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31章 台湾屯垦三
    全权负责台湾金矿开采的封常明得到薛茂勋回复后,气恼的摔了杯子。天』籁『小说Ww

    台湾基隆河中上游流域的山岭河谷中,金矿的富集程度,令寻金卫中采了半辈子金的老矿工为都为之惊叹,寻金卫仅仅在此开采了三月余,便采得黄金五千两。

    可台湾金矿的消息自去年末刊登在《海外奇闻录》上,不到一月间消息便传至江南道,引得江南道诸多生活窘迫的矿工心头火热,等不及过完年,一群矿工拉帮结伙租上船就来了台湾寻金。

    近两月穿行于基隆河中上游一带的各路寻金人以达七八百之数,据估计盗采黄金万两之多。

    这些寻金人以亲朋乡友为伙,在当地形成了好几个不受官府管控的村子,相互间以武力自保。

    由于寻金的人越来越多,鱼蛇混杂,又属于官府不管地带。除了盗采黄金外,这一段时间在山岭之中,寻金人之间经常生劫财害命之事。

    就在前几天,一伙横行于山岭,专干杀人劫财的匪徒竟把主意打到寻金卫身上了,截杀了五名外出探矿的寻金卫士卒。

    眼看基隆河产金带局势越来越混乱,封常明坐不住了。

    这些私自采金者盗窃燕王府财产不说,还敢把主意打到寻金卫身上来,气愤之下,意欲派兵捉拿。

    可寻金卫本就非作战部队,在台湾的又只是左右寻金卫的一部,兵力加起来不过两百之数,担负着看护金矿,看押矿奴的重任,哪有兵去剿山岭之中的不法之徒。

    本想让台湾都督府薛茂勋出兵抓捕私采黄金者,却被一口回绝,封常明恼恨之余却又无可耐合。

    无奈之下,封常明取出通行于安东都护府和燕王府,用于上章燕王的奏章,持笔在上书写了台湾金矿目前存在的问题,请求级予寻金卫增兵,以便管控整个产金带。

    夜晚中的山岭显得格外的寂静,封常明遥望繁星点点的星空颇为感慨,短短三年间,跟随燕王从长安到幽州,再到安东,如今更是来到了显有人烟的台湾主持金矿开采。

    “快看,黄大光他们那个村子着火了。”

    距离寻金卫金矿驻地的山对面一处村子火光大起,负责警戒的寻金卫士卒惊呼道,营帐内的士卒们听闻,纷纷跑出来查看。

    封常明望过去,想起那是由一个温州的黄老汉带领一帮同族子弟来此采金而搭建起来的一座人不过二十余的小村子。

    “听闻黄大光他们现了一处了不得的金矿,半月来采了不少金,估计是被在山岭中那伙贼人给盯上了,今夜袭击了他们。”

    “那伙贼人手段残忍,做事毫不留情面,黄大光他们今夜是栽了。”

    “那黄老汉为人还挺温和、仗义,没想竟遭此难。”

    “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好人不常命,祸害遗千年嘛!”

    “那就是说宁当坏人,不做好人呢?”

    “荒唐!做不了好人就做坏人,这是什么歪理?坏事做绝的人能有好报?佛家有言,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瞧自己部下越说越荒唐,旅帅上来就是一顿臭骂,几个士卒赶紧闭上了嘴,有些胆怯的看了眼旅帅。

    旅帅望了眼对面山岭上的火光,来到封常明身后说道:“封校尉,那黄老汉为人挺不错的,与我们有些交情,他今遭此难,我们是不是派人去援救下?”

    “明早天一亮你带人去看下,能帮上什么忙就帮。”

    说完,封常明扭身就回了自己的帐篷,旅帅张了张嘴,最后长叹一声回去睡觉。

    见上官们都走了,士卒们只好纳着闷各自散了,只留下警戒的士卒把眼睁的贼大,以防那伙贼人来打他们寻金卫的主意。

    天明时分,旅帅带着几十名部下跑上对面山岭上的黄老汉他们村子时,只剩下残垣断壁和十来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至于他们采到的黄金,那是被贼人搜的丁点不剩。

    ……

    小小的台北城随着移民的到来,城中人多了就越热闹起来。

    只是,此时的台北城除了军营和都督府衙门外,连一座客栈、酒肆、小饭馆都没有,更别说各种买卖的商业场所了。

    来此的人,富商、权贵暂时住在自己的船上,平头百姓有船的住船,租船过来的就只能上岸搭个窝棚,吃食不是自带就是到森林打猎、河流捕鱼,采些野菜过日。

    一些有商业头脑的百姓开始在城里摆个小摊,兜售自己打猎、捕鱼得来的猎物,得钱后从那些携带粮多的人那换些米粮吃。

    住在船上的商人们更是坐不住,深知台北城会随着移民的逐渐增多,台湾岛的开而越重要起来,造就此城浓厚的商机。

    俗话说商场如战场,诺不把住机会,转瞬既逝,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的同行竟争。

    在一众权贵、普通百姓不解的目光中,一群商人们争先恐后的跑去都督府衙门,掏钱要在城中买块地皮盖楼。

    既然这帮商人愿掏钱买城中的地,自把台北城内建设起来,薛茂勋自是高兴,很大方的将城中主干道十字街两旁的地皮都卖给了商人。

    诺不是掌书记提醒,还要在城中设两个市,不然台北城就成大唐治下第一座没有专门用于商业交易而设市的城池了。

    薛茂勋就一武夫出身,脑子跟他祖父一样大条,除了掌书记提出必须一城中设两个市外听进去外。其他如城中除了市外不能有商业交易的场所,市内的地皮只能由官府出租给商人,居民所住的坊必须有坊墙隔开等一干大唐管理城市的法令制度被抛之脑后。

    不仅把城中主干道两边的地皮卖给了商人,还把划出的东西两市的地皮一并卖了。坊不仅没打算建墙,还嫌由都督府来建太麻烦,直接打包给了商人,随他们怎么折腾,自己一心一意调兵遣将准备西征。

    有了这么一个不靠普的都督,台北城因此得以成为大唐境内第一座商业交易不局限在市内,没有坊墙将市坊分隔,城内非官府用地皆为私有的城池,由此造成台北城房地产市场的兴盛。

    等城外的权贵们知晓商人们为何争先恐后往都督府的动机时,一切都晚了,城内的土地都被商人们买光了,找上都督府是连半块地皮都没有了。

    再去找拿到地皮的商人们手中买时,价格足足贵了三四倍,一众权贵们忍不住骂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