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27章 麻将桌上
    最近朝廷征召儒学博士派往南疆羁縻州县任职,教化蛮僚,在社会中闹得沸沸扬扬,有高声赞同响应的。

    更多的还是在酒肆、报纸上议论不愿应召。理由也很充足,蛮僚不通华夏礼仪、王化,不知忠君爱国为何物。诺是教之儒学经义,开其智,于国来说,是利是害不一而足。

    对于饱读诗书的仕子文人来说,考取功名,治理一方才是人生的理想目标。去那瘴疠横生、不通礼仪的蛮僚之地施行教化,这是拿自己的前途和小命不当回事,谁愿去谁去。

    做为此事的始作俑者,李煜此时心情大好的与馨儿四女在温暖的暖阁中搓着麻将,窗外一株株盛开的冬梅给这个冰雪世界点翠上充满生机的红艳美景。

    馨儿摸过一张牌,灵动的凤眼扫过面前十二张牌,迅摘出一张两万,灵儿一喜,急忙碰掉。

    梅儿运气实在差了点,一上桌就输,一脸郁闷的围观李煜四人热情洋溢的搓着麻将,等待下一局谁输了就顶上。

    小小的四方桌上,摸牌打牌的声音此起彼伏,五人间的谈笑打趣声不绝于耳。李煜一时愰然,像是回到了前世一样,过新年时,一家人围在一起快乐的搓着麻将,相互间谈论着一年来各自喜闻乐见之事。

    “郞君,现在外面那些仕子文人就朝廷征召儒学仕人就任南疆蛮撩州县的事,可是议论开了。一月下来响应朝廷征召的只有百人,做为这件事的出谋化策之人,不知郞君有何感想?”馨儿一边搓着麻将,一边嬉笑的问着李煜。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呗。郞君,奴家说的对吧?”

    杏儿一副我了解你的样子,令李煜刚想说出的话憋了回去,心里嘀咕着:我心里好像还真是这个意思。

    “哎。”李煜打出一张八条,故作叹惜:“世人大多向往繁华富庶之地,自不愿去那偏僻蛮荒,过艰苦生活。仕子文人读书,不就是为了求得官身、一生富贵,光耀门楣吗?这要是响应朝廷号召,去就任南疆蛮僚各羁縻州县属官,官身是有了,但也不高,可富贵何在?说不定还会把小命搭在南疆那满是瘴疠的深山丛林里,这让一众满腔抱负的仕子文人如何答应?”

    “一个个都想着去繁华富庶之地就任官职,这怎么可能,天下称得上繁华之地的州县就那么多,哪有那么多职位安排他们。”

    灵儿撇撇嘴,不经过科举考试,只要饱读儒学经典,品行过关就可授官的大好事。那些仕子文人还挑三拣四,灵儿对此很是不屑,连出牌的力道都加了一分。

    “依奴家看,那些不响应的仕子文人不只灵儿所说的挑三拣四,而是骨子里的胆小怕事才对。”

    “杏儿,你的意思是?”

    杏儿甩张无用的白板,瞧灵儿呆萌的蠢样,心中一动,不调戏一番怎行?手指在灵儿滑嫩的小手上轻轻滑过,在灵儿嗔怪声中摸了摸华润的肌肤,笑道:“郞君不是说了吗,南疆之地多瘴疠,居住的又是些不通中原礼仪,生性凶悍的蛮僚,朝廷还无法直接掌控这些设于蛮僚之地的羁縻州县。先不说中原百姓对南疆瘴疠的恐惧,就朝廷所委任的官职,最重要的职能就是教化蛮僚。可蛮僚千百年的习俗是轻易能移风易俗的?这些仕子文人肯定会想,我去教化那群蛮僚,万一不甚触怒了那群不通王化的蛮僚,被他们杀了,再随便找个理由搪塞朝廷,自己死了也没处说理去。那干嘛还为了一阶小官去冒险?留在汉地,哪怕是个偏远贫穷小县的官职,在他们眼里,也绝对比去蛮僚羁縻州县强。即使没求得官职,回家也能安生啊!”

    馨儿俏皮的撮了撮李煜,水灵灵的大眼睛格外迷人,有些疑惑的问道:“郞君,有些说不过去啊,为何去年你派人在各地散布安东有大量官职空缺的消息,不过一两月,就有众多仕子文人前往平壤求官。现今朝廷给出的条件比之安东都护府还要优厚,却无多少人响应?南疆与安东同样属于蛮荒,没理由区隔这么大。”

    “安东与南疆不同,安东不过是冬季漫长比中原冷了些而以,是我华夏先民早以开拓之地。虽陷于高句丽数百年,但不论自然环境还是民风,与中原并无太大区别。高句丽遗民的叛乱被镇压下去,又处于朝廷直接管辖之下,自是没什危险可言。南疆就不同了,朝廷委任的官职全是连个汉人都难找的蛮僚羁縻州县,自然环境恶劣,蛮僚茹毛饮血,早以深入中原人心。就连岭南一带非羁縻州县,考中科举的仕子文人都不愿去就任,去的官员大多是在朝中受排挤,或没后台,或犯法被贬之人。”

    “如此说来,那郞君你提出安南疆蛮僚州县的二策岂不毫无用处?”

    “并非无用,诺想施行,需坚定决心,施以相应的配套措施以安派往南疆的仕子文人心中所忧。”

    “那郞君心中所思对策是?”

    李煜轻轻捏了下馨儿的小琼鼻,轻轻一笑:“一,朝廷需在管辖各羁縻州县的都督府常驻一定数量并有震慑力的军队,如此,蛮僚自不敢轻意害派往当地施行教化的朝廷命官。二,需给各蛮僚州县酋长提供向朝廷申诉的渠道,以免所派驻的官员品德欠缺,倚仗朝廷的支持欺凌蛮僚,造成双方关系恶化。因蛮僚没有上诉的机会,促使他们挺而走险杀官叛乱。三、朝廷需给派驻羁縻州县的官员更好的上升渠道,以其所教化的羁縻州县蛮僚之民是否移风易俗,类同中原的成果几何作为提拔的依据。教化效果越好,提拔越高,并在官员薪俸上给予比中原平级更高的待遇。”

    馨儿杵着脑袋,内心对自家郞君的才华甚是钦佩,笑盈盈的问道:“郞君心中既有了解决措施,上奏陛下,想必陛下一定好好夸奖一番郞君。”

    “对啊,对啊!”灵儿开心的喊起来,“郞君于朝廷又大功一件,说不定这次陛下会给郞君增加实封呢。”

    李煜笑一笑,实封都是有朝廷规章制度的,做为亲王,现在都到顶了。何况自己现在哪还期待那点实封啊,跟自己一年年庞大起来的商业比起来,那就是一根毛!

    “郞君,此次奏书不妨由奴家来草拟如何?”

    一直在旁眼馋的看着李煜四人边搓麻将边聊天的梅儿兴致盎然的自荐道。

    望着梅儿希冀的眼神,楚楚动人的模样,被美色所诱的李煜,脑子都没过下就无条件的答应了她的请求。苦笑四女都帮着自己草拟奏书,久了自己都不会写奏书了。

    搓着麻将的杏儿手顿了下,撇了撇嘴,腹诽:奴家好像没替郞君你草拟奏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