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24章 以杀止叛
    李治左思右想,永昌虽处西南边锤,蛮民叛变一事仍需派兵镇压,这既关于朝廷颜面,心中又有口气。自薛仁贵兵败大非川后,对外战事处处处于守势,边疆各羁縻州有不稳之势,急需一场胜利。

    正如张大安所说,剑南道南部的姚、巂、戎三都督府下辖州县中,蛮民内附而设的州县占了一多半,西面的吐蕃又呈东进之势,剑南道西山以西各生羌羁縻州早以陷于吐蕃。

    永昌蛮民叛乱不镇压下去,定在剑南道南部各羁縻州县引发连锁反应,吐蕃也可能在得知消息后借机将手伸向该区域。

    “永昌蛮民聚众叛乱一事,朕意以决,择良将为姚州道行军总管,发梁、益等十八州兵前往征讨。诸位爱卿,可推荐何人为将?”

    张文灌张了张嘴,但见李治坚定的神情,已知陛下是下定了决心,再进言以无用,徒增陛下烦尔。

    “陛下,太子左卫副率梁积寿骁勇善战,曾在安东、河西屡立战功,又是剑南嘉州人氏,熟悉剑南南部气候环境,可为姚州道行军总管。”吏部侍郎裴行俭出列奏道。

    “裴爱卿素知兵事,此次出兵,朝廷需从梁、益等十八州调兵几何参与平叛?”

    “陛下,永昌蛮民虽聚众数十万,然其部多为山野蛮民,未经战阵的乌合之众。且姚州多高山深谷,丛林茂密,不宜兴大军前往平叛,以少数精兵即可,臣预计一万以内足以应对。”

    李治想想觉得裴行俭所说合理,又征求了张大安、郝处俊等人的意见后,正式下旨任命太子左卫副率梁积寿为姚州道行军总管,令狐志通、李大志为副,调梁、益等十八州兵征剿永昌蛮。

    李煜估计此次平叛应该很快就会平定,影响不大,不然也不会在历史上没什么着墨。

    听闻永昌蛮叛的消息后,李煜特地去弘文馆找来剑南道地图,发现永昌竟在洱海六诏西南,查地理志得知两者只相隔两百多里。六诏中,地处最南的蒙舍诏正是数十年后一统六诏建立南诏的部落,成为大唐西南百余年大患,使得华夏失去云贵高原达五百多年。

    是不是该乘此次派兵南下永昌平叛之机,将六诏统一的契机于当下扼杀在萌芽里呢?

    李煜大拇指滑过下嘴唇,神采奕奕的想着施以何种办法使大唐能直接控制洱海六诏,化蛮为夏,以作将来在西南方向堵截吐蕃的基地。

    李弘回头瞧见李煜双目注视前方,眼神发亮,显然定是想到什么好事情去了。

    乘朝臣们正聚精会神的商议国事,无人注意他们几位皇子这边,李弘胳膊肘捅了捅李煜,悄声寻问:“煜弟,想到何好事了?”

    “好事没有,为国分忧伤脑筋呢!”

    “哦?煜弟,是有什么好主意,不妨跟为兄分享下。”

    李煜凑到大哥耳边小声的嘀咕着刚才自己想到的好办法,李弘眉头逐渐皱起来,小声与李煜讨论,对其所提的方略有些不太赞同。

    朝会结束后,李弘望着煜弟离开的背影陷入深思,神色中有一股淡淡的忧虑。

    李贤有些不解,煜弟向大哥商议了何事,竟让大哥脸上带着一股忧愁。

    回去的路上,李贤好奇的寻问:“大哥,你与煜弟所议何事,竟让你带着一丝愁绪?”

    “哎!”李弘叹道:“煜弟年岁虽小,可他心性中却有着浓郁的血腥气。”

    “心性中带着血腥气?”李贤有些发懵,“大哥此话何意?”

    “也许是煜弟在安东见惯了撕杀,对于战争中百姓死伤不甚在意,心性也变得狠辣起来。”

    看着二弟不解的目光,李弘轻咳了两声道:“煜弟对于永昌蛮民叛乱一事提出了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以杀止叛!”

    “以杀止叛?”李贤琢磨着这四个字,战争本就有死伤,以杀止叛好像并为不妥啊!

    李弘轻步慢走继续说道:“煜弟提出以杀止叛,所到之处,凡是参与叛乱的蛮民一律屠城、洗山,不留一人,首级于路边垒成京观进行震慑。妇孺貌美者皆充为军妓,老弱者皆贬为农奴为平叛军队耕种田地。”

    “一律屠城、洗山,这不是促使蛮民死战不降吗?”

    瞧二弟惊呀之色,李弘苦笑道:“煜弟的意思,蛮民终究非吾华夏之人,今日叛被镇压,其人口尤在,明日瞧准机会还是会叛,何不尽削其人口以绝后患。诺不斩草除根,这些蛮民终究与大唐有隙。吐蕃将边境向东推进到剑南道西南诸蛮沿边,哪怕此次将永昌蛮镇压,但其还会暗通吐蕃,引为奥援,终为西南引患。”

    “煜弟所虑到是事实,只是永昌多深山峡谷,要想尽诛永昌蛮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李贤倒没觉得煜弟此策有何不妥,毕竟非吾华夏之民杀了又有何可惜。屡叛屡剿只会使朝廷兵马疲于奔命,终有一日疲惫到无力剿灭叛乱的时候。

    瞧二弟竟颇为赞同煜弟所言,李弘张了张嘴一时不知语顿,摇头笑道:“二弟,吾华夏自古为文明之邦,以仁义抚慰四方,得四夷共尊。大唐自先皇便有中华、夷狄皆为大唐子民,待之如一。今岂可因种类不同,随意猜忌,做下残害本为吾大唐子民之举?蛮民叛乱,实乃因蛮酋野心裹挟,平叛只诛首恶即可,何故因对方与吾华夏非同种而滥杀无辜?这不是令四夷疑大唐,生离乱之心吗?”

    李贤本想反驳,但见大哥脸上惭有愠容,想起大哥生性仁孝,连读到《春秋左氏传》所载的楚世子芈商臣弑杀君王的故事时,都忍不住掩书不忍听闻,拒绝再读此书。

    以仁德修身,兼爱天下的大哥,岂会对蛮民痛下杀手,赞同煜弟提的那血腥累累之策?

    可怜煜弟被大哥的仁德之心给了个心性狠辣、带着血腥味的恶评,李贤心中为煜弟颇有不平。

    也不知大哥的仁德之心,于国于民是好是坏?

    为君者岂非圣贤仁德之人?自古讲仁义道德的君主都倒在了敌人的长刀下,成为千古笑谈。

    最为出名者如春秋宋襄公,留下了宋襄之仁这个成语遗笑千年,成为后人警钟。

    李弘虽不同意煜弟的以杀止叛之策,但对于煜弟提出的另两策颇为赞赏。

    派遣儒学博士入西南诸羁縻州县担任州司马、县丞之职,教化地方,移风易俗。于各羁縻州县建立官学,设长吏、博士、助教,以儒学博士担任,管理、教导蛮民子弟。

    遣佛门、道教高僧名师往西南诸蛮羁縻州县传教、开坛布道,引蛮民安居向善之心。

    第二日,李弘将煜弟所提之策中,赞同的部分整理写成一份奏书,上奏大父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