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20章 默默行动者二
    新年要过了上元节才算结束,开始新一年的忙碌,可北方百姓自从得知安东都护府分配海外田地后,以经等不及在家过完长达十六天的新年了。

    过了大年初五,长安城北的渭河渡口,洛阳城北的黄河渡口就开始越聚越多拖家带口衣着褴褛,身上带着仅剩一点财物的贫民眺首以望河面,等待着安东开拓团的船只靠岸。乘船前往早以被谣传成梦幻如仙境一般的海外宝岛,希求从官府那分得一家老小安身立命的肥沃田地。

    比起这些身无分文,只能投靠安东开拓团才能前往海外的贫民,两京权贵富商则惬意得多,只需花点钱就能找来足够的船只和人手,从府中选派得力的人手率人前往即可。

    这不,两河渡口,大量贫民在安东开拓团护卫的喝骂声中排队上船的另一边。属于权贵、富商的船只早早将人员、物资装载完毕,就等安东开拓团的船队装载完贫民后一同出发。

    各家负责海外开拓的主事们本就相互认识,乘此空闲坐在一起谈笑风声,议论着将在海外如何大展拳脚,为本家开创一片富饶的庄园。

    权贵、富商各家此次派出的主事各是自家血亲子弟,不然携带这么多的钱粮远赴海外,交给外人实难保险。

    张成绮就找了个借口糊弄祖父张文瓘,把自己的三弟张成续派了出来。

    前宰相卢承庆之子卢景祚、卢景裕兄弟因没有官身了无牵挂,则亲兄弟齐上阵。因出身范阳卢氏这样的顶尖望族可得五千亩地,两兄弟为此筹措了大笔钱粮招了百号人手,买了两条大船。

    有趣的是,负责此次运载移民前往台湾的安东开拓团总理在检查各权贵、富商船队,验明他们是否按其在‘海外田地咨询处’所得田地凭证而应自行承担相应迁往海外的移民户时。发现他们每家需按要求组织的移民户不是落魄的本家子弟,就是同姓的落魄户。(总理,既总管之下职称)

    如张成续率领的清河张氏船队里,按其获得的三千亩田地凭证,其家需自行负责组织迁移的十八户竟毫无例外全是出身于清河张氏而家道中落的子弟。

    此外,博陵崔氏、范阳卢氏、京兆杜氏、颍川陈氏这些来自于世家豪门的船队皆是如此。也就那些富商不能像这些世家豪门一样任性,能翻家谱在本家郡望所在地找到一大堆穷亲戚来,只能拉些同姓贫困户来凑数。

    渭河渡口本就是商旅繁忙之地,大道两旁颇有商业头脑的胡人倒是开了不少胡姬酒肆。穿着露肩露细嫩腰枝的靓丽胡姬站在酒肆门前,挥着手中的秀帕,笑脸相邀着路过的汉子进店品酒。

    一间胡姬酒肆内,宋河与手下十多个兄弟坐了五桌。

    因马上就要离开关中前往海外了,如果海外开拓进展顺利,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回到关中。

    离乡的愁绪在十多个常年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汉子那粗犷的脸上显得极其不协调。

    考虑此次离开家乡可能要很久,宋河做主让酒肆掌柜上了店中最好的酒菜与众兄弟在离开关中前好好痛饮一番。

    瞧众兄弟情绪低落,宋河敲着桌子笑道:“都是七尺男儿,怎的,这次离乡个个都跟没了婆娘似的。”

    “头领,瞧那些百姓都是拖家带口的,干脆咱们也把家人一块带走吧!”

    “某说赵兄弟,你糊涂,那些赶着登安东开拓团的百姓能跟咱们比吗?那些都是受灾快活不下去的人,没得选了才拖家带口的。关于海外情况咱都只是从燕王手下的皇家周刊和《海外奇闻录》上得知的。万一没有报纸上讲的那般美好,带上一家老小,这不是带着他们往火坑里跳吗?”

    “等咱们在海外安顿好了再接家小也不迟!”

    ……

    十几人七嘴八舌的论开了,最后争论起他们是自己租船南下还是报名安东开拓团,乘他们的船南下的问题。

    宋河夹了一块烤牛肉塞进嘴里边嚼边道:“报名安东开拓团咱们就算了,咱兄弟虽不是大富大贵,但南下的钱还是有点的。何况报安东开拓团前往海外各岛,那每人只能分一百亩地,免税两年。自行前往成人可是有三百亩地,免税三年,差别太大了。”

    “可咱们租船出海费用可不低啊,这渭河里的船可只是内河船,不能入海的,咱们还得租两次船。”

    “那些自行组织船队去海外开拓的权贵、富商可都打算与安东开拓团的船队一同出发,才能不在海上迷失了方向。咱们租船那也得跟着安东开拓团航行才是办法。”

    十几个兄弟七嘴八舌的提着自己的建议和打听来的情况。

    胡人掌柜将宋河点的一瓶上好的西域红酒放在宋河一桌上,听他们谈论怎么去海外,不由笑着提醒:“各位客官,你们也太孤陋寡闻了吧!安东开拓团早以公布了可向那些前往海外屯田,但又不想加入安东开拓团的人提供客轮服务,全程每人一贯钱,年少者五百文。”

    “还有这事?”

    “掌柜的,你可别骗人?”

    酒肆内的很多客人闻声望了过来,一个个颇显得急迫的声音寻问着酒肆掌柜消息可属实?

    “当然属实,某在这渭河渡口开了十七八年酒肆,岂会诳言诸位?难道诸位就没看过最近几日的皇家周刊吗?报上可是登了消息的。”

    “瞧,这白纸黑字写着呢?”胡人掌柜也不含糊,直接从柜台里拿出三日前皇家周刊发行的一份报纸,指着第一页冲着众酒店念起来。

    瞧着一众唐人土豹子惊讶、不敢自信的看着自己朗朗念道,胡人掌柜心里乐开了花,这群高傲瞧不起自己是胡人的唐人也有仰视自己的时候。不作声色的对这群唐人土豹子抛了个蔑视的眼神。

    常年给奸诈商人做护卫的宋河等人岂会看不出来这胡人掌柜刚才对他们的蔑视,奈何不识字,心里底气不足,不好翻脸,免得再被这个低贱的胡人耻笑。

    酒肆内众多酒客听到胡人掌柜念完报上消息后哑口无言,他们以前不是干护卫就是给富贵人家当护院家丁、仆人、市井小商贩什么的,大字都不识几个如何看报?

    这年代私塾、书院又不似宋明时期在民间兴盛。

    学问大部分仍掌握在那些传承悠久的世家豪门手里,其次就是家有财资的中产、富户之家。

    “哎,真该让青江那小子跟来,不然也不至于看着报纸上登载的消息还两眼一摸黑。”

    宋河的几个兄弟叹息道,惭愧自己空有一幅好身手,却不识字,徒让这个胡人给耻笑了。感觉身为正宗的大唐子民,此时却给大唐丢了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