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21章 美人一笑
    李煜令安东开拓团推出前往海外的客轮服务,无疑为大批自前往海外屯垦的百姓解决了出海的途径问题。『天  籁小说WwW.⒉对于李煜来说更是一举两得,减轻了自己的财政负担,又为海外各岛拉去了大批经济实力尚可的百姓,而不是一群连下顿饭都没着落的贫民。

    虽然成人的船费高达一贯,年少者也要五百文,但百姓对于到达海外各岛后能获得三百亩地、三年免税,这一切都值了。

    得知客轮消息的宋河等人,寻人找到了渭河渡口安东客轮售票处。

    客轮售票处是一栋原渡口处的小酒肆改建而成,占地面积小,仅能容纳五个窗口同时对外售票。

    此时五个售票窗外早就排成了五条长龙,多达五百以上的人在呼啸的寒风中慑慑抖的依次排好队,嘈杂鼎沸的谈笑声拌随着从口鼻中呼出的热气,令现场颇有点烟雾缭绕的感觉。

    即使售票窗前的队伍排得老长,但仍就有络绎不绝的百姓加入队列中,忍受着寒风艰难等待。

    每列队伍之间则有来回寻视的护卫以防有人乘机插队,扰乱排队秩序,不然这么多人排起来,以当世百姓的素质非得乱成一团。

    望着五条长龙,不见人减少只见人增多,宋河等人无奈的咽了口唾沫,不禁叹道:“这的排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这位郞,以其在这哀叹还不如赶紧去排队,要是船票卖光了,就得等安东开拓团的下一支船队了,鬼知道下一支船队什么时候来。”

    一位经过宋河他们身边的老翁好心提醒道,说完头也不回的加入了排队的行列。

    十七个兄弟望着宋河,宋河一拍脑子嚷道:“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老翁说吗,赶紧去排队。”

    头领话了,十六个兄弟一窝蜂的涌到一条长龙后面。

    宋河一瞧,不由捂额,上前每人踢了一脚骂道:“十六个人都排在一列队伍里和一个人排队有区别吗?”

    十六个兄弟一脸迷茫的看着宋河,不服气的嚷道:“怎么没有区别?”

    直到宋河耐着性子讲他们十七人只需五人于每队中排队买票,谁先排到窗口就把钱交给谁代买所有人的票,其余人只需等待既可。这帮只知撕杀的粗汉脑子才转过来,在宋河的安排下分出五人排队买票,其余人在外等待。

    在宋河带着剩下的十一个兄弟离开,寻一地等待排队的兄弟时,一个半大小子迅从人群中窜出来,低着脑袋排在一列队伍后面,朝前隔三个人就是宋河安排买票的兄弟。

    洛阳城北的黄河渡口,停靠着三百余艘大船,河面桅杆林立,每船之间仅隔四五尺,犹如赤壁之战时,曹军战船尾相连的水军大营。黄河渡口两岸人喊马嘶,显得热闹非凡。

    渡口西的小山坡上,李煜身着武服,骑着从提比利乌斯去年购入的马匹中挑选出的一匹毛色如墨汁的阿拉伯战马遥望黄河渡口。

    今日李煜相邀杨诗雁、杨媛娘几女出来打猎,奈何行到距黄河渡口不远的山林附近,听闻山对面人声鼎沸,李煜决定来瞧一眼,亲身感受下百姓乐意出海屯垦的热情。

    “煜弟,想去海外的人也未免太多了吧!安东开拓团的船只好像不够唉。”

    杨媛娘轻揉的小指轻弹了下近在眼前的杨诗雁那可爱的琼鼻,在杨诗雁嗔怪声中笑道:“还用你这神经大条的丫头替煜弟担心啊!据‘长安十旬’报道,煜弟的安东开拓团快把黄河一带的中大型河船都给买光了。黄河沿岸的造船坊可是日夜开工为煜弟打造船只呢!”

    杨诗雁投来个寻问的眼神,李煜笑了笑:“‘长安十旬’的报道今天才刊登,媛娘姐,你这是每天一大早起床就先看报纸的吗?”

    杨媛娘捂了捂额头的秀,一身行猎穿的武服配上座下李煜赠送的雪白毛色的阿拉伯战马尽显英姿飒爽之姿。配上娇媚的容颜,羊脂般细腻的肌肤,一个小小的捂额动作令李煜看得有些痴了。

    瞧李煜看媛娘姐姐的痴呆模样,杨诗雁没好气的朝空中使劲挥了两下马鞭。

    煜弟的傻样,杨媛娘看在眼里心中窃喜,轻捂红唇痴痴的笑出了声。

    “为博美人一笑,夫复何求!”

    李煜突然理解了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可怜其为博美人一笑,付出了血的代价,最终是殒命失国又失美人。

    不由揣测,把自己放在周幽王那个位子,为得褒姒一笑,会不会也干出那等荒唐事?

    杨媛娘的美色在两京能排进前三,不然武敏之何以胆大到不惜开罪皇室而欲**她?

    可惜当世有了李煜这位本不该存在的燕王,武敏之最终没能如前世历史一样如愿,尝得美人归,最后身死岭南。

    杨诗雁有些气恼,论美色也就比媛娘姐差那么一丁点,几乎不计,奈何煜弟就没对我如媛娘姐那般倾慕呢?

    难道就因胸小了一点?杨诗雁低头瞧了瞧有些平坦的胸部,再看了眼媛娘姐胸前起伏的波涛,心情一下颓丧起来。

    杨媛娘掩嘴轻笑:“我不比煜弟可纵马驰骋广袤天地,布国威于四夷,只是一个深处闺院无所事事的小娘子。以往只能读读书、作作诗,和一众姐妹嬉闹度日,对天下之事却知之甚少。如今有了煜弟明的报纸,只需订阅,足不出户便可知天下事,经年累月就养成了早起看报的习惯,想瞧瞧在我不知道的地方都生了什么?”

    “那媛娘姐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吗?”李煜希冀道:“春夏洄游的鲑鱼塞满江河,不畏艰险逆流而上,只为了生命的最后一程,繁衍子孙。大海中,艨艟巨舰乘风破浪,恰遇巨鲸翻江倒海,喷出银花水柱,乃海上一奇景。细白沙滩、慵懒儒艮……”

    “咯咯咯……煜弟盛情相邀,姐姐又有何故推迟呢?”

    李煜心里乐开了花,原只是小小的希望,没想媛娘姐竟答应了。

    “媛娘姐,你打算年后跟着我们去安东?”杨诗雁吃惊的张着小嘴不确定道。印象里,媛娘姐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就相好的众姐妹和煜弟相邀吟诗作赋才会出府一聚,今竟想远离家门。

    “采灵从安东回返时曾来我府中一叙,谈及安东景色秀美,我便想前往一览。”

    提及李采灵,三人情绪有些低落,和蔼可亲、知识渊博的李淳风在去年于老家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