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北大唐帝国 > 第205章 开化蛮荒
    玄菟海探险船队在石狩平原停留五天后便离开北海道,向北朝玄菟海驶去,探清大海之北的广大地域是怎样一番景像,贞观年间不远万里前来朝贡的流鬼国又在何地。

    石狩平原这片未经开垦沐浴文明之光的蛮荒之地,处处都是古木狼林,在秋风的洗礼下,广袤的森林呈现出金黄的盛秋之景。林中成熟的野葡萄、龙葵、蓝莓、酸浆果等众多野果一串串的挂在树枝藤蔓上,吸引着发现它们的人和动物采摘食用。

    树根枯枝、朽木边,更是以香菇为首的各种可食用菌类昂然生长,被派出来采摘野菜的人员逐一采走。

    石狩河西岸,一座用土和原木搭建起来方方正正的城池以初见成型,城墙以垒至一仗多高,连护城壕都挖了出来,壕沟里则插满了削尖了的木桩。

    “袁使君,城墙以经够高了吧?”

    “不行,还得再往上垒六尺。那一队的,是猪吗?干起活来慢吞吞的,什么时候才能把城池筑好?都给我听好了,干的最慢的一队,中午只准吃一小碗饭加咸菜,肉和汤就别想了。”

    袁佐每天都巡视城池建设、伐木开荒进展,属下人中干活稍有不足就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为了激励这些犯人干活,将他们按军队编制以五十人为一队,每天干的最差的,只能吃个四分饱,干的最好的,那自然是肉管够。

    “真是上头一句话,下面跑断腿。”见袁佐走远了,几个队正凑一块唉声叹气道。

    “干的还是太慢了,这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如诺不能在入冬前将城池房屋建好,这个冬天大伙就难熬了。”逛了一圈工地回来的袁佐忧心道。

    开拓北海道仅有三千余犯人加三百名从辽八军中抽来护卫的军士,靠这点人手抢在入冬前筑起一座城确实有点够呛。何况袁佐要求还那么高,城墙要建到十八尺高,还得挖九尺深的护城壕。

    三百名军士乃监督犯人工作,防备当地毛人袭击之用,基本不参与建设。三千犯人修建城墙仅有一千三百人手,一千伐木,五百建房,二百人负责狩猎、采摘野菜煮饭等杂物,人手可谓稀缺到了极点。

    “经过我们这十几日的摸索,当地的毛人并不多。按胡安君等人提供的数据,石狩平原及周围山岭的毛人村落不过十数余,人口万余罢了,分布于方圆几百里山野,对我们不足以够成威胁,不防让将士们也参与到筑城中去?”身为石狩县尉,主掌军事的柏水衡建议道。

    “不可。”袁佐摇头否决道:“被殿下运来开拓北海道的三千人都是作奸犯科之辈,被朝廷叛流放之刑的囚徒,运来这里本身就是来接受刑法赎罪的。里面还有不少人甚至是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诺是让监督的将士筑城去了,靠谁来震慑他们?一个不甚,里面那些凶狠之辈抓住机会反起来,咱们开拓北海道的事业恐怕就要泡汤了。”

    “唯今之计,唯有赶快将城池建好,有了城池遮挡北风,房屋建差点也挨的过去。”

    县丞则担忧道:“可咱们的粮食省吃检用预计仅够八月之需,能不能挨到明年秋收都是个问题。诺是北海道冬季过于严寒,衣被也可能不足以御寒。大伙光吃粮还不行,还得要有肉食蔬菜,需要多派些人手去野外打猎采集来节省粮食。”

    所带来的粮食能否撑到明年秋收,袁佐、柏水衡等县官眉头深皱。指望安东派遣补给船队,还不如指望赶紧砍伐掉一大片森林开出广袤耕地用于明年春耕,等待秋收。出发前,燕王可是明确说了,他们开发北海道,要等到第二年秋季都护府才会再派船队运来一部分移民和补给品。

