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34章 台湾屯垦六
    对薛茂勋来说,这些岛番主动来攻击他们,比自己率军一个个去找要容易收拾的多。天』籁『小说Ww』W.』⒉

    一战之下,即使不能全歼,也能重创岛番的可战青壮,剩下的去攻破那些失了大半青壮的岛番村社就容易得多了。

    说不定赶到那些村社时,番人们早就被吓的逃散一空,迁往他处了。

    “弓弩手听令,注意那些手持吹具的番人,现后务必优先射杀。”

    旅校等军官不时提醒道,弓弩手们眼睛睁的贼大,生怕露了那些手持吹具的番人跑上来给自己来一针毒针。

    在头人指挥下,南崁四社的族人们不要命的冲向唐军军阵,一支支箭矢朝唐军射去,却没有几人被射倒。

    见此的头人大为恼火,喝令下,手持吹具的族人出场了,快步冲向唐军,到达毒针射程就举起吹杆准备给唐军将士来一拨毒针爽爽。

    却不知,他们一出场就被唐军弓弩手盯上了,一支支在番人眼中珍贵的铁质箭头如同长了眼似的盯着他们射。

    “接战……”

    瞧番人马上冲到身前,各级军官大声喝令下,前排士兵举起长枪整齐的往前突刺,一群不要命的番人硬生生的朝唐军的枪阵上冲。

    刺出去的是雪亮的长枪,收回的枪头则鲜血直流。

    双方撕杀在一起,拼的就是谁的兵器甲胄更强,身体素质过硬。远程射杀的弓弩失去了作用,弓弩手拔出腰间的横刀与冲上来的番人肉搏。

    被平埔族南崁四社的酋长们寄予厚望的毒针在失去了伏击的机会后,面对双方绞杀在一起的场面,几乎失去了用武之地。

    连番人的箭矢都射不穿的甲胄,毒针就更别说了,只能射脸和手有效。可唐军将士的这两处部位在混乱的战场上是很难瞄准的,一个不好却把自己人给射死了。

    纵马砍杀的薛茂勋瞧战场边沿还有好几十个手持吹具的番人在寻机会朝自己部下吹毒针。

    薛茂勋一拉马缰绳,率领身边的十来名骑兵朝这些番人冲去。

    手持吹具的番人们瞧见身着玄甲、手提滴血长刀,生的虎目狼须的薛茂勋骑着威风凛凛的玄毛色战马,气势汹汹的杀来。

    番人尤见厉鬼杀来,一时吓得肝胆俱裂,仓猝中举着吹具朝薛茂勋一纵骑兵乱吹一通。几十支毒针不知吹到哪个鬼地方去了,薛茂勋等人竟毫无伤,直接冲入番人群中就是一顿劈砍。

    薛茂勋手起刀落,转瞬间倒在他刀下的不下十余番人,犹自不过瘾,叹息自己薛氏一族最善长的就是马槊,可这蛮荒岛屿上,马槊却根本没有挥的余地。

    战场边沿几十名手持吹具的番人更是被冲上来的骑兵砍杀一空,紧紧追随都督薛茂勋调转马头,冲击围着唐军军阵猛攻的番人群。

    番人手中仅有少量的铁质兵器,还不够坚硬锋利,在与唐军将士对砍中,一碰就是一个豁口。有的番人手中的铁刀更是被唐军将士一刀削成两段,番人瞠目结舌的看着手中少了一半的铁刀,还没反映过来便被唐军将士送去见了他的先祖。

    大多数手持削尖竹竿的番人面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唐军,终究是落了下风。人数虽是唐军的两倍多,把唐军军阵围在中间打,结果却是唐军没有阵亡多少,反倒是不倒的有番人在唐军手中的长枪捅刺、横刀劈砍下,一个接一个不甘的倒在地上,沦为同伴的踏脚石。

    五十骑唐军骑兵则不断在番人中冲杀,每冲过一次,必然留下一地的尸体和不断的哀嚎。

    面对只冲不停如同人命收割机的唐骑兵,番人们毫无办法,他们即不懂结阵立起削尖竹竿自保,更没有胆气直面从未见过的战马迎面冲来的震撼。

    唐军军阵前不断垒起番人的尸体,又有拦不住的骑兵冲杀。

    番人们心中的胆气面对血淋淋的事实终于怕了,胆气泄了,剩下的就是惊恐尖叫四散逃亡。

    负责指挥的头人拦都拦不住,空留余恨,面对惨败的结局,除了对着蔚蓝的天空怒声震吼先祖为何不保佑他们?

