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13章 黑夜缠绵
    回沛王府的马车上,李贤心事重重。

    煜弟未开府前与自己和大哥聊天时,常将话题牵引到华夏的将来。提出了很多前人未谈及、甚至从未想过的问题:那就是自华夏有历史记载以来,从未断过的西、北方向胡虏的威胁究竟是何因?

    夏、商、周三代有戎狄,秦汉以来有匈奴,后继鲜卑、柔然,自北魏以降,则是突厥为祸三朝。

    突厥在贞观年间被李靖阴山一战而灭,那未来呢?

    谁能保证广袤的草原在将来不会兴起另一股胡虏势力,甚至超越历代草原强族又恰逢神州大地君昏臣庸四分五裂的好时机。

    因此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假设:华夏被胡虏整体灭亡。

    华夏所延续的衣冠制被消灭,历史记载被胡虏篡改删毁。华夏的历史名人、英雄人物以各种抹黑、造谣的方式流传后世,那这个华夏是亡了还是未亡?如有可能,我们该做怎样的措施以备后患?

    此假设常常成为自己与大哥的笑谈,华夏怎会灭亡?煜弟未免杞人忧天!

    前虽有五胡乱华之祸,中原尽丧胡虏之手达两百余年,可还是有汉家江山存之于江淮与胡虏分庭抗礼,北方汉家也并未因此断绝传承。至直隋文帝率领众华夏儿郞反戈一击重筑中原大地华夏风贸,一统南北实现华夏再兴。

    对于煜弟所提出的假设:华夏将来可能被胡虏整体灭亡,华夏衣冠、历史、风貌为之不存,实乃笑谈。

    不过煜弟倒是提出了一个设想的防范措施,颇令自己与大哥为之惊。

    以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比喻华夏不能仅存于神州大地。

    应于海外寻一得天独厚,不与胡虏之地交接的地域,移民再造一个华夏,委以贤良统治。自此华夏二分,诺其一有难,另一夏进既可予以支援,退可保华夏文明不失种族不灭。

    煜弟当时提出此策,自己与大哥惊为千古奇想。

    此策想法虽好,但对朝廷政事熟知的自己和大哥并不认为该策可以实施。因为当今恐怕除了煜弟外,无第二人会认为华夏将来有被胡虏倾覆之危,顶多不过是再一个南北朝罢了。

    不过,以综合煜弟自去安东伊始所做之一切,难道煜弟一直都在为海外另造华夏做准备?

    李贤将这两年李煜所做之事串联起来,整个人为之一震。

    诺说煜弟想吸纳百姓屯垦海外各岛积攒实力图谋不轨,李贤是不信的。

    首先看看那些当前为煜弟所控制吸纳百姓的海外各岛,除了一座台湾稍近外,哪座岛不是千里之遥?那北海道听闻,还在倭国以北的海外,需要在秋冬时节,以煜弟造船坊所建造当今航行最快的海船,配以最熟练的船员顺风尚需一月半有余。

    各岛分隔如此遥远,加起来连大唐一道所辖之地都不足,凭何以谋反?

    一直被一些捕风捉影的朝臣奏闻煜弟所依赖的安东都护府,经朝廷派人秘密调查发现。安东地区百济之地大部为新罗占领,原高句丽旧地百姓久经战乱,又经历朝廷强制移当地豪强于内地,人口堪堪达到两百万。煜弟今年下半年又大搞海外屯垦,开拓黑水靺鞨之地,实际上还处于失去丁口状态。

    煜弟虽雄兵六万六千于安东,李贤明显不认为煜弟能凭此打入中原。

    说煜弟图谋不轨,意欲谋反,倒不如说煜弟有割据安东之心更令外人信服。

    到了李贤与李弘眼里,则是无奈摇头叹息:“煜弟究结于华夏将来有存亡之危,欲布局于海外。”

    太阳落下了西山,用过晚膳后,李煜暧昧的看了灵儿与馨儿两娇滴滴的小美人一眼,转身离去。

    灵儿纠结了,是去还是不去,对着小食指不知如何是好。

    “灵儿快去啊,为姐妹们争取一个在洛阳多留时日的机会就靠你了。”杏儿见此不停的怂恿者,梅儿也一改往日安静典雅之态,催促着灵儿快上。

    “馨儿姐,你也来劝下灵儿。”

    “你们三个小妮子继续闹疼吧,姐姐我睡美容觉去了,郞君可是说了,女子要有充足的睡眠才能拥有滑嫩的肌肤。”

    馨儿顶着绯红的脸颊傲娇的回道,迈动着高挑而略显激动的脚步回自己的房间。

    “总感觉馨儿姐刚才有点怪怪的。”梅儿托着下巴疑惑道。

    杏儿赞同的点点头,馨儿姐离去时脸颊好像更红润了。

    馨儿回到房间关上房门,褪下衣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安眠,小心肝砰砰直跳,两颊烧的像火云一般火红,盖在酥胸上的被子被撑起了一个小坡起伏不定。

    内心纠结着,挣扎着。郞君以经叫了灵儿今夜去他房间睡觉,怎么还悄悄叫我呢?

    哎呀,我倒底去不去?去了和灵儿碰面多尴尬。

    翻过身来抱着郞君送的抱枕,馨儿感觉双颊火辣辣的不行,双手捂脸。

    “天,脸怎么这么烫?”

    躺在床上慢慢等待可真是煎熬,这两丫头怎的还不来,本郞可打算今夜左拥右抱呢。

    轻轻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李煜脸色一喜,是灵儿来了。

    灵儿终究是在杏儿、梅儿两女的怂恿下忐忑的来到了李煜的门前,悄悄推开了房门又轻轻的关上。蹑手蹑脚的褪下衣裳借着窗外的白银银的雪光摸上了李煜的床。

    “啊……”

    灵儿刚钻进被子里,就被急不可耐的李煜翻身一抱压在了身下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就被李煜堵上了小唇,只呜呜了两声就没动静了。

    “咋没有床摇动发出的咯吱咯吱和两人激烈运动的喘息声?”门外耳朵紧贴着墙偷听的杏儿不解的嘀咕道。

    “也许那老宫女就是骗人的,她可是在宫里待了几十年就没跟男人好过。”一同偷听的梅儿拧着眉头生气道。

    “嗯,下次我们得去好好质问下那老宫女,都没跟男人欢好过咋跟咱们姐妹说的绘声绘色?这是欺咱们姐妹无知。”杏儿恨恨道。

    两女虽嘀咕着老宫女骗了她们,可还一个劲的坚持贴墙偷听房内动静,可房内安静的可怕。两女贴墙偷听了一个时辰也没啥动静,心情大坏,恨恨的轻手轻脚离开,下次那老宫女再来教她们一些什么狗屁男女欢好之事,定要好好的质问下。

    待两女悄悄离开后,一个娇俏的身影从另一侧窜出来,拍拍自己的小胸脯压压惊。

    “这两小妮子竟跑来听墙根,也不知从哪学来的。”

    馨儿来到李煜门前,轻轻推开房门,蹑手蹑脚的进去了,摸到李煜的床沿边,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突然从被子里伸出揽住馨儿纤细的腰肢,被子顿时掀开,馨儿眼前一黑就被熟悉的手臂揽进了被窝,被子瞬间盖上。

    馨儿娇羞中轻锤了两下李煜胸膛,李煜嘿嘿一笑,老子终于实现了左拥右抱。双手紧紧一揽,两位娇滴滴的美少女娇哼中,柔软的身躯挤压在自己胸膛两侧。唯一可惜的就是还不到享用两女香喷喷身子的时候。

    黑夜中馨儿、灵儿无奈的彼此看了一眼,枕着郞君的臂膀白了一眼得意的李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