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42章 三江变局
    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在李煜与崔玄商议推出新措施来加快对海外的开拓时,驻防于媚沱湖都督府的王虎却耐不住无所事事,无心于日复一日的操练士兵,管那些新迁来的百姓生产生活的繁琐事。』天『籁小』说WwW.⒉

    几次带兵进入媚沱湖以北广袤地带寻找拂涅部,意图将其歼灭,奈何拂涅部自有了上室成定加入并被诺个角引为军师后,举部北遁,实行修养生息之策,令王虎无果而归。

    既然找不到拂涅部,那就找黑水靺鞨其他部落的麻烦,王虎自然而然的盯上了生活在乌苏里江中游,实力不是很强的越喜部。

    做为跟随燕王身边多年的亲信老将,王虎可是知晓燕王对这片地域的垂青,诺是自己在殿下回安东前败越喜、逐黑水,尽收三江平原为唐土,以此为见面礼恭迎殿下回到安东,将是难得的大功一件。

    防盗章节,待会修改

    文曲文房店在长安东西市相继开业后,没过一月,文房行的同行们便被文曲店竟争的难以生存下去。

    东西市的文房行掌柜们凑到一起找到管理东西市物价的平准署,状告文曲店低价销售文房用具,恶意竟争排挤文房行其他同行。

    其结果平准署自然是毫无消息回复,文房行的掌柜们觉得奇怪,特意去打听了下文曲店的背景。不打听不要紧,这一打听他们的心是拔凉拔凉的。

    平准署的不作为自是少不了李煜在其中的活动,长安城中不知多少权贵眼红燕王的产业。这回又新出一项赚钱产业还逼得同行生存不下去告到平准署,那他们不在朝中活动谋取燕王新产业的秘密才见鬼了呢。

    可惜,他们机关算尽,李煜为此事跑了趟大明宫,将当下大唐造纸行业的现状给父皇母后说了一通后,为了大唐的文治昌盛,为了自己这位英明皇帝能青史留名,李治最后下了让平准署不得干预的决定,准备努力大干一场的人傻眼。

    朝中除了那些想获得李煜产业秘密的人在攻歼李煜外,大多数朝臣是乐见李煜这项新产业的展。燕王造出的纸张廉价精美,对于他们自身还是朝廷乃至天下都是一件利好之事。

    李治在见识了李煜献上去的线装书和活字印刷术后大喜过望,下令大唐朝廷以后用燕王的造纸坊生产的线装书来登记朝堂各项政令。

    还在编修的国史和太宗实录也将采用线装书来记载,起居舍人每次朝会的时候拿笔现场记录的起居注也将在一月后正式使用线装书进行记载。

    由此李煜获得了一大批朝廷订单,足够造纸坊全力开工生产两月了。

    当李煜将造纸坊最近的盈利分成交给五弟旭轮时,这小子傻笑了半天。李煜恶搞了小弟弟,带来的全是铜钱,几十斤重的铜钱害得五岁李旭轮使劲抱,然而悲催地抱不动,最后叫来了几个随身宦官才搬走。

    等到东西两市文房行掌柜们撑不住的时候,李煜抛出了橄榄枝。

    “今日将诸位召集到明月轩是商量各位手上文房店的生计。”

    “还谈什么生计?你们燕王府物美价廉的纸已经逼得我们马上就关门大吉了,从今往后长安城中就你们燕王府一家文房店,你们何乐而不为?”

    “张掌柜说的对......”

    在坐的其他掌柜纷纷点头附和张春生,他们算是看出来了,燕王府这是要一口将长安所有文房店给全吃了,从而独霸长安文房市场,今日是商场鸿门宴啊!

    崔玄奉李煜的令,邀请现面临困境的长安文房店掌柜们到明月轩商讨他们店铺的未来,不过看起来大家都不怎么领情。

    在坐的各个文房店的掌柜有的就只是开文房店谋生。有头脑精明的人,文房店只是他们众多产业中的一项并不大的产业,对于他们来说,文房店开不下去那就舍去好了,因此对于崔玄提议并不热情。

    受文曲店冲击的可不只文房店,还有长安周边各大小造纸坊。从他们那进货的文房店卖不出去纸了,那他们造纸坊生产的纸就只能堆积在仓库里。要么以远低于成本的价格处理掉,要么就当废纸拿回家擦屁股。

    现在那些造纸坊基本都停工了,反正工人都是从附近村里招来的,需要时随招随用,又不用像后世那样签什么劳动合同还要搞培训才能上岗。因此,这些造纸坊的坊主今日也在邀请之列。

    “诸位,燕王殿下并不是想独霸长安文房行,今日就是殿下派在下前来给大家指明一条出路。”

    “什么出路?”

    在坐的诸多掌柜暂时静下心来,瞧一瞧燕王府到底打的什么算盘,都望着崔玄看他接下来该怎么说。

    “咳咳!”崔玄咳嗽下喉咙清清嗓子。

    “鉴于各位店中所售卖的文房用具如纸,进货的成本过高所以售价也高。如果说以前倒也没什么,但现在某燕王府的造纸坊已经生产出成本低且精美的纸张,你们原来的纸张在某燕王府的文曲店下自是难以生存。”

    “这还用你说,要是咱们也有廉价的纸张也不至于成现在这幅模样。”在坐的人小声嘀咕道,说出了其他掌柜的心声。

    崔玄自是听到了下面人群中不满的嘀咕,但他并没在乎,而是继续讲道。

    “为了照顾各位不至关门失去生路,燕王殿下决定,燕王府的造纸坊可以向各位提供与文曲店同样价格的货源,从此与燕王府造纸坊合作!”

    “此话当真?”

    掌柜们一时激动起来,同时又有些怀疑。燕王这么好心,自家开了文曲店本已将整个长安的竟争对手们挤得快没活路了。就在这紧要关头居然没乘机将他们彻底挤出长安文房行,从而独霸整个长安文房行,还提供自家独售的廉价纸张给竟争对手。难道他不知道你提供给了我们同样的货源,那你文曲房可就不可能像现在垄断长安的文房市场了吗?

    这些掌柜们不由恶意猜测,燕王肯定在提供他们的货源上做了手脚,这么做是为了彻底整垮他们。

    “会不会是骗我们的?”

    掌柜们同周围同行们谈论起来,议论燕王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还是真给他们下套。

    不过在人群中有一人显得很冷静,做为长安城里有些名气的富商,王俊做生意一向精明,眼光独到,不然他也不会年纪轻轻就从父亲手中接手家族产业。

    纵观燕王自年初开府之后在长安搞起的众多产业,哪项都是只赚不亏。今日燕王此举对他也只有好处而不是崔玄所说为了照顾同行们的生计。那是不是燕王给他们下套呢?王俊细想之后认为不会。以燕王如今的地位财富,下套坑他们这群商人对他来说百害而无一利。皇家陇西李氏出身,燕王虽小,见其作为会干出这种为钱不顾脸面的事吗?如此说来燕王此举对他有利,对他们这些文房店也无害。

    王俊家在东西两市也各开有一家文房店,文曲店的开张自是让自家损失惨重,原本都打算关掉算了,现在他却打消了这种主意。

    “不知各位想的怎么样?如果有合作意向的请到前台这来商量合作事宜。”

    崔玄见在坐的诸多掌柜吵吵闹闹的也没商量出个章程,便出声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