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32章 台湾屯垦四
    都督府衙门前贴出了一张招募团结兵的告示,吸引了众多前来都督府办事的百姓驻足观看。

    见众多穿着朴素,甚至打补丁的百姓围陇上来却看不懂告示上写的什么,相互寻问。

    朱诞见此,好心将告示上登载的消息念了出来,因写的是文言文,即使念出来老百姓也不一定懂,便逐字逐句向周围百姓解释起来。

    “台湾岛上番人猖獗,为保障百姓垦荒安全,都督府决议发起西征,清剿台北盆地西南外的岛番。因都督府守军大半将出征,守卫城池看守番奴的军兵不足,特向百姓征招一批青壮为团结兵,在军队回返之前担负守备任务。团结兵宿卫期间,一切所需由都督府承担,每一旬发一次军响,既一斗粮。”

    朱诞念完后,围观的百姓炸了锅,有这好事还不快去当兵?

    团结兵又不是当一辈子的兵,只是暂时性的守备兵马,又不用出征。

    况且眼下才二月底,台湾虽没有严寒的冬季,可也没到播种时节,无非要先行清理一番从都督府申购的荒地,等待四月的到来。

    毕竟南方只能种水稻,早稻也要在四月的清明前才能播种。

    普通百姓可不是那些富商、权贵携带了足够的粮草,会抛家来台湾岛开荒的百姓本身就是在家乡无地或少地,生活艰难才跑到台湾来的。

    对这些贫穷百姓来说,粮食秋收前这几月里该怎熬就是一个大问题。正在一众拿到申购的田地凭证的百姓苦恼带的粮食吃完该怎么办之际。

    都督府恰如其分的出台招团结兵的政策,吃住都由都督府负责,每一旬既十日还可领一斗米的军响,对于这些贫苦百姓来说简直就是福音。

    青壮当了兵,不仅给家里减一张嘴,还有一斗米给家里老小参着野菜吃十日是完全没问题的。

    想通了其中利害关系的一众百姓争先恐后的去都督府征兵点报名,生怕去晚了都督府招满了。

    刚才身边还人挤人,现在却只有撩撩几人在周围,顾承与朱诞相视一笑,走到街边一处小茶铺坐下,叫了一壶茶一碟干枣,边吃边聊了起来。

    “顾兄,依告示来看,都督府批给我们的那些荒地估计还在岛番手里,咱们恐怕得等军队凯旋后才能去开垦了。”

    顾承也从告示中瞧出了味道,他俩因是没落的世家,前几日在都督府各只申购到两千亩,比规定要少了一千亩,还不在台北盆地,而是在大汉溪上游。办事处的回答便是眼下土地尚不足,只能限购,他日都督府发布消息后再来申购剩余的土地。

    “反正离耕种时间还有一个多月,我们先不防回家把开荒的人手、用具、粮种都准备好,再来的时候估计就差不多了。”顾承想了想回道。

    两人商量清楚后,便乘船回了苏州。

    ……

    薛茂勋在招得一千余团结兵经过短暂训练后,以都尉闵仞为守将,统领留下的两百余兵和团结兵,分置台北城、基隆城、台山城守备。薛茂勋亲率其余六百兵马沿大汉溪逆流而上,扫荡后世桃园市所在的桃园台地。

    此时的桃园台地是一片广袤的粗劣野草丛生之地的草原,茅草如虎伤人,以至行军途中的士兵手常被茂密的茅草划伤。

    在桃园台地居住的岛番是平埔族系之一的凯达格兰族及道卡斯族,主要有南崁、霄里、龟仑、与坑仔等四部落,这四部落自称为南崁四社。除了平埔族之外,泰雅族亦居于桃园台地。

    随着去年唐军攻占台北盆地,后又驱逐岛番占领了西部山岭之中的林口盆地。

    本就沾亲带故的两地番人逃往桃园台地中的南崁四社,将唐人的消息传了过去,当然不会是啥好消息。

    南崁四社的酋长们得知有外人来到岛上,还占领北部各社的土地,当地各社的族人不是被杀就是被套上手铐脚镣成为奴隶,日日劳作至死。

    担忧那些唐人会打过来的南崁四社酋长们,每过几日就派人去北部查探一番,摸清唐人的最新动作。

    随着台北盆地涌入越来越多的唐人,南崁四社酋长们心中甚为担忧,今日凑在一起商量共同防范唐人的办法。

    “不好了诸位酋长,好几百唐人过了大嵙崁溪,他们手持锋利的兵器朝我们南崁四社来了……”

    四位酋长大惊,一直担忧的事终成了现实,急忙吩咐下去,聚集本社青壮准备抵御唐人的攻掠。

    一位酋长拦住准备回本社的其他三位酋长忧心道:“从北部逃来的人说,唐人皆手持明晃晃的长短武器,弓箭也比我们使用的射的远,身穿坚硬衣服,我们使用的箭、矛根本刺不穿,必须用铁打造的武器才能对付。”

    “可我们社中的铁质武器非常稀少,集我们四社之力也凑不齐四十把铁刀。”

    “岂止兵器,听说唐人身高体壮,一人可以打我们五人。”

    四个酋长唉声叹气道,没想世代安逸平静的生活竟在他们这一代被打破。

    “唯今之计,咱们南崁四社必须放下与泰雅族之间的恩怨,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外来的唐人。”一名酋长提议道。

    虽得到其他三人的赞同,可两族之间历经不知多少个日月的相互仇杀,以猎取对方族人的首级为功的世仇岂是轻易能化解的?

    说不定派去谈判的族人在去泰雅族的路上,就被早早埋伏在草丛中泰雅人猎了首级。

    无他法之下,南崁四社酋长决议集四社所有青壮,在唐人来的路上设伏,打他个措手不及,把那帮唐人打痛,令他们再也不敢来南崁四社的地盘。

    武器比不上,就用人数优势填,多准备些毒针,吹毒针来破唐人犀利的兵甲。

    自离开大汉溪后,薛茂勋严令士卒穿戴好衣甲,除了脸部和双手外,其余部位皆不可暴露在外,需有甲防护。

    在台北盆地及以东山岭、林口台地清剿岛番时,薛茂勋可是很很的领教了一番岛番毒针的利害,平白损失了好几十个部下。

    带来的六百士卒也是亲身经历过与岛番的战斗,知晓岛番最厉害的手段便是躲在丛林里,偷偷给你吹根毒针。

    毒性轻的能将人当场麻倒,过段时间就能恢复过来,利害的,中毒针者当场身亡。

    岛番喜设伏、吹毒针,故薛茂勋率军走的慢,等待哨骑回报前方消息,随军还带了十只负责报警的大白鹅。

    不然,以岛番那垃圾的战斗力,薛茂勋早就率军横冲直壮去破村灭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