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39章 曲水流觞宴
    搞定了倭国使节,李煜第二日便屁颠屁颠的跑进宫面见父皇李治,在李治面前大谈倭国对马岛于安东都护府制新罗的重要性,忽悠着李治在对马岛租借协议上盖上传国玉玺,自此,这份协议便具有法律效力。

    至于倭国使节回国后能不能把倭王忽悠的盖上大印,以经变得不重要了。

    对于这小小的对马岛,李治无甚所谓,得之失之皆对大唐毫无损害。

    既然四郞如此热切该岛,弄出个租借协议,连倭国使臣都同意签字画押了,自己也没什好在意的,欣然在协议上盖下了传国玉玺“既寿永昌”四个大字。

    李煜拿着办好所有程序的对马岛租借协议欢天喜地的回府了,瞧见梅儿在小亭中细心的织着李煜给她们讲的毛巾。

    “梅儿,吾给你出一道选择题:一千金,与一百斤黄金,你选哪一个?”

    “当然是一百斤黄金啦。”梅儿想都没想就回道,撅着红润的小嘴,奇怪郞君为何出这么傻逼的选择题。

    “为何?”

    梅儿直接送李煜一个特大的白眼,“谁人不知一千金只是一千斤重的铜钱,也就不到一百三十贯,哪能和一百斤黄金比啊!”

    “哈哈哈!”李煜差点笑岔了气,“可就是有一伙人瞧一千金跟瞧一千斤黄金一样高兴坏了。”

    “怎么可能?奴家不信。”

    “吾拿给你看。”李煜从怀中掏出昨天与倭国使团签定的对马岛租借协议放在梅儿手中。

    梅儿打开一看,眼睛难以相信的睁的老大,怪异的盯着李煜,说了一句:“郞君,你可把倭国使团忽悠惨了!”

    ……

    倭国使团虽与燕王李煜合理解决了对马岛一事,但即以入京,是一定要觐见大唐皇帝才合乎礼仪。

    当河内鲸等人觐见李治时,早以知晓原由的李治仍明知故问河内鲸去年刚回国,所为何事今年又来觐见?

    河内鲸只好将此行就对马岛一事及与燕王商议后的解决措施一作禀告。

    李治哈哈一笑,令河内鲸将手中的租借协议呈上来,在上面盖上传国玉玺再还给河内鲸,算是为四郞补上一处考虑不周之处。

    河内鲸手中的租借协议有了大唐玉玺盖章,带回去倭王不认也得认了。

    几日后,已无他事的倭国使团河内鲸等人便打道回府,带着对马岛租借协议急着回去向倭王报喜。

    时间就不知不觉的到了每年的三月三,呼朋唤友于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上巳节。

    春意盎然、浓情盛景,李煜携美姬,邀一众兄弟、小妹,结交的文人墨客于洛阳城西郊小溪旁,举办了一场曲水流觞宴。

    待到夜幕时分,做为主办者的李煜仍没有散席的意思,反而令燕王府侍从在小溪边扎起了供众宾客休息的帐篷,小溪两岸点起了火红灯笼。

    各种燕王府特色糕点、美食佳酿不重样的呈在宾客身旁的食案上。

    李煜笑呵呵的宣布宴会将持续到深夜,并且今夜将在此野营至明日,想回家者请自便。

    放着家门不归却在外搭起帐篷露营,众宾客这还是头一遭。

    出于对第一次夜宿郊外的兴趣,绝大部分宾客都选择了留下来,李煜为他们每人安排了一顶扎好的帐篷。

    令李煜有些惋惜的是,大哥李弘身子骨弱,病根未除,恐今夜留宿野外着凉,加重病情,便乘车回了宫。

    李煜与留下的一众宾客仍像白天一样环坐于蜿蜒的小溪两岸,身着锦衣罗裙的侍女在玉杯中倒上美酒,置于特质的荷花灯中,将荷花灯放在小溪中顺水而下。

    当荷花灯飘至坐于小溪旁的宾客面前时,伸手取之,一饮而尽。

    既然是曲水流觞宴,还是从未有过,充满别致味道的夜宴,与会者又皆通文弄墨之人,岂能不借此良辰美景吟诗作赋?

    做为宴会中才学的皎皎者,李贤举杯纵酒当歌,借着酒兴当即赋诗一首:“《夜宴曲水畔》”

    李煜等人止不住的拍手称赞,李贤回头笑邀做为东主的煜弟怎能不赋诗一首以寄今夜情景?

    “郞君,今日与会的宾客们都即兴赋诗,就差你的诗作了。”

    “郞君诺是再憋着不露一手,明日传出去,郞君十数年来的诗名岂不一落千丈?”

    坐在李煜身边服侍的馨儿、灵儿四女撺掇着李煜吟诗作赋,与会的宾客也是个个期待李煜的大作,纷纷奏请燕王赋诗,将夜宴推上高潮。

    “四哥,你今日憋着不作诗可不像你的性格哦?”

    李令月一双稚嫩的小手拿着绿豆糕往嘴里送,一双明媚、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李煜一字一句道。

    自从将生于世,李煜自幼苦学诗词歌赋,为的就是能成为一位名动千古的大诗人,留下传世之作供后人瞻仰,为唐诗添砖加瓦。

    随着年领增长学识与日俱增,写就的诗赋水平越发高涨,在天下诗坛里也有了一席之地。

    每逢佳节、美景,心绪好坏必一首诗作出世,借以抒发自己当时的感情。

    今日作为曲水流觞宴的主办者,几个时辰过去,竟还不曾留下一首诗,实在说不过去,令熟知李煜诗兴的侍女、兄弟、小妹、众宾客大惑不解。

    李煜饮下玉杯中的红酒,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哈哈一笑:“吾未有诗成,实乃未到时候。”

    这都到巳时了,还不到时候?再过一个时辰大家都睡觉了,谁还有心情来听你吟诗?

    众宾客比较含蓄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李令月就没那么顾忌了,直接给了李煜一个大白眼,不满道:“四哥,小妹吃完就要睡了,既然要饮诗就快点吧,小妹可等不了你啊。”

    李令月的不满得到同样是吃货的李旭轮大声赞同,与会的也就肚里没啥墨水的李显坐在小溪边干瞪眼。嘴里嘀咕着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宴会就是为了吃喝,干嘛一个个的争着抢着作诗,他人没作还一个个比谁都着急的催他赋诗一首不可。

    煜弟要是从了他们,再来逼我作诗该怎么办啊?李显心里有些发慌。

    早想听听煜弟的新作了,李贤也是一个急眼,催促着李煜把自己的看家本事亮出来,兜着实在调人胃口。

    李煜不想争辩,也不想过早的把自己肚里的墨水倒腾出来,一首诗可是很伤脑细胞的,岂能在未至最佳气氛下轻易赋出?

    “诸位,在下的诗作先押下,接下来诸位不妨欣赏此次曲水流觞宴的重头戏!”

    暂不赋诗,却道出一个重头戏,在众宾客迷惑的目光下,李煜笑得神神秘秘,双手有节奏的拍了五下。

    “嘭……”

    “飕……”

    夜宴的营地周边突然嘭嘭飕飕声不停,数十上百道彩色的光点从地上以极快的速度突入数十尺高的布满星光的夜空,转瞬间嘣嘣的在夜空中炸开成一朵朵明艳的花朵四散开来,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夜空中炸开的花朵消逝并不代表结束,光点一个接一个的从地上前仆后继的突入夜空中炸开成一朵又一朵的亮花,闪烁的光彩令单调的星空变得五彩缤纷、夺人眼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