    追击的唐军一骑经过头人身旁,长刀潇洒的挥过,一腔热血撒下,头人不屈的头颅在空中翻了个圈,掉在地上滚了两下,无头尸体失去了支撑,轰然倒地。

    “将士们杀啊……”

    番人败逃,薛茂勋下达了追击的命令,将校们声撕力竭的呼喊着部下追击。

    将士们得胜后的激动、喜悦挂在脸上,追击起番人来没有半点疲惫的感觉,人人奋勇争先,兜着惊恐逃亡的番人穷追猛打。

    番人们恨不得多长两条腿,在草丛里四处乱窜,希冀今日能逃脱追杀,回到社里就劝酋长带着他们迁走。

    小河四周响彻天边的喊杀声此起彼伏,一名校尉皱了皱眉头,来到薛茂勋身边说道:“都督,番人虽然败逃,但他们还剩下不少人,又熟悉附近的地形。常言穷寇未追,显避免无畏的伤亡,我军因停止追击,召回休整。”

    “方校尉所说有理,鸣金收兵。”薛茂勋擦拭着沾满血迹的障刀,笑了笑下令道。

    “叮叮……”

    鸣金收兵的叮叮声响起,正在草丛中追杀番人不亦乐乎的将士们听到鸣金声,不甘的放弃了追击,6续撤回小河边集结。

    结过统计,此战斩一千一百一十三级,抓获俘虏三十三人,自损三十五人,另有两百余人轻重伤不等。

    拿报战报的薛茂勋吩咐下去,“今夜需从俘虏口中得知番人村社所在位置,传令将士们好生休息,明日就朝最近的一个杀过去。”

    “喏!”

    军中副使退下后,营中不久就传来拷问俘虏而出的惨叫声。

    混沌卫在台湾与岛番打了几个月的交道,军中自有通番语的士卒。经过一番烤问,俘虏承受不起酷刑,把自己知道的纷纷交待了。

    拿到副使交上来的报告,薛茂勋看过后轻轻一笑,“原来在这片草原上生活的是平埔族系的南崁四社,还有一支泰雅族也生活在这,因两族有仇,并未参与今日一战。”

    天一亮,用罢饭食的唐军就朝最近的与坑仔社杀去。

    因族中青壮在昨日一战中大半战死,又来不及举社逃走。与坑仔社无力抵挡如狼似虎的唐军进攻,半个时辰就被攻破。酋长及社中老弱被杀,活捉到的年青妇女、儿童及少量的青壮被唐军用绳子绑住手脚串了起来押走。

    后续几日,南崁四社中除了霄里社在唐军攻来前举社南迁不知所踪外,龟仑社被唐军打破,南崁社在南迁途中撞上了追来的唐军,除少数逃走外,举社皆没。

    为保证这片草原再无外族居于此,薛茂勋下令驱使俘虏的南崁四社青壮进攻泰雅族二社。

    经过数日激战,居于此的泰雅族不是败亡就是逃亡东部山岭,薛茂勋成功拿下了后世桃园台地的七百多平方公里的平原。

    顺势攻入桃园台地以南,后世的新竹平原,驱逐了当地平埔族竹堑社番。

    驱使俘虏在此筑竹堑城守卫,并于击败南崁四社的小河边筑得胜城(后世桃园市西),原南崁社所在地筑平番城(后世桃园市新屋区境)。

    三城各留兵一百五十余镇守,相互依存守备,以控桃园台地和新竹平原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