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22章 舰队出航
    隋末唐初,s东(崤山以东)一带多战乱,群雄相争,历时多年大唐才得以平定。天籁小『『说WwW.⒉其结果就是百姓死伤、离散甚多。到高宗时期s东尚有许多地区地广人稀,又无黄河水涝之患、旱霜蝗之灾,百姓尚可安居。

    故黄河下游一带的s东各州县少有百姓愿离家赴万里之遥的海外。赴海外的移民也多集中于受灾严重的关中,人稠地寡的河东、河南西部如洛阳一带。

    当安东开拓团庞大的移民船队塞满黄河顺流而下时,黄河下游两岸倒是有不少来看热闹的百姓,当看到船队中他们从未见过的车船时,个个好奇的指着黄河中的车船议论开了。

    运输船队中大概有五分之一的船两舷是各装着十个轮的车船,靠船舱内人力脚踏提供动力,度比起划桨、风帆要轻快的多。

    车船中,大者可载六百至八百人,小者也可载百余人。

    这些车船大部分产于李煜所设的渭河造船坊和洛阳造船坊,外形与江南一带造船坊所造的车船大有不同。

    车船早在南北朝时期就以在南方出现,李煜知晓后便从南方那些造船坊招了一大批技术精湛的船匠到北方改良车船。才有了如今行驶在黄河中的车船,不论是航行度还是体形都比南方的车船更快更大,风帆布局更为何理,还突破了车船不能入海的一大弊病。

    船匠们通过专研出李煜提出的软帆技术,再结合传统的硬帆,实验数年摸索出的软硬帆结合布局的风帆动力系统,配合车轮技术,可使车船不论江河湖海皆可去。缺陷是在海里的度要比纯粹的海船要慢不少罢了,但在无风的海面上,却可给船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也算在海上的一大优势。

    从关中的渭河渡口、洛阳城北的黄河渡口先后起航的五百多艘移民船顺黄河而下入海。船队中除五分之一的车船能入海外,其余船只皆是只能在黄河内航行的河船,航行到棣州渤海县渡口后,移民改乘早以等待在此的蛟龙海航的大型海船出海。

    本以为乘坐的河船以经够大了,当看到停在渤海县渡口两艘两千吨的巨舰,刚从河船上下来的百姓人人目瞪口呆。

    “这、这世间竟有此巨舰?”从未去过南方,学识又不广的张成绮扶着自家船舷,遥指着东方那遮天蔽日的两艘巨舰,难以相信人力竟能有此伟力。

    王俊遥望巨舰,心中的震撼竟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感叹经了半辈子商竟不知天下以有犹如宫室之大的艨艟巨舰。坐下自以为买到在黄河中屈一指的巨型河船,结果在眼前的巨舰面前犹如蚍蜉一般渺小。

    估摸着,这要是能买一艘眼前的巨舰,将来把南方、海外的特产运至北方,一次得运多少万石啊!跑一趟,一年都不用再运货了。

    “此次亲自前往海外还真没白跑。”

    王俊搓着肥厚的双掌,有些小激动,叫来一名随从派其去打听巨舰造价几何,何处可买。

    与王俊打着相同心思的其他各家权贵、商人也没闲着,既然要在海外屯田种植经济种物,收获后总得运回大唐吧,那体型大的海船自是他们的选。

    在渤海县渡口换乘的这几日,负责此次运输任务的蛟龙海航副总管顾诚没少被一帮两京来的权贵、富商代表打扰,纷纷寻问渡口处的那些海船何处购买。

    为此,顾诚几日来没少帮着辽东造船坊拉客户,顺带还给造船能力弱的幽州造船坊拉了些订单。怡然自乐道:“等此次任务完毕后回安东,在燕王面前想必又是大功一件,自己一张嘴可是为殿下解决了一直入不敷出的辽东造船这只吞金兽。”

    换乘完毕的船队再度起航,规模比起之前在黄河时小了一半。

    仅两艘两千吨的巨舰就搭载了两千多人,另还有一千余吨的巨舰四艘,其余大小海船和可入海的车船百艘,共运移民两万余口,驰骋在浩瀚的大海上。

    这还只是运输从洛阳城北的黄河渡口出的百姓,组成的第一舰队,预计十天后,从渭河渡口出的船队将到达渤海县渡口换乘海船,组成第二舰队,紧随第一舰队的步伐前往台湾,于淡水河口登6。

    一支舰队运载数万人,路途上消耗的水食不在少数。从渤海县出海,至台湾淡水河谷足有近四千里海路,冬季顺风航行,加上沿途停靠补给需两月才能到达。

    为此,蛟龙海航在庙岛群岛中的大榭岛(后世长山岛)、海州东面的郁洲岛东海县、长江口的胡逗洲、舟山群岛的翁山县、福洲海澶山设立了补给点。做为舰队停靠补充食水,移民上岸休养之地。

    在第一舰队离开大榭岛十余日后,在岛上守岛官兵注视下,运载关中移民的第二舰队驶入大榭岛港口。

    舰队所搭载的百姓百分之九十九未坐船出过海,在海上颠簸了数日后,一众百姓争先恐后的下了船,再次踏上熟悉、踏实的6地,苍白的脸色都变的红润起来。

    宋河领着一众兄弟歪歪扭扭的下了船,脚踩上结实的地面脑袋仍有些晕乎乎的。果如他人所说,坐海船与坐河船是有区别的,海上的风浪真不是河湖可比的,船一颠簸起来,整个人都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难受。

    亲眼见到一精壮汉子站在船舷上喜滋滋的欣赏海天一景,却被突然打来的海浪给裹进了浪花翻滚的海里,连一声呼喊都没来得急。

    宋河等人硬生生吓得再也不敢跑船舷边看海了,这是在拿命看啊!

    岛上有为移民准备的茅草屋和帐篷,上岸休息的移民在舰队补给的这几日都将在分给他们暂时居住的茅草屋里度过。至于权贵、富商,只需付一笔房费就可进住燕王府在岛上开设的明月轩酒店。各项配备一应俱全,还有海岛特色,令进住这里的权贵、富商赞不绝口。

    大榭岛的地理位置极好,离登州蓬莱县仅有十几里海路,又处于山东半岛与辽东半岛、南北海上交通线上。

    随着李煜治理安东,当地治安环境趋于稳定经济得以恢复。李煜又大力展安东与中原的海上贸易,刺激大唐南北海贸的展,驶得大榭岛的商贸地位变得越重要起来,来往的海商也在逐年增多。

    宋河揉着仍旧晕的脑门从茅草屋出来透透气,眼角一瞥现一道熟悉的身影无精打彩的从前方走过,注目一看,何止熟悉,简直太熟悉了。

    宋河小跑上前抓住少年郞的肩膀翻过身上来一瞧,果然如此,一时气血翻涌怒目而视。

    “青江,你怎么在这?”

    少年郞正是宋河侄子宋青江,以自己历年偷偷存下的私房钱买了一张少年船票,留了封家书后就偷偷跟着叔父上了船,一直没被现,没想今日竟被叔父捉了个正着。

    “哈,叔父这么巧。”

    面对叔父的责问,宋青江脸色僵,把肚里早以准备好的说词倒腾了一遍。

    宋河险些给了宋青江一巴掌,怒气冲冲的提着宋青江回到住处。一众弟兄见到宋青江这半大小子个个都是一脸吃惊,回过神来嘻嘻哈哈的上前拍打着宋青江的肩膀嬉笑道:“宋大郞,你可真是脱缰的野马,万里奔腾而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