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26章 博士赴南疆
    对于四郞提出的治南疆二策,李治深受启迪,在宫中反复琢磨具体实施二策将取得的成效。天『『籁小说Ww』W.』⒉

    诺此策得以成功,将换来的是南疆百余羁縻州县的长治久安,而非现在,各羁縻州县时降时叛,屡剿不绝,更别提上缴赋税,征集兵马为国助战了。

    几日来李治召集朝中诸相,商议从两京的国子监、太学、弘文馆、崇文馆挑选饱读儒家经学的士子文人,委以南疆各羁縻州县长史、司马之职,上任后督办官学。再从天下征召儒学博士就任各羁縻州县长吏、经学博士、助教等职。

    吏部侍郎李敬玄、张文瓘等一众臣子不同意从国子监、太学、弘文馆、崇文馆挑选学生派往南疆羁縻州县任职。

    张文瓘力谏:“两学二馆乃朝廷培养国之栋梁所在,岂可轻意遣往蛮僚之地任职,浪费人才?”

    除了张文瓘等人进谏反对外,得知陛下将派遣两学二馆学生往南疆任职的消息后,朝中不少文武大臣上书劝诫:“人杰譬如国之重器,两学二馆诸生更是天下人杰汇聚之地,是朝廷未来倚重所在。陛下今日不予授官重用,反却置他们于蛮荒偏僻之地,犹如弃宝玉于荒野,于国何利呼?”

    李治都被朝中诸臣的进谏吓了一跳,只是想从两学二馆挑选一批儒家经典学习优秀的学生授予南疆羁縻州县官职,令他们去实现儒家学说里化蛮为夏的政治理念,却遭来朝中诸多大臣的齐声反对。

    这是为何?

    李治有些气愤,把诸相召来责问了一通。

    可宰相张大安、中书令阎立本、东台侍郞郝处俊明知其中利害关系,顾忌开罪同僚,惹得一身骚,左顾而言他。张文瓘、李敬玄等人并未放弃,仍旧抓住机会劝诫李治,不得白白在南疆损耗两学二馆人才。

    见责问无用,李治恼火的斥退诸相,恨声道:“吾即为君,推行治国方略只是为了寻求尔等朝臣给出更合理的建议,以免有考虑不周之处。既然尔等个个声言反对,那吾何需再寻诸位建言?”

    李治直接令中书省草拟旨意,从两学二馆诸生中挑选合适者予以授官南派,并向天下征召儒学博士,强制门下省审议通过,尚书省执行。

    李弘没想到为何会有那么多朝臣上书反对向南疆羁縻州县遣派官吏,惹得大父生怒。

    做为二策献奏者,李弘郁闷的来到四弟府上排忧解闷。

    “哈哈哈!大哥,你这是身在局中不知局。朝中诸臣为何多人上书反对,只需回想下两学二馆中诸生的来源就明白他们的良苦用心了。”李煜听罢大哥心中一番宣泄,摇头笑道。

    李弘脸色一怔,回神仔细一想,喃喃道:“国子学,初建于武德年,设博士五人,掌教三品以上及国公子孙,从二品以上曾孙为生者。太学,亦建于武德元年,设博士六人;助教六人。掌教五品以上及郡县公子孙,从三品曾孙为生者。弘文馆,建于武德四年,设学士教授生徒,学生3o人。崇文馆,建于贞观十三年,设学士、校书郎各2人,置学生2o人……”

    “弘文馆、崇文馆中的学生,皆以皇族缌麻以上亲,皇太后、皇后大功以上亲、散官一品,中书门下三品同中书门下平事章、六尚书、功臣身食实封者、京官职高正三品子孙、中书黄门侍郎子孙。”李煜开口说道:“不是朝臣反对派遣两学二馆学生前往南疆,而是反对派遣他们的子弟前往南疆受苦受罪。所授官职最高不过州长史之职,还是远离京师的南疆蛮僚之地。对于京师之人来说,形同贬官流放,还要承担重任,安危难保,前途渺茫,这令朝中高官厚禄的朝臣怎忍心让自家子孙去?哪个不是希望自家子孙留于京师,好好读书,到该授官时,享受父辈功勋萌荫入仕,入职于天下各繁华州县才是期望所在。”

    “岂有此理,这些朝臣只知顾自家子孙安危、前途,那朝廷的安危、前途又由何人来顾?”李弘气冲冲的斥道,没想这些朝臣上书反对表面上大义凛然,说什么朝廷置国家栋梁于蛮僚之地,就如弃珠玉于荒野的繆论。实际竟是为一己私心,不想自家子孙被朝廷派往南疆受苦受罪罢了。

    “朝中诸臣诺是人人为公,这天下早就年年大治,何来贪官污吏之说!”李煜轻笑一声,“这天下中人就没有不私心自用者,只是这私心是大是小的问题。”

    自己这位大哥自小身处大父、娘亲为他营造的繁华盛景中,负责教导他的老师又是经大父精心挑选的良师,真正的一位未经世间险恶、人心复杂的纯洁青年。

    连《春秋左氏传》记载的楚世子芈商臣弑杀君王的故事都掩书不忍卒读,不明孔子记载此事是为了褒扬善行以劝谏大众,贬斥恶行以告诫后世的良苦用心。不从书中明了世间并非人人向善,又如何在这尔虞我诈的世界生存呢?更何况还是一国储君!

    李煜心中并不看好李弘继承帝位,心中仁善之心太重,不懂杀伐、不明人心险恶,只会被心机深沉的奸臣所利用,仁善之心却落得个祸国殃民,历史上又不是没有生过。

    几日后,随着李治强力推行,从两学二馆中挑选了百余名饱读儒学之士授于南疆诸羁縻州县长史、司马等职,随姚州道行军总管梁积寿的征讨大军前往剑南道以南的姚、巂、戎等州都督府下辖各羁縻州县任职。

    同时征召天下经通儒学的士子文人,以委任为即将在各羁縻州县建立的官学长吏、博士、助教等职。

    令人惋惜的是,一听是前往南疆教化凶悍难驯的蛮僚,光是听闻当地毒虫蚁兽肆掠、林中瘴疠的利害,就吓退了不少热心的读书人。何况所授职位还不是读书人最热切的官职,以致天下之中响应者寥寥。

    一月下来,从两京汇集的人数,应召的儒学之士仅仅百人,令准备大干一场的李治心情郁闷不已。

    加上先前从两学二馆之中挑选的百余人,加起来连三百之数都没有,分摊到南疆各羁縻州县,全部委任为长史、司马都不够,别说要建立官学需要的博士、助教了。

    无奈的李治只得将这些应召的百人全部提拔,委以南疆羁縻州县长史、司马之职,并兼任官学长吏、博士之职,以教化蛮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