    “报袁使君、柏县尉……经某数日观查发现,石狩河正处于鲑鱼群洄游时段,咱们只需派人追寻河道上游水浅区设网围捕,短时间内可获得数之不尽的鲜鱼。”

    水阳兴致冲冲跑来禀报,出身于卑沙城渔民的他对鲑鱼等海中洄游型鱼类的习性异常了解。本抱着看看北海道石狩河内在秋季会不会有鲑鱼洄游的心态于河畔查看了数日。没想竟让他撞着了鲑鱼群洄游的主力,诺飞渔民出身,常人还真难在河宽水深的石狩河下游河段发现鲑鱼群洄游的迹像。

    “鲑鱼洄游?”出身江东吴郡的袁佐第一次听说这件事,不明所以。

    柏水衡等一众土生土长的辽东人则大喜,鲑鱼洄游意味着食之不尽、捕之不竭的鱼群正在向自己招手。

    柏水衡为袁佐讲解了一番鲑鱼洄游的自然现像,辽东居住于河畔的百姓在鱼郡洄游的这段时间庆祝到来的捕鱼旺季。

    袁佐一听,顿时大喜,拍手道:“水阳,某给你权责,立即组织五百人沿石狩河北上,寻水浅之处设网围捕。能捕多少就捕多少,吃不完的晒成鱼干储存。”

    “喏!”水阳心中大喜过旺,没想禀报一件可获鱼货的事就受重用。

    水阳带着人经过几天勘察,确定了几处石狩河浅滩及有鲑鱼洄游的支流浅水区。五百人分成好几波于各处浅滩手持几日赶制出来的渔网围捕。

    鲑鱼急于洄游到河流上游,它们的出身地去产卵,即使前面再坚难险阻危险重重也一头扎进去而不回头。

    此时又正处于鲑鱼群集中洄游期,在河流浅滩处拥挤着密密麻麻普遍在七斤左右的鲑鱼,人徒手扑进水里都能捉住一条,一网下去往往是数十上百条往岸上拉。仅第一天,水阳等人就捕得七百余斤鲑鱼,有了足够的网后,捕得的鱼更多,每天都能捕获千斤以上。

    随着捕获大量鲑鱼,草创下的石狩县军民赢来了难得一遇的好子日,每天每人都能分到半条鱼。

    捕获量如此巨大,袁佐等县官高兴坏了,又增加了三百人去捕鱼,而每天吃不完的鱼则全部制成鱼干储存。

    待鲑鱼渔汛结束,水阳等人足足捕捞了数万斤鲑鱼,大部分无法及时食用制成了鱼干。

    水阳还嫌发现的太晚,没能捕得更多鲑鱼。

    不过鲑鱼所产的卵则是一种比鱼肉更为珍贵的美味,每枚卵的个头直径约7毫米,营养价值极高,7粒鱼籽就相当于一个鸡蛋大。

    当水阳将这个消息告知袁佐后,袁佐高兴的都不能自给,没想北海道仅鲑鱼洄游就能带来两样丰富的食物来源。

    再令水阳探察鲑鱼群产卵情况,待其产卵完毕,立即组织人手打捞鱼籽。

    时间在袁佐率领众人披襟斩棘的忙碌中快速流逝,寒冷的北风悄然中带着漫天雪花降临石狩平原。

    一月前石狩河南岸还是广袤的丛林,如今却空出了一块足有一万五千多亩空地,空地的中央则矗立着一坐拥有18尺高城墙的正方形城池,城下则是壕沟环绕。城楼上的木匾则书写着苍劲有力的“石狩县”三个大字。

    犯人们经历一月开垦出来的空地上到处堆集着一根根粗壮的圆木,不时有人冒着大雪出城将堆集在城外的枯枝托进城内。

    城内一排排十字布局的房屋正冒着滚滚炊烟,饭香从每栋小屋内撩撩传出。

    诺不是这些房屋实在太简陋,毫无美感,仅是在地上挖坑,上搭木外敷泥赶制出来类似靺鞨人居住的地穴似小屋,还真有一股中原繁荣小城的景像。

    :。: