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17章 垄断安东
    早朝随着张大安、阎立本等重臣站出为李煜辩解,使朝中对李煜的看法出现好转,使李煜最终没因朝中张文灌等臣公对自己所做之事的不理解与偏见而陷于囹圄。

    当早朝结束后,李治为此单独召见了李煜。

    “四郞,你去年对为父说,通过向安东移民来强化大唐对当地的统治。可现在,你却把眼光放到海外诸岛去了,三千余流放犯直接运往了北海道。关于移民安东的措施,反而自四十余州灾民安置结束后停止了下来。对此,为父不解,难道与安东相比,海外还更重要吗?你去年在为父面前可是振振有词的声称历代对安东的不够重视,才使的这一区域总会诞生威胁中原的野蛮族群。可你现在所做,不正是在重蹈你口中的前代人吗?”

    李治做为一国之君,扳倒长孙无忌等一干辅政大臣,平定高句丽的伟业,岂会是轻信他人之言的庸人。同时又做为一个父亲,对四子李煜心性的了解,自不可能听信一群满嘴胡诌的朝臣就认为年仅十四岁的李煜有谋反动机。但对于四郞今年所做之事的蹊跷性,则充满了疑惑,总是在自己揣测的可能中做出出人意料之事。

    李煜有些不知如何回答的扰扰头,只好搬出利益论:“大父,儿臣去年确实想着从中原移民充实地广人稀的安东,可当两支前往海外探险的船队带着海外诸多岛屿的信息回来后。突然发现,咱华夏历代以来的眼界实在太小了,只盯着眼前的一亩三分地,为何不把眼光放到海外那广袤的大千世界中去呢?海外盛产吾中土没有的珍贵物品,如燕窝、香料,还有广袤而肥沃的土地。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富饶的土地被一群野蛮愚昧的野人所据,犹如珠玉为尘垢所污,实在不甘心。因此儿臣就想,何不拿下这些海外宝地,为吾大唐子民造福?”

    “那些野人连像样的兵器都没有,不善耕种而人口稀少,征服海外各岛由如武装游行,不费吹灰之力既可吞并。彻底化海外蛮荒为华土,中、小岛屿所需移大唐子民不过数千,大岛亦不过数万尔,亦不易受到域外蛮族所侵夺。数十年之后,世人眼中的海外荒野之地将与中原无异,如此,何乐而不为?”

    “相比起局势不稳定的安东,海外诸岛就是处女地,发展起来可为大唐源源不断提供钱粮而不易受外敌所阻断、攻取的宝地。”

    李煜妙嘴如花,把海外诸岛给夸上了天,还拿出了攻占移民开发海外地域实乃华夏千年大计,亦是保大唐江山稳固的缓冲剂论调,令李治一时跟不上李煜的思维节奏而讶然。

    考虑到开发海外诸岛移民最多不过数十万,影响不大,四郞还承诺每年可从北海道、琉球、台湾三地征的当地特产以作上缴朝廷的赋税,预计可达十万贯。

    四郞的海外开拓之举就眼前来看于国有利无害,毕竟会不远万里出海的百姓多为无地贫困农民、灾民和城市中生活艰难的市井小民。这类人群于国来说并不能提供赋税,灾民还需要朝廷赈济,不然一招不甚还会引发民变。

    四郞以海外土地吸引这类人群前往不仅减轻了朝廷负担,还能创造税收,确不失为明策。

    至于豪门权贵乘机跑到海外屯地,李治更不在乎了,这些家伙本来就不纳税,无非贪图四郞画给他们的大片土地,种植甘蔗这种高价值作物获得更多钱利罢了。

    李治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决定任由四郞折腾,于旁观者的角度观察利弊。

    只不过令李煜既高兴又难过的是,海外诸地的赋税李治允许李煜留作安东都护府财政所用。代价是从今往后,朝廷不再为安东都护府提供钱粮。

    在宫中与大父、娘亲,一众兄弟小妹用过午膳后,李煜几乎哭丧着脸从洛阳宫回到府邸。

    被众兄弟、小妹敲竹竿索要好东西不过小事一桩,可悲的是,大父乘机甩掉了朝廷每年对安东都护府数十万贯钱粮的负担,从此安东都护府一切所需都压在了自己身上。

    “郞君这可是好事啊,发什么愁,从此朝廷不会再干涉郞君在安东所为,等于是陛下给郞君放开手脚大干的机会。”夜深人静的李煜寝宫中,灵儿穿着单薄的真丝睡衣,额头枕在李煜右肩上,手捊了下额上的秀发,慵懒的劝慰道。

    自昨夜后,灵儿、馨儿爬上了李煜的床便一发不可收拾,三人干脆从此睡在一起得了。虽然除了亲亲、摸摸外别的都没做,但异性相吸的特性令三人仍紧紧的拥在一起。

    “大父以吾随意夸下的海外诸岛每年十万贯赋税予吾截留自用,换取了朝廷不再对安东每年达三十万余贯钱粮的支援。灵儿,你说,这是亏了还是赚了?”李煜搂了搂两女细嫩腰枝,望着床帐无语凝噎。

    “啊?那咱们每年不就缺了二十余万贯的钱粮缺口吗?”

    枕在李煜左肩的馨儿也是无奈笑道:“岂止二十万贯,海外诸岛每年十万贯的土特产也未必收的上来。”

    “这可如何是好?咱王府的产业以经承担了安东都护府一应所需的六成了,再加三十万贯,郞君的其它计划用钱就窘迫了。”

    四女从小跟着李煜长大,与一家人无异,李煜的东西自被当成她们自己的东西爱护,故闻此,灵儿有些急道。

    “要想补足这三十余万贯的损失,只有一个办法。”李煜想道。

    “郞君,有何办法?”

    李煜带着坏笑,侧过脸在两女滑嫩的脸颊上摩梭了一遍,惹得两女娇斥后才微微笑道:“安东盛产名贵毛皮、鹿茸、灵芝、山参、东珠,这几样哪一件运到中原来卖都价值连城,可产地都在安东都护府管辖之下。”

    馨儿晃然道:“郞君的意思,咱们燕王府彻底垄断安东所有名贵特产,由馨香殿独家售卖,赚取高昂利润。”

    “知我者,馨儿衣也!”李煜在馨儿红润的嘴唇上轻啄了下,夸赞道。

    “可自去年末安东高句丽叛乱被平定后,中原不少行商前往安东收购当地毛皮、鹿茸等商货。安东当地商人几乎都参与当地名贵特产贩卖。这些人,郞君我们该怎么处理?”枕在李煜左肩上的馨儿,柔弱的小手在李煜胸膛上慢慢划过,不禁问道。

    “很简单,以都护府之名颁布法律禁令,凡安东所产的毛皮、鹿茸、灵芝、山参、东珠等名贵特产必须由都护府指定的商家制定价格收购,准允贩出安东。未经都护府指定的任何人私自从百姓手中收购、贩卖,则举家流海外垦荒。凡安东通往中原之地设关卡,对不法商人进行截留。”

    “这恐怕要得罪不少人吧!”灵儿想起道:“建安、辽东、新城、北扶余四都督府和岩州等都督、刺史大多有参与商贸,郞君此举可是直接从他们手里夺食。”

    “不用担心,经过本郞两年的良苦用心,仍由原高句丽降臣所治的都督府、州、县主官实权以逐步被吾安插的长史、司马等人驾空,以不足为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