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29章 台湾屯垦一
    自咸亨二年末,两京的皇家周刊报纸刊登安东都护府已开拓台湾岛,设立台湾都督府,并鼓励大唐子民移居开垦台湾荒地的消息传至两浙后。天籁小说WwW.』⒉

    来自于人多地少、赋税繁重的两浙诸州县百姓以乡邻、亲朋为伴,自组成移民队伍,乘正值冬末初春仍刮北风的好时机。各大小移民队伍或自驾小船,或合伙雇佣渔民的渔船直航两浙东南海外的台湾岛。

    除了在家乡生活坚难的普通百姓对开拓台湾,可分得上百亩免税三年的田地拥有极高积极性外,江南道一带的富商、权贵也不乏响应安东开拓团鼓励民间开垦台湾土地的政策。

    毕竟没人会嫌自己所拥有的土地多,既然能以微弱的代价在台湾获取大片,在大唐难以用和法手段获得的土地,那何乐而不为呢?

    相比普通百姓前往台湾岛将面临海路的坚难,江南道的富商权贵要去则容易的多。

    江南道自古对外海贸达,不论权贵、富商就没有不涉足海贸的。比起北方的富商、权贵,他们无疑更具有优势。需要的海船与所需要相应的熟练航海人员都是现成的,还有着无可比拟的距离优势。

    对台湾土地有兴趣的江南道一众富商、权贵的派遣人员,乘着航海性能优越的海船,率先一步跨越台湾海峡,按杂志《海外奇闻录》上所记载,由淡水入海口驶入台湾都督府治所台北城所在的台北盆地。

    淡水河流经台北盆地的河段,河面宽广,流量大,水流平稳,适合展水运,刚建不久的台北城离入海口不过三十来里的距离。

    一艘艘来自江南道,满载人员与物资的海船由淡水入海口驶入台北盆地,船上搭载的船员、乘客们好奇的观望着两岸莽莽荒野中,不见人烟的原始丛林。河水中,时不时有一条膘肥体壮的河鱼越出水面,扑通一声扎进水里,看得船上一众渔民出身的船员心痒难耐。

    进入台北盆地的海船在淡水河中航行二十多里才在前方的岸上看到人类文明的痕迹。

    在淡水与大汉溪的交汇处东岸,一座以夯土筑城的小城突兀的竖立在方圆三十余里,平坦的台北盆地上。

    小城周围五里内的树木被砍伐一空,留下一块块经人翻耕过的田地,只因尚未到播种时节,田地里只有一些新长出来的青青杂草。

    田地的边沿仍是茂茂葱葱的原始森林,在这一区域却有着众多戴着手铐脚镣,身着单薄的破衣烂衫、面容丑陋的番人在混沌卫将士的看押下,费力的挥着斧头砍倒眼前一颗颗高大乔木。

    可以制成船材的树木伐倒后,还需要番人们好生的将树干修整出来,抬到在城东建造的简陋烘干房内码好,以便阴干后造船所用。

    由于台湾岛至今人类罕至,茂密的原始森林中生长着众多可做为优质船材的亚热带硬木,是李煜理想中的船材出产地和造船基地。基意义对于李煜制定的南下战略,至关重要。

    海船上的众人好奇的看着岸上那些在朝廷士兵看押下辛苦劳作地番人,评头论足、指指点点,不时有人指着番人奇怪的衣着饰哈哈大笑。

    正如此时正在河边淘洗衣物的一个年轻女番人,起身时,脚一不小心踩到了衣角,将不知何材料制成的布,进行裁剪后整块布料穿在身上的衣服扯落。顿时,一具小麦色的年轻女性躯体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呈现在恰巧路过的海船上,众人眼前。

    晃动的**,盈盈一握的细嫩腰枝,无不刺激着男性荷尔蒙的泌。

    船上的众人皆看傻了眼,瞧见番人,本看个稀奇,竟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河边的番女竟来了场脱衣舞。

    番女惊叫一声,急忙丢下手中的衣物,蹲下身拾起地上的衣服往身上裹。

    船上看傻了眼的众人反映过来,过半跟了情的公马一样,脸红脖子粗的冲着岸边慌乱中裹着衣裳的番女吹口哨,叫嚷着小娘子别急着穿衣,好歹让郞君们看个清楚啊!还有问娘子家住何处,今夜本郞夜宿汝家可好?

    船上读过孔孟之学,深受儒家礼仪洗礼的人见此,不由摇头叹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更有甚者,指着岸上的番女破口大骂:“此等非吾华夏的**番女,皓日当空、朗朗乾坤之下,在吾华夏儿郞眼前,竟做出此等不知羞耻的淫荡之事。此乃欲以淫破吾华夏数千年来坚守的伦理道德,坏吾中土风气,不杀不足以正典型!”

    “真是无趣,到了这海外蛮荒都能碰上道德君子。”

    “人家自许高贵的仕族,所学所思岂是我等平民所能想?”

    “什么仕族?都落破不知几百年了,天下只知五姓七望,哪听说过有姓顾这一号仕族的?”

    “哈哈哈……”

    被顾承一番义正言辞打扰了船上过半人群雅兴的人,叽里咕噜的在一旁讥讽道。听在顾承耳里,心中一时气血难平,吹胡子瞪眼,莫非好友及时拦住,非得上前和这些不知孔孟之道为何物的田舍奴理论一番。

    “顾兄,吾等此次前来台湾,无非是为自家从台湾都督府取得一份田地,做为家族兴望、培养后辈子弟的支柱之一,何必与他人怄气?”

    “哎!”顾承长叹一声,“遥想魏晋年间,你我两家,并列为吴郡四姓,哪怕南北朝之际有所势衰,但也能傲视江左。哪想自天下于前隋归为一统,吴郡四姓却欲落魄,连一船夫也能鄙视我等。”

    朱诞讶然一笑:“世事难料,我等又何须纠结于先祖的荣光呢?世间有兴必有衰,有福必有祸。祸福相倚,兴衰轮回。只要后辈不忘先祖功绩,以此为标竿,何愁他日吴郡四姓不能成为今后响当当的存在?”

    “哈哈哈,听君一言,方知,论对世间功名利禄,自身心性、修养,吾不如君也!”顾承拱手,惭愧一笑。

    “顾兄缪赞了!”朱诞望着越来越近的台北小城笑道:“数日的操劳,目的地终于要到了。”

    “是啊!”顾承亦感叹:“你我两家在这台湾岛上,再结秦晋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