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09章 风闻天下
    李煜回到洛阳两天后,皇家周刊洛阳分社就刊登了一篇燕王撰写的文章-安东都护府就海外发现之地处置措施。

    一经发售就吸引了诸多人的关注,皇家周刊成立以来,燕王还是第一次亲自撰文登载。

    “卖报、卖报啦!重大消息,安东大都护燕王殿下就新近发现的海外之地的土地处置政策发布啦。想去海外屯田者,切莫错过本期报纸,否则后悔晚矣!”

    报童一路走边挥着手中的报纸大声叫卖,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不少人当既围拢过来掏出五个铜板买一份报纸看起来。

    路过的张成绮勒住缰绳,最近几日关于海外之地,因《海外奇闻录》这份杂志而在民间闹的沸沸扬扬,颇为好奇燕王又有什么新动作,便从报童手中买过一份报纸看起来。

    “《海外奇闻录》所载海外得之地,皆为本王咸亨元年末遣之东南、乐浪海两支船,跨越万里海疆,历半年探知。所探海外诸岛以北海道、台湾、库页、吕宋四岛最大,土与环境以北海道、台湾二岛为最。二岛有极广袤肥沃之平原,无洪旱之灾;山中藏何累之金,生著名之山参、灵芝;窜于岭之貂、鹿、遍猞猁,一手好箭法乃可取珍之皮毛、鹿茸……”

    看着文章前段极富宣染性文字,张成绮不由轻笑起来,叹道:“燕王这是给普罗大众创造了一个美好的梦景。”

    “海外所发现诸岛虽肥沃,可缺人力劈开荒野,布予文明之光。本王乃大唐安东都护府大都护,见此不忍视之。决心务要将大唐新之疆土施予文明,数年之外,使国又得数十繁华州县,与中原并之。”

    “特此,凡大唐子民自往北海道、台湾、库页、琉球垦荒者,成人可分三百亩,老幼百亩。耕三年既可自安东得契,此三年复。”

    “诺有需大额土地者,既千亩以上,每申请五百亩地,当自行组织迁移三户百姓于当地方可,三年田赋同免。此名额仅限有名望的世家与家财万贯的商人。”

    “这?”张成绮先前还不以为然,可看到这就不镇定了。当官除了每年的禄米、月俸外,就是职田了。可职田一品官也就1200亩呢,还是朝廷的,只能收个租,离职了职田就不是自己的了。

    “不行,得赶紧回去找父亲和祖父商量下,在海外弄块地以做家族基业。”

    清河张氏虽是望族,可名头比起五姓七望小多了,最关键的是,家族田产也不多了。曾经再大的家业一代代下来,为各房所分,现归自家祖父这一房的田产已不多。

    祖父张文瓘为官清正,重视名节,不贪不纳,虽贵为宰相,可自家这一房就靠薪俸过活,诺没有足够的田产留给子孙,将来他们何以持家修家,维持清河张氏的名望?

    长安富商王俊连在家过年都不过了,备着厚礼火急火撩的赶来洛阳,在入洛阳城的城门口报刊亭买了份皇家周刊新一期报刊,刚拿到手上就被首页标题所吸引。

    过目之后,王俊一拍大腿哈哈笑道:“燕王殿下此策正中某下怀!”

    半月后,早早南下的张越在扬州得知洛阳皇家周刊所刊载的消息后,痛悔不已,将手上的事交给手下人后,又急急忙忙的北返。

    一个多月后的江南道台州的乡村小路上,穿着打补丁衣服的少年郞手上拿着从县城里捡来别人看完不要的皇家周刊的报纸,跑回家冲着在田地里种菜的爹娘喊道:“爹娘哎,咱家马上就要有地了。”

    台州地处江浙东南沿海,不像北方一入冬田地里就无法种植任何作物。

    少年郞的爹娘停下手中的活计,不解道:“二郞,你说啥呢?”

    “这是当今燕王殿下在皇家周刊上发表的关于安东都护府政令。咱台州东南海外有一座大岛名台湾,咱家迁往,每人可得三百亩地,三年免税……”

    少年郞的爹娘闻之色变,没有人比他们这些自出身就没自家田地,只能一辈子给人当佃户的穷苦人家更清楚,一份自家田地的重要性。

    江浙以南诸州,是隋末天下大乱中少有的几处未经大战之地。

    当地人口繁多,物产丰富经济发达,当地世家豪强少有在隋末中受到冲击者。故当地社会阶层固定,朝廷所征赋税颇多,农民多不堪官吏贪求及豪强逼掠。

    在永徽四年还闹出了陈硕贞与妹夫章叔胤在睦州清溪县率领农民起义攻陷睦州称帝的事件。

    当洛阳皇家周刊分社刊登李煜发表的‘安东都护府就海外发现之地处置措施’的报纸传到江浙以南一带时,在农民中所产生的反响比今年受灾的关中更强烈。

    原因无他,离得近,江浙河网纵横,百姓普遍会水性,舟船颇多,前往台湾方便,回家乡也方便。

    现缺的就是一个领航的舵手,但江浙造船、海贸业发达,多渔民,百姓还找不到熟悉台湾海况的舵手吗?

    比起江浙一带的穷苦百姓钟情于台湾,中原、关中一带的穷苦百姓更倾心于加入安东开拓团去那叫什么北海道、库页岛、湄南湖都督府这几个地方。

    当《海外奇闻录》和皇家周刊所刊载的李煜文章随着时间推移传遍天下之后,各地的匠人们也是蠢蠢欲动。身怀掘矿手艺,当去掘金发财,岂能留在家乡穷困潦倒?

    江南道沿海数州的矿匠们更是在得知消息不久后,就以亲朋乡邻为组织关系,带上吃饭的家伙什,合伙雇常年在海上跑海贸的商船,先一步前往台湾寻金矿去了。

    更多的矿匠们不是在路上就是在呼朋唤友准备上路。

    受此影响的又岂止对生活不满意、穷困了倒的普通百姓?

    不少世家豪门的心也跟着活络起来,比起那些为了改变生活现状的普通百姓。身为有文化有知识有素养,自别于普通百姓而自称士族的世家豪门看重的是更长远的利益,或者说,一个无法拒绝派家族子弟前往海外组织开垦的利益。

    燕王的文章里以经明确说了,想要大片土地,付出的代价仅仅是每五百亩自己组织三户百姓移到当地罢了,比起五百亩地的收益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

    没错,他们就没打算把地开垦出来种粮食,《海外奇闻录》上不是说了嘛,台湾、琉球适合种甘蔗,只要能种甘蔗,那绝对只赚不亏。

    因此,对世家豪门来说,此举等于空手套白狼,不得白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