾县境内靺鞨人后,程伯衡婉拒了县令和全城百姓的热情犒劳,立率所部北去与凤凰卫主力汇合。

    程伯献率军行至湄南河大拐弯处西岸的山坡上,命令全军抓紧修建营寨,撅深沟竖尖桩。

    湄南城外,得知消息的黑水部酋长,黑水靺鞨人称酋长为猛安的阿石木立即召回分散于各地的一千余兵马,加上刚刚增援而来的一千余人,在城外留下两千兵看住城内唐军,亲率四部联军五千余人来战。

    程伯献下令全军依靠在营寨外挖出的壕沟、木头搭起来的建议防御工事坚守不出。靺鞨人则围着唐军营寨猛攻不止,连攻五日,付出近两千人的伤亡仍不能下,唐军伤亡也在四百余。

    再次打退靺鞨人的进攻,程伯正持滴血横刀立在寨墙上大声讥笑道:“靺鞨豚不过如此,今日可还再来与吾大战三百回合?”

    因黑水靺鞨人爱吃猪,凤凰卫将士便给他们取了个靺鞨豚的雅号。

    阿石木气恼的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下令全军回营。

    在地上撅上土坑,用兽皮枯枝搭起来的帐篷内,作为联军首领的阿石木与其他三部猛安及四部的谋克们坐在帐中一言不发。(黑水靺鞨酋长称为猛安,作为部落和部落长的称谓,谋克是作为氏族和氏族长的称谓。)

    思慕部猛安胡群鹿沉声道:“我部所带的干鱼、肉再过两天就吃光了,要是不能击败唐人夺的吃食,我部的勇士可没力气打仗了。”

    “唐人那一身的铁甲还有雪亮的钢刀,儿郞们手中的弓箭和刀枪根本不能比,想在两天内打败唐人,我认为不可能。”铁利部猛安阿布思水摇摇头叹气道。

    “你们还想着打,我部的儿郞们都快死光了,要我看咱们撤吧。”越喜部猛安屋作林声音突然拔高,语气里充满了愤懑。

    “撤,当然要撤,诺不是为了救援越喜部,我思慕部好几百儿郞也不会死伤在此。”

    早就对越喜部猛安屋作林不满的胡群鹿没好气的呛道,立即招来屋作林和越喜部一众谋克们反唇相讥。

    没抢到黑水部猛安阿石木许若的铁器、粮食、奴隶而满肚子怨气的思慕部谋克们不干了,当场与越喜部的人吵了起来,大有当场拔刀打杀一场的架势。

    铁利部和黑水部的人刚开始时劝两部以和为贵,可劝着劝着因各自心中都有不满,也跟着对骂起来。

    苦于当前困局的阿石木听着帐内吵闹声头大如牛,十几日来战局不利心中的郁气突然爆发出来,猛的拔出腰间夺自一名唐军校尉的横刀立劈身前的正在熬煮肉汤的铁锅,吓得骂的不可开交的四部众人惊愕的回头看着他。

    阿石木怒火中烧,对着帐中吼道:“撤军。”

    ……

    “报,将军,靺鞨人正在撤军!”

    困于城内十几日的王虎等一干玄武卫将校喜出过望,登上城楼。果然,围于城外的靺鞨人以收拾好行装正缓慢向北撤去,湄南城围终于解了。

    凤凰卫大营内,众将士个个激动不已,几个将校纷纷向程伯献请战,担任先锋追击靺鞨人。

    程伯献摆摆手笑道:“不急,等靺鞨人先走一段安生路放松警惕时,咱们再突然杀上去。”

    “将军高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