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12章 不利言论
    “嘿,提比利乌斯你回来啦,具某这一日游览,洛阳城的繁华果然不输于长安。我决定好了,要在南市北面,靠近洛水的慈惠坊建一座建堂,传播上帝的福音。届时,你可得支助某一批钱财才行。哎!在这个东方富裕的国度里,上帝的信众实在太少了,连建一座亭子的钱财都难以凑齐……”

    蒂图斯神父颇为郁闷的述说道,经过四年的努力,在长安建起正宗的基督教堂传播上帝的宗旨,却仅仅洗礼了十来个寄居于长安的突厥人,外加一批信仰基督教的粟特胡人与波斯人前来礼拜外竟毫无发展。

    本想在生活较差的贫民中传播,当初基督教得以扩展,依靠的就是在贫民中传播开来。可这招蒂图斯神父发现在唐国没啥卵用,那帮贫民太功利性了,上帝帮助不了他们。

    蒂图斯神父想起四年来的传教经历,心情郁闷的喃喃半天,却不见回来一屁股坐摇椅上的提比利乌斯说半个字。回头一瞧,发现提比利乌斯比自己还郁闷的闭坐在摇椅上一言不发。

    “我说提比利乌斯先生,你兴高采烈的去见一次你的雇主燕王,回来咋像换了个人似的?”

    提比利乌斯丧气道:“别提了,燕王对我一年的辛勤努力并不满意……”

    蒂图斯神父听完后,震惊的叫嚷道:“那个燕王就是个吸血鬼,你都为他一年赚到25万贯了,他竟然还嫌不够。八十万贯,我的天啦,提比利乌斯,你是疯了吗?竟然承诺下如此巨大的数额。”

    “神父,你不知道,要想在这个富饶的国度立足,我必须抱紧燕王大腿才有前途。”

    “你真是疯了!”蒂图斯满脸不可相信的看着好友提比利乌斯坚定道。

    燕王后花园里,李煜正和馨儿四女欢声笑语的坐在暖阁里搓着麻将。

    “郞君,今年回来我们就在洛阳多待些时日吧,安东一到冬季就寒冷刺骨十分漫长,等春暖花开之际再回平壤可好?”灵儿楚楚可怜的望着李煜祈求道。

    李煜打出一个九筒,伸出右手勾起灵儿滑嫩的下巴调戏道:“好啊,不过灵儿从今往后都得在吾房间里睡。”

    “愕?”灵儿来不及高兴小脸霎那绯红,娇羞中挣脱李煜的右手低下了俏脸,也不知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杏儿、梅儿不嫌害臊,一个劲的鼓动灵儿晚上去郞君房间为她们争取在洛阳多待些时日的机会。

    灵儿脸都红到脖子了,佯怒轻斥杏儿、梅儿不嫌燥的慌。

    李煜玩心大起,侧身凑到捂嘴娇笑不止,小有规模的胸脯起伏不定的馨儿耳边轻语道:“馨儿,今晚亥时三刻,可记得来吾房间。”

    馨儿娇笑的脸颊骤止,白洁的脸颊上升起一砣绯红之色,颇为暧昧的看了一眼李煜。

    “禀殿下,沛王殿下来了。”小宦官拱手禀报。

    算算时日,留守长安监国的大哥和辅助的二哥这几天就到洛阳了,没想二哥一到就上门找自己。

    李煜起身跟着小宦官去见李贤,正主走了,杏儿也懒得的继续与灵儿嬉闹,喊着三缺一,一把将梅儿拉上麻将桌开打。

    “二哥,刚到洛阳就急着上小弟府来打劫,这可不厚道。”

    李煜一进会客厅就看到李贤将自己放在客厅摆着好看的河东红酒给开了一瓶,拿着高脚杯学着自己的模样有模有样的品了起来。

    “煜弟有好东西,当然得跟哥哥分享啦,府里还有没有桂花酿,也敢紧来一瓶出来给哥哥解解馋。”

    “有也不给。”李煜没好气道,一年酿出的绝品桂花酿总共才两百三十瓶,大哥一人就要了一百瓶啊,你这个当二哥的打劫过一次了还来?

    “哈哈哈……”李贤爽朗一笑不在意道:“就知道煜弟小气,算了,你留哥哥在府里好好吃一顿就行。”

    “传令王伯,准备好沛王喜欢的酒宴。”李煜冲着跟随的宦官吩咐道。

    “喏。”

    酒宴上来后,李煜与二哥李贤对座而饮。

    李贤放下酒杯,里面的葡萄酒艳红之色迷人又醉人,不由赞道:“论当今天下,就数煜弟府中所产葡萄酒最佳,所谓高昌等西域葡萄酒皆不如也!”

    “二哥妙赞了,此乃吾大唐河东一带水土甚好,吾府中酿酒师方能酿出此佳酿。”

    “煜弟,可知二哥为何急急来汝府吗?”

    “不知!”李煜也有些奇怪,二哥为何不急着进宫面见二位大人却跑来自己府中,大哥却不与之同行。

    “你最近做的两件事可谓过火了,以经在朝野引起宣然大波,引得不少朝臣议论纷纷。据吾所知,以经有不少弹劾你的奏书上达大父。哪怕吾和大哥尚在长安,就收到不少弹劾你的奏书,几位宰相对你的做法也是持不善论之。”

    “明日的大朝会,朝中众多朝臣恐怕会对你群起而攻,所以今日一到洛阳,大哥便令吾来问问你,关于《海外奇闻录》与‘安东都护府就海外发现之地处置措施’,你在朝中将如何应对朝臣的质疑?”

    没想二哥竟为此事而来,李煜心下一沉。

    从宫中那些被自己善待相亲的宫女传出来的消息,朝中却实生起一股对自己不利的言论,大父与娘亲对自己所做之事,受朝臣的不断上奏而渐有微词。一个处理不好,恐自己为之怒力十数年的一切划为乌有。

    “煜弟,你在《海外奇闻录》里不断宣传海外如同仙境一般的美好之地,又亲自撰写在皇家周刊上刊载‘安东都护府就海外发现之地处置措施’。以赠送的方式吸引广大百姓、富户前往海外你控制的岛屿上占地开垦。两者一厢结合,在民间引起的反响用宣然大波来形容尚不足也。朝臣因此弹劾你在挖大唐立国基实,吸纳无知百姓前往海外成为你部下之民扩充实力,实乃有不臣之心。”

    “二哥,你和大哥信这些朝臣说的话吗?”李煜心情沮丧的说道。

    “哈哈哈!我们一母同胞,从小一起长大,论对煜弟你的了解,恐怕除了吾与大哥就没人了,岂会信了这些捕风捉影的朝臣?”

    “两位哥哥既然信小弟,小弟感激不尽,对于朝臣的质疑,小弟自有对应之策。明日朝会,两位哥哥见机应变助小弟便可。”

    “也好,只是煜弟下次切莫如此次,否则令人感觉蹊跷事过多了,引起大父与娘亲猜忌,吾与大哥恐也帮不到什么忙了。切忌,我们生在皇家,非普通百姓。”李贤叮嘱道。

    “二弟教诲,小弟铭记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